楓楓

世界級雜食,目前主力BTS同人。
主:國旻、霜花、錫米

© 楓楓
Powered by LOFTER

【真凛】Ti amo 03 ♦ 你的歸宿(上)

【真凛】Ti amo 03 ♦ 你的歸宿


充滿鬧劇的文化祭結束後,緊接著是一個月後的游泳競賽。

這一個月裡全是緊鑼密鼓、生不如死的游泳加強訓練,幾乎每天是要到了虛脫腿軟的地步,鹿野才會善罷甘休答應放過所有人。

即便社團的訓練已經很嚴苛,不論在體能上或者是心靈上都是極大考驗,凜仍堅持在社團訓練結束後再加上自主訓練。

「凜,你這樣身體受得了嗎?」真琴一臉擔憂望向剛洗澡回來的凜。

「在鮫柄也是這樣,怎麼?已經在害怕訓練了嗎?」嘲諷意味,黑色毛巾蓋在濕漉的髮上。

「不,我是擔心你太超過,反而造成反效果,適當休息吧。」

「擔心好你自己吧,今天迴轉的時候動作不太流暢。」單手打開鋁罐,不經意說出今天觀察的情況。

「欸?」真琴笑了出來,沒有繼續勸阻凜的意思,回頭埋首繼續整理上課的筆記。

聽見真琴的笑聲,凜驚覺方才自己說了不該說的話,懊惱地拿起毛巾搓揉頭髮,好煩躁啊!

「凜,快把頭髮吹乾吧,一直粗魯搓頭髮,頭髮可是會受損的呦。」即便是背對凜,真琴也能感受到後方的怨氣,表情肯定是相當有趣吧?

不爽歸不爽,但真琴說得有道理,凜還是拿出吹風機將頭髮吹乾。

「我說你啊,快點把你老在乎別人的壞習慣改掉好不好,你並不會因為關心對方而得到什麼。」

凜的話語伴隨吵雜的聲響,真琴搔搔頭無奈道:「嘛……就習慣了,況且關心對方也不是想得到什麼,只是希望對方好。」

「噢。」凜擺著臭臉,他們兩個果然不是能在同一個層級溝通的人。

「不過,今天凜的泳姿很順暢呢,還突破了以往的紀錄不是嗎?」恰巧凜關掉吹風機,安靜的房內僅剩真琴的讚賞。

〝叩〞--是撞到東西的聲音。

「凜!?」真琴聽見聲響,回頭一看發現凜腳去踢到櫃子。

「沒事吧……就快比賽了,可別受傷。」

當真琴想要向前關注,凜忍著痛淡定裝作沒事,坐回自己的位置上佯裝要自習:「沒事,這又不是什麼大問題,我要看書了,別吵。」

頭埋進書裡,哀怨自己每回都在真琴面前出糗,最近真的是越來越糟糕了……。

     *     *     *

「腳步加快,對手都快追上你們了!還瞎混嘛!」鹿野站在泳池邊大吼,只為督促他們能突破自己。

看著第五水道的凜,從加強訓練以來狀態一直都很不錯,成績也維持在水平之上,只是好像少了些什麼,鹿野擔心那樣缺少的東西將來會對凜造成極大威脅。

當所有人結束訓練準備從池中爬起,鹿野走至凜的水道,不苟言笑:「除了松岡留下,其餘的人今日訓練結束。」

「欸?」所有人皆錯愕的看著鹿野。

正想爬起的凜聽到鹿野說出這番話,瞬間又跌回水裡,為什麼只有他?

「部長……」真琴想說些什麼,鹿野凜著面容,冷冷道:「松岡,追加十趟往返。」

「……」氣氛驟降,沒有任何人敢輕舉妄動。

「其餘的人再不離開,一樣追加十趟。松岡還不快游嗎!」高高在上,霸氣威震,所有人除了沉默遵行,也無反抗的能力。

凜重整心態,帶上泳鏡繼續遊完追加的十趟。所有人都走了,真琴仍停留在原地,看著他奮力游泳的鯊魚。

「還不走嗎?你想追加十趟?」鹿野問。

真琴一個字也沒回答,戴上蛙鏡一躍入水,自願追加十趟。

「很好,游完二十趟你們才能離開,我會在這裡看著。」

若是平常精力很好二十趟往返根本不算什麼,隨著比賽接近訓練項目一天比一天還要繁重,今天已是賽前倒數七天,訓練分量已超過平常的好幾倍,上岸幾乎是快虛脫的狀態,這二十趟是艱辛考驗。

泳池除了滑水聲並無任何聲響,寂靜得令人害怕。

默默游完二十趟後,鹿野什麼話都沒有下便消失在泳池旁,徒留虛弱無力的兩人。

凜趴在牆邊,絲毫擠不出半點力氣上岸,望向相隔兩格水道的真琴,同樣也無力氣喘吁吁泡在水裡。

這種踏實感是什麼?

「欸!」凜喊道。

「恩?」真琴面向凜。

「你這笨蛋,沒事為什麼要跟著游?」雙手無力感襲上,凜差點滑落於水中。

真琴沒有回答,向凜游近,攙扶起他。

「我可以……你放手……」凜想推開真琴,真琴卻將他牢牢攬住,比他高大的身軀讓凜更加靠近真琴的臉。

「因為想抗議。別動,不是都沒有力氣了。」凜比所有人還要早完成訓練,絲毫沒有偷懶,反而對任何一項皆吹毛求疵到了不可思議的地步,既然這樣,為什麼鹿野還要找凜麻煩?

確實他是沒力氣了,可他不認為真琴還有力氣。想要劃清界限,凜刻意拉開距離:「我還可以。」

「凜,聽話。」收緊手臂,不許他逃跑。

粗魯又強悍的泳姿,猶如虎鯨快速而威撼。

強而有力的臂膀,還能妄想有朝一日能成為他的唯一嗎?

你,就是對誰都好……

再逃跑反而會讓人察覺異樣,凜只能默默順從,惟有努力維持朋友這個距離,才是對大家都好。

     *     *     *

接連幾日下來,凜皆被鹿野莫名留下,凜不禁開始質疑自己究竟是做錯了什麼,社團內瀰漫不明氛圍。

無論被留下多晚、多累,真琴總是陪伴到最後,凜知道不能依靠他,但他的溫暖、溫柔卻讓人趨之若鶩,這就是真琴的魅力,該死的魅力。

這日凜依然被留下來,鹿野一如既往對他極度嚴厲,對真琴也是。

與往常不同的是,今日結束後,鹿野沒有先走,反倒留下了。

「松岡。」喚住正要去換衣服的凜。

「部長,今天的……」真琴擔心鹿野又要對凜做出不合常理的事情,想要上前勸阻。

「知道為什麼我把你留下嗎?」

凜緊握拳頭,他不明白,該做的他都做得很好,為什麼他還是得被留下。

「我對你提出無理的要求,其他學長、姊也沒有要幫你的意思,你覺得是什麼呢?純粹是因為我討厭你嗎?」比賽越接近,人越容易迷失自我,忘了什麼才是自己所追求的。

凜依然沉默,他思考過很久了,為什麼自己會被留下,難道真的只是被討厭了嗎?那為什麼還要以他為主力呢?學長、姊也是,沒有排擠他對他很好,卻不曾制止過鹿野的做法。

「我並沒有討厭你,相反的,還很喜歡你,你是難得一見的奇才。」

「欸?」這答案太衝擊,連真琴也跟著意外,不是討厭那麼……?

「你有才華,但是對勝負太執著,這反而成了你的缺點。你很在意其他水道的情況,不論是練習還是假想比賽。」是不是第一真有這麼重要嗎?」兩年前他也是這般執著勝負的人,勝利便是結果。

很重要,如果不是第一,無法證明自己的實力。凜迫切想要證明自己,不想再被拋在腦後。

「松岡,看見你就像看見兩年前的我,除了勝利我什麼都看不見,但那不是動力,是阻礙。你們入部這麼久了,有見過我下水嗎?」

仔細想想他們真的沒有見過鹿野下水,永遠都是站在岸上發號司令,不見任何人反駁。

鹿野掀起上衣,醜陋又巨大的疤痕就這樣附在鹿野的腰間上,真琴與凜頓時皆為那可怕的疤痕嚇傻了眼。

「兩年前我也是備受矚目的選手,只在乎勝利,認為勝利就是一切。比賽前一晚,我發生了車禍,從此之後我無法在游泳。還能像個正常人一樣站在這裡的我,就連醫生都說是奇蹟發生。」鹿野放下衣服,揭開自己的傷疤,只為提醒下一個不知方向的旅者。

「不能游泳的我,迷惘了。曾經渴望的勝利和座座獎杯似乎都在嘲笑我,我不知道我得到了什麼。在漫長的康復運動中,我還想繼續游泳,後來我才明白,游泳就是我的一切。不論是否勝利,我依然熱愛,就算我無法再游。」

「那麼,松岡凜,對於你來說,游泳算什麼呢?」鹿野將身上的毛巾丟向凜。

凜握著手裡的毛巾,從未思考過游泳對他而言是什麼,曾經因為父親而扛起了他的夢想,現在則是為了想要證明自己有天賦與才華。

鹿野走向前,拍拍凜的肩膀,也拍拍真琴的肩膀:「享受過程,就算結果不是你們想到的,但能得到的肯定比獲勝要多。你有一群好隊友相信你,你也應該相信自己,但不要自滿。松岡,大家都期待你能超越自己,別再讓自己的心被束縛了。」最後鹿野是笑著離開的。

直到比賽那天,鹿野再也沒有留下過凜,彷彿一切從未發生過。

「凜,你還好嗎?」踏入比賽會場後,凜一句話也沒說,真琴趁著熱身時問道。

「嗯,很好。」他現在身體狀況很好,只是需要集中注意力,這幾日不斷思考鹿野的話,心理狀態還沒調整到最好。

「對了,凜這個給你。」真琴從口袋裡拿了張紙條給凜。

凜接過紙條,上面寫了很奇怪的字,看似英文卻又不是,凜疑惑看著真琴:「這是什麼?」

「是加油的意思喔,一種魔法。」真琴覺得有些尷尬,說魔法也太兒戲,忍不住搔搔腦袋。

「哈?魔法……夠蠢了,不過……謝謝。」雖然不明白真琴什麼時候也信魔法,但凜還是把紙條收進外套口袋。

比賽正式開始後,凜心裡仍徘徊著鹿野的話,抽離夢想、證明自己對他而言游泳是什麼呢?

「松岡!衝啊!松岡!加油!」

在水中仍可以清晰聽見夥伴們的呼喊,這感覺好熟悉啊,無論是在岩鳶、鮫柄都能聽見的聲音。

大家是發自內心喜歡著凜呦!

在那瞬間凜似乎理解了鹿野的意思,他也喜歡游泳,游泳就是他的一切,因為游泳就是跟大家之間最美好的羈絆。

凜不但在個人項目獲得優異成績,也幫助了團體拿下第一的殊榮。

奪下第一的那刻,所有隊友一擁而上抱著凜歡天喜地。凜明白了,游泳便是他的歸宿。


>>>試閱結束<<<

如果你以為這篇就這樣結束就大錯特錯囉~

這篇的後續將收錄在五月動漫之力的新刊之中



评论(1)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