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楓

世界級雜食,目前主力BTS同人。
主:國旻、霜花、錫米

© 楓楓
Powered by LOFTER

【國旻】Hold a wolf by the ears 01

€OOC

€架空

€長篇

€看至文章最後有預告


朴智旻正為了答應參加酒會感到深深地懊惱,從商十多年來,他極少參加非必要的餐敘酒會,生意上的應酬更是能免則免,但今日他是徹底後悔了。


「好久不見,智旻哥。」


一句恭敬的話語從朴智旻的身後竄出,不需要回頭朴智旻也能輕易認出這熟悉的嗓音是來自於哪位,暗自在心中翻了白眼,縱然有千百萬個不願意,朴智旻能揚起職業般的笑容回頭問候。


朴智旻相信地球果然是圓的,而且還特別小。


「說什麼呢,我們上周不是才見過面嗎?」聽起來似乎有那麼點咬牙切齒,但朴智旻已經盡最大的能力讓自己看起來輕鬆自然。


「對我來說,跟智旻哥分開了每一分每一秒,我都嫌漫長呢。」臉不紅氣不喘說著讓人想要十指蜷曲的話語,如此油腔滑調的人,是朴智旻近期想甩也甩不掉的麻煩人物──田柾國。


「原來智旻跟田總認識嗎?真是的,怎麼沒有早點介紹呢!」朴智旻的友人三託四請才說服朴智旻參加酒宴,眼見政商大人物現身,友人終於感覺辛苦沒有白費。


他後悔了,朴智旻深深地後悔為什麼要答應友人參加宴席,擺明知道自己只是友人想要認識政商名流的一顆踏腳石,為了工作而煩躁一整日的他,對於友人三寸不爛之舌猛拜託他參加,朴智旻使出渾身解數推拒皆無效果,朴智旻只好勉為其難地答應。


原先打算只稍微待一下,趁友人跟其他人混熟之後開溜,如意算盤全在田柾國出現後,全部崩壞。


田柾國不是友人能應付的狠角色,朴智旻隨意打發了不斷想接近田柾國的友人,朴智旻一把捉住田柾國的手腕,拉著他往人煙稀少的角落去。


豈料他相中的好地點立刻被一對不識相的情侶給占據,甚至不顧眾人眼光親親我我起來,朴智旻愣在原地重新物色能好好跟麻煩人物談話地點。


他的困擾被田柾國看穿,這回反倒是田柾國牽起他的手,帶他離開餐會會場。


「田大總裁,請問你這是要帶我去哪裡?」朴智旻想掙脫不下數十次,但大手似乎沒有要放開的意思,甚至握得令他發疼。


一拋方才從容不迫的優雅笑容,田柾國的臉色已經陰鬱幾分,單憑對方凜冽的側顏看來就讓朴智旻感到一陣頭皮發麻,乖乖束手就擒安靜地跟著田柾國的腳步。


他和田柾國見面不上五次,除了熟知田柾國是近幾年,雖是白手起家卻是大有成就的商界新興大人物外,其餘他並沒有過多的深入探究。


從對方絲毫不用思考方向和研究酒店樓層地圖,便能熟悉酒店路線的行為看來,朴智旻猜想著田柾國要不是經常進出這裡的高手,再不然就是這家酒店的老闆。


田氏企業在這一兩年內併購了諸多種類的企業,積極拓展企業版圖,難以判定這家酒店是否也在併購項目之一。


直到田柾國將他甩進電梯裡,電梯介面上只有一樓大廳、三樓宴會廳、三十六樓、開門、關門、求救鈴六個按鈕看來,朴智旻已經能百分之百確定田柾國是這家酒店的老闆。


朴智旻還來不及可憐自己的處境,田總裁火速按下三十六樓的按鍵後,立即將他囚禁在他懷裡和電梯角落之中,臉色出奇地嚴肅,直勾勾的眼神像是非要把朴智旻盯穿一般。


「別看了。」朴智旻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伸出手想遮擋田柾國的雙眼。


遇上田柾國後朴智旻沒有一刻稱心,雙手被扣壓在電梯的鏡面上動彈不得,臉和臉只剩下五公分的距離。


如此近距離的情況下,田柾國那張帥氣的臉蛋,看不見一絲瑕疵,纖長濃密的睫毛,令人羨煞的炯炯大眼,高挺的鼻樑,水潤的唇瓣,朴智旻在心中無數次讚嘆過,這男人好看的快要讓女人無地自容。


酒後亂性絕對是這場孽緣開始的最佳註解,這也是為什麼多年來朴智旻不想參加任何餐敍酒會的原因,他清楚自己的酒品有多麼令人頭痛,特別是身體的節操方面讓人萬分擔憂。


即使逼不得已非得喝上幾杯的情況下,朴智旻也會無所不用其極的避免喝入過多的酒精,但他和田柾國的相遇,完全是一團亂。


/


三個月前,朴智旻代表公司前往與合作許久的廠商簽約,廠商除了臨時變卦外,甚至慫恿其他廠商集體跳槽到別家公司,若不是公司察覺這些廠商已早有異心,提早做出預防的準備,朴智旻這回真的會慘死在集體跳槽事件下。


心情極度惡劣的情況下,朴智旻答應了同組戰友的喝酒邀約,本想喝個兩三杯藉由酒精宣洩一番不愉快的心情,他卻貪杯了。因為太難得朴智旻會一同喝酒,戰友不斷勸進他喝下一杯又一杯的烈酒。


當神智完全被酒精操控時,朴智旻的身體就不是大腦所能控制的了,本能地想要尋求懷抱。


醉倒的戰友已經不醒人事,朴智旻環視一周後相中獨自一人喝酒的男子,搖搖晃晃地叨擾人家安寧,在來人耳邊嘀咕上幾句,隨後便被帶離了酒吧。


朴智旻不記得自己是如何挑逗該名男子,也不記得自己到底說了什麼話讓男子帶走他。當他酒醒以後,渾身疼痛像拆解再重組過後的殘體,身上大大小小的羞恥的痕跡不說,他還赤裸裸地躺在陌生男子的懷抱裡,甚至對方也是赤裸的。


三更半夜朴智旻徹底領悟了『喝酒誤事』的道理,他不但跟陌生人上了床,還是個男人,重點這陌生男子竟然還有幾分眼熟,總覺得在哪裡看過又想不起來。


躡手躡腳地鑽出男人的懷抱,腳尖才正要觸及地面,隨之又被強行帶回男人的懷抱裡。


「去哪?」男人的嗓音因睡眠而有些沙啞,但抵擋不了他迷人的嗓音。


「呃……洗、洗手間……」不僅身體疼痛難耐,酒醒後的腦袋也像是要炸裂開來,朴智旻勉強讓腦袋運轉著,盤算著只要一脫離這男人的禁錮,他會立刻用最快的速度拾起散亂在地上的衣物奪門而出。


「我知道你是誰,如果我睡醒沒看見你,我會親自登門拜訪的。」對於朴智旻淺顯易懂的小心思,男人絲毫不避諱地要脅他,鬆開手,目送那以男人體型標準來說略微小上幾號的背影進入洗手間內。


朴智旻天真地認為只要他在浴室耗上一段時間,沒一會兒就會睡著了,待朴智旻踏出浴室後,男人非但沒有睡著,甚至張開雙臂迎接他,讓朴智旻只能乖巧地回到自己的懷裡。


朴智旻從沒有想過自己對於陌生男子而言是如此有魅力的存在,可惜他並沒有因為這份寵幸感到特別的喜悅,相反他更想逃離災難現場,他完全不記得酒醉後的事情,只知道他肯定做了些荒謬至極的事情,使得他一刻也不敢入睡,只能假寐等待陌生男子熟睡,朴智旻才巧妙地脫逃。


對於一夜荒唐朴智旻不敢多想,全身上下無一處舒服,最擔心的事情終究還是發生了,往後他不論心情再糟糕也絕對不再借酒澆愁,沒有什麼事情比在陌生人身旁醒過來更嚇人。


腦海突然浮現陌生男子的警語,朴智旻迅速檢查身上的重要證件有沒有落下,一顆心忐忑不安,甚至擔心起是不是惹上什麼黑道人物,或是想拿趁機敲詐他的仙人跳,朴智旻越想越發不安。


即便身上沒有任何東西遺落,他仍覺得應該偷偷檢查對方的手機有沒有偷拍些什麼不雅的照片、影片,因為一心只想逃離在過度慌張且手忙腳亂的情況下,他僅能把自己的東西收拾好,便立刻逃跑出來,朴智旻走在路上焦躁地抓亂了頭髮。


行經正在播放新聞的電視牆前,朴智旻剎那間明白為什麼他會覺得陌生男子眼熟,再度懊悔地鬼吼鬼叫,他絕對是惹上了一個天大的麻煩。


起初朴智旻成日提心吊膽,就怕對方會找上門,但隨著時間流逝,一星期過去,一切都是如此風平浪靜,每天忙碌又緊迫的工作生活,根本無暇顧忌其他不必要的事情,甚至逐漸淡忘那一晚的荒唐事跡。


這日朴智旻剛結束獨自加班,踏離公司已是晚間九點過後的事情,等待號誌跳轉為綠燈的時間,朴智旻正思索著晚餐要吃什麼,綠燈亮起,剛提步要向前走,冷不防被身旁的不知何時出現的來車,按了聲喇叭嚇個正著。


朴智旻回過頭想要跟車主理論他會不會開車,卻在來人下車之際,看清車主的容貌後,迫使他接連倒退三步,過於震驚的他連話還來不及說出口便全數吞回肚裡,這天大的麻煩竟在相隔一星期後找上門。


「別跑,我能知道你的公司,還能不知道你家在哪裡嗎?朴智旻。」來人眼見朴智旻又要逃跑,他只能先讓對方搞清楚自身處境。


朴智旻打住持續向後退的雙腿,仔細想想之後,覺得自己也沒有什麼好逃跑的理由,說到底他才是真正的受害者吧,怎麼可以在別人毫無意識的情況下,就隨意把人吃抹乾淨。


挺起胸膛,朴智旻堂堂正正地走到對方面前,慣性露出皮笑肉不笑的商業笑容:「田總裁的情報網怎麼會用在平民小卒身上呢?不免大才小用了些。」


「上車。」田柾國沒有要搭話的意思,他很忙碌的,只想趕緊處理完正事。


一個口令一個動作,田柾國難不成把他當成狗呀?他們不過是一面之緣,雖然上過床是事實,但不代表他得對田柾國言聽計從。


一股火氣直衝朴智旻腦門,站定原地不打算上車,雙手環胸一臉不耐煩地道:「我們應該沒有什麼好說的,還有,田總裁你的年紀比我小吧?怎麼可以用平語跟我說話呢?」


田柾國二話不說,邁開長腿不用兩步,一個張手便輕鬆把朴智旻手到擒來,將他強行塞入車內。


第二次見面仍就是一團亂,田柾國匆匆出現把他帶上車,將他帶到一家這輩子他都不可能踏近的高級餐廳吃飯,吃飯過程中兩人保持著沉默,一頓飯吃得戰戰兢兢,惹得他極其苦悶。因為朴智旻在車上發現不論他再怎麼跟田柾國吵,他始終緘默不肯理會他半句話,索性他也懶得繼續對牛彈琴。


最讓朴智旻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情是,吃完飯後田柾國並沒有親自送他回家,而是讓司機送他,還在他上車前說了一聲『下回見』。這些動作自然地像日常習慣,絲毫沒有給他反應和思考的緩衝時間,朴智旻回到家中後依舊恍恍惚惚,弄不清這一個晚上倒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第三次見面又是一個月後的事情,朴智旻不慎在咖啡廳睡著,醒來時田柾國正坐在他的身邊玩著時下最流行的手機遊戲,格格不入的情況讓尚未恢復意識的朴智旻充滿困惑,就在迷迷糊糊的狀態下被田總裁偷了個香,田總裁颯爽丟下一句『下回見』便消失得無影無蹤。


自田柾國消失後到他們第四次見面,中間相隔將近一個月半的時間,若不是新聞報導經常提起田柾國這名猶如神一般的存在,朴智旻會打從心底認為自己是不是被鬼纏身,要不然怎麼會有個人總是來悄然出現又悄然離去。


那天無預警下起大雨,且短時間內沒有任何雨會停止的跡象,正打算冒雨離開公司的朴智旻,目睹那恍如鬼神一般的男人竟在雨中撐著傘,朝著他走了過來。


朴智旻甚至還來不及問上為什麼田總裁會出現,懷裡已被對方塞入一把雨傘,轉身便要離開的田柾國,令朴智旻下意識揪住了他的衣襬,連朴智旻本人都不清楚為什麼行為會比腦袋更加迅速,只知道不能讓他就這麼走了。


對方為他停下了腳步,回頭說了聲:「跟我走。」


至今朴智旻仍然沒弄懂他們之間的所有狀況,不過對方一聲令下,他便糊里糊塗坐上對方的車,直到他回過神來已經坐在車上,不禁再次讓朴智旻開始懷疑是不是被鬼迷了心竅。


一路上兩人保持著沉默,似乎誰先打破沉默就等於輸了這場遊戲,沒由來地想和對方一較高下。


當車緩緩駛入一棟陌生豪宅的車庫中,朴智旻甚至不覺得害怕,反觀覺得新鮮有趣。


純白的屋內裝潢,除了各種驚人的音響設備,其餘傢俱全是單一的深色調,強烈的深淺色對比,沒有一絲住家應有的溫和感,更像是大型的高級病房。


簡單大方的住處沒有過多的擺設,朴智旻暗自給下很無趣、很單調的評價,雖然傢俱看起來價值不斐,卻顯得一板一眼。


「該不會本人也是如此無趣吧?」正當朴智旻看著高級的環繞音響設備發愣時,頭上多了一條毛巾,但聲音是來自於田柾國屋主。


雖然雙方各撐了一把傘,方才過大的雨勢仍讓他們濕了大半,田總裁怪他動作慢吞吞才會這樣。


「我可沒有這樣說。」朴智旻一回頭發現田柾國已經換上一身輕便的居家服飾,距離他相當靠近,始得他忍不住向後退了一步稍稍拉開些距離。


「但你這麼想了。」田柾國再一次逼近朴智旻,支手環過他的腰,一手揪住他的手腕,不費吹灰之力便把人往懷裡帶,輕聲地在朴智旻耳畔說道:「要親自驗證一下嗎?」


「不、不用了!」朴智旻慌慌張張地拒絕,不習慣和田柾國總是過度親暱的舉止。


田柾國鬆開了放在朴智旻腰上的手,卻沒有放開握住手腕的手,拉著他朝屋內的臥室走去,朴智旻驚覺自己要被帶入臥室,立刻止住腳步,驚慌地詢問:「你要做什麼?」


「現在才有危機意識,不覺得太遲了嗎?智旻哥。」


是啊,為什麼他怎麼現在才有危機意識!


朴智旻在心中譴責自己的遲鈍,神色慌亂地想要將手掙脫,田柾國看著他胡亂扭動手腕的樣子,一個鬆手,頓時失去一端拉扯力量的朴智旻,險些撞到身後的門框,然而幫他免於疼痛的人,卻是快一步護住他的田柾國。


「我沒有要對你做什麼,別過度反應,你的手都紅了,不痛嗎?」田柾國的語氣意外地溫柔,原本還很緊張的朴智旻頓時間鬆了口氣。


看著朴智旻恢復平靜,田柾國這才和他保持適當距離,指著臥室內的另一扇門說:「換洗衣物已經放在浴室裡了,洗完澡早點休息,明天一早會有人送你回去。」話一交代完,田柾國便從他身旁離去。


朴智旻感到一陣虛脫,靠在牆上才能勉強撐住身體,他無法釐清田總裁的思維。或許是他命令人習慣了,從不為自己的行為解釋,加上先前種種遭遇,讓朴智旻對他留下不友善的印象,才會讓他有過多不好的聯想。


田總裁分明知道他的住所在哪裡卻不送他回家,反而把他帶回私人住宅,這難道不是另一種暗示性的邀請嗎?


盥洗過後的朴智旻,躺在舒適的大床上卻絲毫沒有睡意,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該不該睡,萬一田柾國只是假裝釋出善意,在他睡著後突然獸性大發,節操已經在不明不白的情況下失去過,可不能又重蹈覆轍。


輾轉悱惻的朴智旻別說睡眠,就連閉目養神他都做不到,索性起身,悄悄把房門拉了個細縫確認門外狀況,礙於視界狹窄看不出個所以然來,朴智旻躡手躡腳地踏出房間,燈火通明得客廳卻不見田柾國的人影,朴智旻順勢晃進廚房裡也不見屋主。


朴智旻無意中當起了探險家,雖然知道隨意窺探別人的居家環境是相當失禮的行為,但在好奇心的驅使下他無法停下想冒險的心,不自覺想像屋內是不是也會和戲劇裡一樣,有神祕的機關可以通往暗房。


天馬行空想像田柾國在暗房裡收藏了許多古怪的收藏品,例如各種動物標本,還是千奇百怪的刀械武器,想到這裡朴智旻一陣毛骨悚然湧上心頭,恐怖電影的壞人平時看起來跟他人無異,私底下卻是瘋狂的變態殺人魔,朴智旻的想像力讓他不斷頭皮發麻,猶豫起該不該繼續探險。


假如真是如此,他現在計畫逃生路線還來得及嗎?


拐了個彎,朴智旻偷偷躲在角落,瞧看開放式的空間擺放了許多書櫃,看起來像是各種檔案夾,原木長桌上頭擺滿密密麻麻資料看不清桌面。


眼見深夜時刻田柾國仍忙碌於視訊會議,和世界各地的代表嚴肅地開會商討事情,霎時朴智旻才意到他做出的行為有多麼糟糕,不但扭曲別人釋出的善意,他非但沒有感激甚至想像對方是瘋狂殺人魔,甚至做出窺視這種不禮貌的行為來回敬對方,簡直糟糕透頂。


在田柾國尚未發現他之前,朴智旻輕手輕腳想循著原路回到房間,冷不防有隻手從他身後捉住了他,嚇得朴智旻立刻雙手合十求饒:「我不是故意要打擾你的,只是認床睡不著,所以出來晃晃……對不起……我不知道你在開會……」


「認床?智旻哥連在咖啡廳的桌上都能睡得很香呢。」田柾國順勢將朴智旻逼退至角落。


「那不一樣啊……」朴智旻委屈地鼓起小臉,卻又一時語塞想不出好理由來替自己辯解。


「哪裡不一樣?」田柾國忍不住捏了朴智旻柔韌的臉頰肉。


「呃……反正不一樣!但是我可以保證我沒有聽到任何會議內容,你可以不用擔心我會洩漏……出去……」朴智旻話才解釋到一半,田柾國已經將他緊緊環住,甚至把臉埋至他的肩窩,動作格外輕柔。


突然寂靜下來的氣氛,朴智旻只能任憑田柾國抱著他,此刻田柾國像個大孩子般向他撒嬌,即便他不解田柾國的行為,仍沒有推開甚至半點抗拒。


打從他們在混亂中相遇後,接二連三令人不知所云的際遇,都充滿了困惑。


「答應我,不會再喝酒惹事。」田柾國沒頭沒腦的對他施加約束。


「我為什麼要答應你呀……」


「因為你現在在我手裡。」


一句話提醒朴智旻的處境,他在什麼地方甚至是在什麼人的懷裡,朴智旻只能無奈又無助地接受約束:「好,我答應你。」朴智旻一和田柾國達成約定,田柾國立刻鬆開了手,重新回到他的工作崗位上,朴智旻則是回到房間。


走回房間的一路上,朴智旻不斷想著為什麼田柾國既然有重要的會議,還要帶他這名算是有幾面之緣的陌生人回家,就不怕他偷了什麼重要的文件,或是偷偷錄音他的談話內容嗎?對他就這麼放心?


夾帶難以靠自己得到答案的疑惑,重回大床而完全鬆懈下來的朴智旻,終究不敵又睏又累的生理需求而沉沉睡去,和平落幕的一夜。


隔日朴智旻醒來時,田柾國已經離開私宅,只剩他的手下依照田總裁的指示,替朴智旻備妥新的衣物,讓他免於和昨日穿著同一套衣物去上班的窘境。


除了曾經上過床的既定事實,朴智旻不認為他和田柾國之間的關係,有要好到田柾國需要這樣替他設想的地步。田柾國總是突然出現對他示好,再銷聲匿跡,然後這次又要消失多久?


朴智旻不清楚為什麼要在意下一次和田柾國的見面時間,唯一可以清楚的事情是他似乎完全被田柾國掌控著,不論是他的上下班時間還是休假期間他去了哪裡,田柾國出現的時間點全巧合的不可思議。


綜合幾次相見的情況,朴智旻想破腦袋仍想不出其中的共通點。


但是如果田柾國純粹是想在他無趣的有錢人生得到點樂趣,朴智旻心想自己已然成為任由田總裁把玩的玩具,單憑這麼想原本說不通的事情也能一下子強行說通。


-to be continued-


嗨,這裡是楓楓,首先感謝你看到這裡。
先來做個小小的預告,有興趣的人歡迎給楓楓一個回應!
此篇將做為國旻實體書的主體內容,目前主體內容已寫完畢,番外仍在企劃中,目前預計是2-3篇。
是一本為肉誕生的本本,會努力給好給滿!!
接下來也會陸續放出內容,除了主體內容會全數公開外,番外是不會公開的。
最後會做個完整的公告及印量調查,希望大家會喜歡~


评论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