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楓

世界級雜食,目前主力BTS同人。
主:南糖、國旻、霜花、錫米

© 楓楓
Powered by LOFTER

【國旻】We don't talk anymore

#OOC

#交往前提

#現背

 

此時此刻,任誰都清楚,田柾國和朴智旻這兩個人絕對是吵架了。

田柾國昨日一夜未歸,睡在個人工作室裡,朴智旻也是安靜的不像話,詢問他的狀況也只是嗯嗯啊啊的隨意回答,如此反常的兩個人間接證實他們吵架了。

同為室友的鄭號錫試圖與朴智旻交談,幾經努力仍無法問出個所以然來,知道室友關心自己,朴智旻有氣無力地鑽入被窩裡,隔著薄被淺淺說出:「哥,我只是想安靜一下。」

「我得出門一趟,家裡沒有人,你記得吃飯,別把身體搞壞了。」熟知室友的性子,即將跟家人聚餐的鄭號錫也不便繼續多說些什麼,只能叮嚀室友幾句後匆匆出門。

 

朴智旻的確需要一個人好好沈澱,昨日情緒一下子湧現上來後,他無法克制地對著田柾國胡亂發了一頓脾氣。

自知理虧在先,因此更加沈默,想道歉卻又拉不下臉。

他不像田柾國,天生就該是個歌手,彷彿就是為了唱歌而誕生,不論什麼類型的歌曲交給田柾國,在他練習幾回後便能朗朗上口又得心應手。

先前田柾國已經發表過一次We don't talk anymore的cover,非但受到廣大的迴響外,甚至連原唱也讚揚過田柾國,深知接下這次的任務該會有多辛苦,可是為了回應弟弟想一同合唱的心願,以及阿米們的期待,縱然得面對另他倍感壓力的英文歌曲,他仍是硬著頭皮答應這次合作。

 

為了呈現最好的一面,不辜負大家的期待,完美主義者朴智旻把自己逼入了任何人都無法阻擋的瘋癲狀態。

把自己關在練習室裡,發狂似地練習著發音和歌曲,若不是團員們熟知他的習性,不然任誰都會覺得朴智旻絕對是在自虐。

過於認真令他忘了吃飯這回事,為了保護嗓子他會記得適時喝水和吃些滋潤喉嚨的東西,除了練習時間會開口外,幾乎不太開口說話,完全投入於自己的練習世界。

 

從過去到現在把朴智旻所有瘋狂的練習行徑納進眼裡,今日做為戀人的田柾國再也看不下去,他沒有辦法再繼續縱容朴智旻無我的練習了。

跟工作人員要來了練習室的鑰匙,田柾國踏入漆黑的練習室裡,連小燈也不肯開一盞的情況令田柾國不自覺皺起眉頭,開始摸索牆邊的電燈開關。

廊道滲進練習室內的光芒,讓只想待在黑暗裡的主人不滿地開口:「關上門。」

關上門的同時,田柾國扭開了小燈,沒有直接扭轉到底,僅轉至能略微看清練習室環境的亮度隨即停手。

回過頭發現朴智旻躺倒在地上,微弱的光線讓田柾國一時看不清朴智旻的神情,緩緩靠近後喊了聲:「智旻哥……」

朴智旻不願多開口,依舊軟爛在地上,練習練得很灰心,絲毫沒有進步的感覺,明明盡力在練習了,程度仍不見好轉,令他迷茫。

「休息一下,吃點飯吧?」輾轉從工作人員談論中得知,朴智旻近日只要進入練習室,除非到凌晨深夜,不然他是不會踏出練習室半步的。

田柾國還擔心他太過苛求自己,特地來練習室看看朴智旻的情況,想不到練習室裡的情形比他想像中的還要糟,朴智旻簡直是走火入魔不要命的地步了。

「吃不下……」無氣力的回應,甚至帶了點鼻音。

「偷偷哭了嗎?」田柾國捧住朴智旻的臉龐,不過短短幾天而已,臉頰似乎更消瘦。朴智旻永遠比任何人更懂得要如何折磨自己。

「嗯……」戀人的指腹服貼於臉頰上,掌心傳來的溫度令朴智旻想要依靠,但他並沒有這麼做,輕輕拉下田柾國的雙手拒絕他傳遞來的溫柔。

「這麼練下去也不是辦法,今天先好好的休息,明天再繼續好嗎?」他的哥哥又開始使性子,有時候連田柾國自己都不是很清楚,那個總是說自己不會撒嬌的釜山漢子,現在不正是在撒嬌嗎?

「不要,快沒有時間了,我還是唱不好……」

「智旻哥,你給自己的壓力太大了。」

田柾國想扶起持續賴在地上的朴智旻,但是朴智旻並沒有領情,反倒是推了田柾國一把後開始發脾氣。

朴智旻的心情惡劣到了個極致,不斷惡劣地詆毀自己:「我好差勁,不管怎麼練習都做不好,跟我一起唱一定會拖垮你的,這首歌也會失敗……」

面對朴智旻一連串對自己毫不留情的惡評,田柾國幾度安撫他的情緒卻起不了半點作用,朴智旻說著說著竟然就哭了出來,當朴智旻一哭田柾國是更加慌亂,緊緊抱住朴智旻,摀起他不停詆毀自己的嘴。

「哥,別說了,你沒有那麼糟,別把自己的努力全盤否定好嗎?」田柾國總覺得自己活不過今晚,看著心愛的人歇斯底里,他卻是一點辦法也沒有,除了痛恨自己無能為力外,更加心疼折磨自己的朴智旻。

「我不像國兒,總是能把所有事情做好,唱歌、跳舞甚至是RAP也沒有問題,跟我在一起會被拖累的!」潰堤的洪水不斷從眼眶湧出,想要回應愛人的期待,想要呈現更好的一面讓阿米感到驕傲,朴智旻明明奮力練習,卻像是將大把大把的石頭投進海裡,有去無回。

朴智旻的淚水沾濕了田柾國的手,連帶著田柾國一併陷入自責深淵裡,他最單純亦是最自私的想法令朴智旻痛苦不堪。

「智旻哥……對不起讓你這麼痛苦……」將朴智旻緊緊摟進懷裡,田柾國艱難地開口:「就別唱了吧,讓你感到痛苦並不是我的目地。」

田柾國這番話非但沒有制止朴智旻的淚水,更令他無法自拔地痛哭,甚至是跌入更加痛苦的自我厭惡。揪緊田柾國衣袖的一角,朴智旻無力反駁田柾國單方面的決定。

 

──肯定被國兒討厭了。

 

朴智旻已經不記得最後他是怎麼跟田柾國道別的,就連自己怎麼回到宿舍房間的也不清楚,只知道自己哭了很久,像是要把這一生的淚水全哭出來才甘願。

直到他意識到自己待在房裡躺在床上,知道鄭號錫正跟他談話,朴智旻才發現已經整整過了一天。

確認室友已離開宿舍後,朴智旻緩緩從被窩中爬起,喉嚨又乾又痛,眼睛無比酸澀,甚至有些看不清,他清楚現在的雙眼絕對是浮腫成金魚眼。

記不清上次進食是什麼時候,他沒有感到一絲飢餓,看著冰箱裡的食物也毫無食慾,僅僅倒了杯冰水又將冰箱關上。

當冰涼的水滑過喉間,莫名又讓朴智旻哽咽起來。

 

為什麼唱不好呢?

為什麼如此無能?

為什麼不能回應國兒的期待?

 

一而再;再而三的責問自己,朴智旻蹲下身子,將自己縮在廚房的一角,痛苦地環抱身體,腦海裡浮現的盡是田柾國傷心欲絕的臉。

因為他,田柾國已經一晚沒有回家。

時間已經所剩不多,再過不了多久他們又得出國,得在出國之前完成歌曲。

朴智旻打從心底認為田柾國是因為收拾他留下的爛攤子,善後處理的過程並不順利,才會日以繼夜地待在工作室裡回不了家。

因為他的懦弱無能,導致田柾國額外增加工作上的負擔,朴智旻憤而賞了自己一巴掌。

“啪”

響亮清脆的巴掌聲,右側臉頰立刻傳來火熱的疼痛感。

因為疼痛朴智旻確認自己還好好的活著,沒有因為灰心喪志做出更多傷害自己的事情。

緩慢地從廚房角落站起,環視周遭和從前大不相同的環境,簡潔明亮的廚房、寬敞舒適的房間、溫馨自在的客廳,這一切全是和兄弟們共同奮鬥,並得到阿米賞識的結果。

「還不好好打起精神嗎?朴智旻。」再次用雙手拍擊臉頰,朴智旻要讓重振精神。

 

朴智旻緩緩移動腳步,本能地走到田柾國的房門前,就連他自己也不清楚為什麼要走進田柾國的房間裡。

望了田柾國潔白的床位一眼,朴智旻私自占據了整張大床,撲鼻而來只屬於田柾國的香氣,朴智旻發現自己比想像中還要想念田柾國,想要依靠在他的懷裡,就算是大發脾氣也只是想得到田柾國的絕對安撫。

昨日他的確是做得過火,就連田柾國也安慰不了他,甚至是無端接受了他的一番氣話。

「我是厭惡自己啊……大笨蛋……」此刻朴智旻只願田柾國別將他一時的胡言亂語當真。

用田柾國的被子,朴智旻把身體嚴實地包裹起來,既然床鋪的主人不回來,朴智旻不打算離開房間了,他要將這舒適的大床據為己有。

沉溺於田柾國的香氣使他感到安心,經過片刻寧靜後,朴智旻便穩穩地踏入夢鄉。

 

與朴智旻的猜測相同,田柾國的善後工作並不順利,田柾國懊惱地揉亂自己的髮,隨口吼叫一番後趴在桌上不肯起來。

昨日朴智旻哭到幾近虛脫,突然說要自己回宿舍,堅持不肯讓他送回家,無奈偷偷跟在朴智旻身後,確認他平安無事回到宿舍,他才又獨自回到工作室便不再回家。

工作不順利是不回家的原因之一,但更多的原因是他不敢看見朴智旻沮喪的臉,更害怕安撫不了戀人而束手無策的自己,會讓朴智旻心生厭惡,所以令他萌生了逃避的心態。

陷入自我低潮期的朴智旻極度需要人陪伴,這點他比任何人都要更加清楚,但從沒有想過自己會在無意之間成為朴智旻的精神負擔。

田柾國確信朴智旻能將這首歌唱好,是否正因為這份強烈的確信,演變成壓垮朴智旻的最後一根稻草,使得田柾國自責萬分。

 

昨日分別後,不再收到任何朴智旻傳來的訊息,田柾國滑開手機,翻閱先前的對話,近日全是朴智旻在睡前對他透露練習時的不安情緒,一次又一次的被他安撫下,沒有正視並真正地解決朴智旻內心的不安,也許他早該意識到朴智旻的痛苦,而不是壓抑戀人的痛苦,來滿足自己的期望。

將手機甩到一旁的沙發上,田柾國恨透自己。

雙手雖然是乾的,卻對因朴智旻哭濕的手而感覺記憶猶新,揮之不去的罪惡感。

這首歌意外成了魔咒,他們會不會因為一首歌破壞了原本的好感情?

歌曲事小,真正隱藏在小事後的大事是──他不知不覺間成了朴智旻的壓力來源和精神負擔。

 

一夜未歸的田柾國,渾身上下無一處舒服,他還是得回家一趟洗個澡換套衣服才能繼續工作。

本想著悄然無聲進家門再出門就好,未料到朴智旻竟然會待在他的房裡,並占據他的床。

一股無名火卻燒上心頭,想不到他竟然比一張床還不如,凝視朴智旻安詳的睡顏和沉穩的呼吸聲,田柾國好氣又好笑,床鋪做到了他做不到的事情。

田柾國輕手輕腳地拿了換洗衣物去洗澡,淋浴時思考了許多事情。

思索他和朴智旻還是有一起完成合作的可能性,只要換成朴智旻較為拿手的歌曲,雖然時間上可能會有些倉促,不過要順利完成應該不會事件難事。

正當田柾國拿定主意回到房間時,朴智旻已經一臉睡眼惺忪,迷迷糊糊地坐在床上看著他。

「國兒……」朴智旻用他特有的奶音輕聲呼喚著田柾國。

他的小哥哥非但很懂得折磨自己,也非常懂得如何折磨他。

總是穿著oversize的T恤睡覺,睡醒時斜落一邊的衣領,露出朴智旻白嫩的肌膚和肩膀,在那細嫩的皮膚上還有顆痣停留在鎖骨上,最要命的是家中除了他們以外沒有半個人,更何況是朴智旻主動坐在他的床上!

分明處在冷戰期的他們,田柾國卻仍然會因為朴智旻燃起該死的慾望。

朴智旻張開雙臂,孩子氣地嘟起嘴咕噥:「抱抱我,快點。」

田柾國覺得頭好痛,總是被朴智旻神奇的反轉態度搞得團團轉,昨日那位還在他懷裡簡直快哭斷腸的人,此刻正用如此勾人的模樣跟他討抱抱。

「我的眼睛好痠……國兒還不來抱抱我嗎?」大哭過後的後遺症沒有那麼容易消失,朴智旻揉著痠澀的眼睛,充滿怨氣的奶音忍不住提了些音量。

下一秒朴智旻不但得到了擁抱,還被撂倒在床上,著實地躺進田柾國的懷裡。

「哥,我該拿你怎麼辦才好啊……?」田柾國快瘋了,面對這百般撩人的妖精,遲早他不是先瘋掉再不然就是很短命。

「還在生氣呀?能不能別生氣了?」朴智旻不安分的小手戳了戳田柾國結實的胸膛。

田柾國揪住他的小手,輕輕在他的掌心吻上一吻:「你昨天哭得超醜的,我的手都是你的鼻涕,髒死了。」忍不住想逗上他的小哥哥兩句。

「呀!你可以拿衛生紙幫我擦啊,為什麼要用手啊!」朴智旻不滿田柾國不到五秒鐘便輕鬆破壞氣氛。

「誰叫哥邊哭邊講話呢,我怕你吃鼻涕啊,只好用手幫你擋住了。」田柾國越說越來勁,嘴上的笑容藏不住。

「噗,哈哈哈,你這個大笨蛋!」

「嗚嗚嗚,國兒我都唱不好,不要跟我唱好了。」田柾國得意地模仿著朴智旻昨日的醜態,惹得朴智旻邊笑邊送他幾拳不痛不癢的粉拳。

 

嘲笑彼此一番後,突然沉默了下來,兩人臉和臉的距離不到五公分,田柾國撫上朴智旻略微浮腫的眼皮,真摯地訴說:「哭得讓我心好疼。」

一句話告訴朴智旻他並不是孤單一人承受疼痛,他痛有人會跟著痛,有個人即便是站在最不顯眼的位置仍然會陪伴他面對困難。

朴智旻吻上了田柾國的唇,一個不重不輕的親吻。

「只有這樣嗎?」一個吻遠遠不夠,田柾國想要更多。

乖巧地再一次獻吻,一個、兩個、三個似乎再多的吻都無法滿足他的田大少爺,直到他完全被田柾國壓制在身下,朴智旻這才想起來自己的處境有多麼危險。

「拜託哥有點危機意識啊……」如果是在他身邊的朴智旻沒有警戒心就算了,最擔心朴智旻對周遭都像是毫無防備的模樣。

「可是國兒……」說實話,朴智旻並不想打斷正逐漸火熱的氣氛,但是他某處的生理需求相當迫切。

「什麼?」

「我餓了。」朴智旻嘟起粉嘴,因為破壞氣氛而心虛地小聲婉拒。

「……哪種餓?」田柾國不想過度曲解字面上的意思,雖然腦海裡瞬間盡是些猥瑣的畫面。

「肚子餓,我一整天沒有吃東西了。」或許是把壓力全在哭泣中宣洩光了,重新與田柾國和好後,什麼壓力頓時間消失殆盡,取而代之是肚子迫切的生理需求。

好端端的氣氛剎那間破滅,田柾國可是徹底敗給朴智旻了,仔細想想他回工作室後也沒有吃任何東西,只好任性地向朴智旻索取長吻後起身。

「走吧,我也餓了。」田柾國率先起身,隨意套上黑色的外出帽T。

「哪種餓?」朴智旻模仿田柾國方才無奈的表情,下場是得到弟弟的一記白眼。

 

飽餐一頓後,兩人漫步在街道上,隨口聊著其他成員的準備情形,卻異常有默契地避談他們兩人的部分,田柾國還在思索該如何開口他想繼續合作的念頭。

田柾國數度開口又閉口,欲言又止的模樣全看在朴智旻的眼裡,既然這個結是他繫上的,也必須由他打開。

「國兒,我們再試試看吧,就用這首歌。」朴智旻依然向前邁步,他必須一步比一步更加堅定。

「哥不需要勉強配合我,做你想做的吧。」田柾國小心翼翼跟在朴智旻的身後,擔心自己笨拙的表達能力,會再度傷害朴智旻一回。

「現在去工作室吧?」不忍心拆穿弟弟的擔憂,朴智旻只好勇敢奔向挑戰。

「現在?」田柾國對於突如其來的要求感到震驚。

「總覺得現在唱一定可以唱好。」他不怪田柾國會驚訝,因為就連他自己也訝異會有這份強烈的自信。

「那就走吧。」田柾國不想再質疑下去,他始終相信朴智旻回找到屬於自己的突破口,如同他面臨低潮時,朴智旻亦是如此相伴並信任他。

田柾國執起朴智旻的手,拉著他一路向工作室奔去。

向前奔跑的同時,朴智旻覺得自己笑得像傻瓜,怎麼會有個人比他更加無條件信任自己能做好呢?

疲憊的時候在他身後推著他邁進,需要勇氣向前奔跑的同時又不顧一切帶著他向前跑,說到底,田柾國倒底是有多麼喜歡他呀?

 

倆人一鼓作氣跑到工作室後,透過短暫的休息,重新調整呼吸,萬事具備的情況下,田柾國屏息以待,直到朴智旻對他比出OK的手勢,開始第一次錄音。

先前聽過幾回朴智旻練習的版本,今日聽起來完全是如魚得水,除了細節上需要再修正,整體而言比前幾次好上許多。

朴智旻第一次唱完後立刻詢問田柾國的感想,雖然從田柾國神采飛揚的模樣就能略知一二,但真正得到田柾國的感想後,朴智旻徹底鬆了一口氣。

心情完全放鬆後,唱起歌來也上手許多,練習是不會背叛他的,這一次他明顯感受到自己的轉變。

反覆修正重新錄了幾次,再搭上與田柾國的合作無間,錄音漸入佳境。

終於得到彼此都認可的版本後,朴智旻這才完全地鬆懈下來,癱躺在工作室內的沙發椅上。

「智旻哥辛苦了。」田柾國輕撫著朴智旻柔順的淺棕髮絲。

「田柾國你沒有討厭我吧?」雖然更想問的是『你有多喜歡我?』,理智依舊在意著昨日的無理取鬧後,田柾國是否對他心生厭煩。

「我還擔心智旻哥會討厭我呢。」語畢還順道在朴智旻的額上落下一吻。

「我們國兒這麼優秀,怎麼會討厭?」

「哥,我沒有你口中說得那麼優秀,仍然有我不擅長的事物,例如你。我討厭無法安撫你情緒的自己,討厭自己成為你不必要的負擔。」他痛恨無法守護自己所珍視的人、事、物,其中絕對包含了朴智旻。

狀況完全顛倒過來,朴智旻發現他忽略了大局,眼光狹隘過度在意自身情形,卻忘了這世界上仍有田柾國不擅長的事情,人不可能是完美無缺的。

朴智旻坐正身姿,雙手捧住田柾國哀愁的臉,談戀愛並不是單方面的事情,所有事情都有一體兩面,甚至是多面,如果他能早些察覺,他們也許能少點痛苦。

他親愛的弟弟不知不覺中已成長茁壯,強大到險些遺忘他仍舊是個小他將近兩歲的弟弟,一樣需要被呵護、被關愛。

當一個人不斷付出而掏空後,需要再一次填滿。

「聽好了,你才不是什麼負擔,因為是我最在意的人,所以我才想在你面前表現得更好,最喜歡你了,大笨蛋。」

每一次凝視,彼此會發現更愛對方多一點,每一次親吻,彼此會更在意對方多一些,戀愛僅此而已。

因珍視雙方的存在,多少感到不安和難過是戀愛常有的事。

「哥才是大笨蛋外加愛哭鬼。」田柾國藉機將朴智旻撲倒於沙發上,盡情索討這幾日朴智旻閉關練習的甜膩。

 


─FIN─


 

拖欠許久,終於寫完(淚泣

整個月的時間,整篇不停修修改改,卡了許久

好像跟朴智旻一起大當機

但是也突然好轉了起來,咻咻咻的飛速碼完

雖然一開始是想寫肉,但是整件事情跟肉好像又沒有什麼關聯,因此作罷

大概是真的太愛國旻的,寫得特別久,思考的也特別多

希望大家會喜歡((泣

/

710修正完畢

當下寫完太開心,後半完全沒有校稿跟潤稿就送出去,重新做了一些修正。

希望能更通順,更加清楚他們彼此之間的定位。


评论(2)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