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楓

世界級雜食,目前主力BTS同人。
主:國旻、霜花、錫米

© 楓楓
Powered by LOFTER

【國旻】Hold a wolf by the ears 02

€OOC
€架空
€長篇

/

飯店電梯裡的兩人僵持不下,朴智旻此時此刻只能感嘆自己太倒楣,先是今日工作量爆增本以為下了班可以好好休息,卻因為一時心軟被朋友拉來該死的宴會,疲憊赴宴不說,竟然讓田總裁當場逮個正著,還被帶入了一個他沒辦法輕鬆逃離的虎穴。


朴智旻試圖扭轉自己的手,好讓跟田總裁這尷尬的姿勢能稍微調整些,但事與願違,朴智旻越想反抗田柾國越不放過他。


「看來智旻哥的記性不太好。」田柾國不需費力,僅僅是將全身重心轉移至雙手上,被困於田柾國胸膛和鏡面之間的朴智旻也難以掙脫。


朴智旻覺得田柾國簡直是莫名其妙,沒由來地對他發火,遭受如此不合理的對待令朴智旻倍感委屈,憋屈發慌的心情,卻在那張冷臉下無處宣洩。


或許以往田柾國的感覺一貫是咄咄逼人的模樣,好比先前的態度若似春天來說,即便讓人捉摸不定但尚有一絲煦煦暖意,還不至於像今日一樣寒冷,可現在的田柾國好似是冬天,還是下著大暴雪的無情嚴冬。


「該怎麼樣你才會長點記性呢?」田柾國的語氣平淡沒有起伏,但朴智旻認為這是暴風雨前的寧靜。


「我沒有喝酒。」對於七天前的記憶,沒由來地被喚醒,朴智旻把話說出口後,開始疑問自己為什麼要跟田柾國澄清。


「喔?原來哥還記得約定嗎?」田柾國的話剛說完,電梯已經到達三十六樓,當電梯門一打開,田柾國拽著朴智旻的後衣領將他拉出電梯,勒令他:「過來。」


朴智旻的雙手才剛重獲自由,卻換得身體被限制。


「呀!放開!快放開我!」朴智旻奮力拉扯田柾國的手,田柾國的步伐沒有停下,蠻橫地拖著朴智旻往前走。


這男人無緣無故發什麼鳥脾氣!


朴智旻被田柾國強行拉出電梯後,距離電梯門前不到五公尺便有一扇富麗的原木雕刻大門,朴智旻的拉扯絲毫起不了作用,田柾國依然不為所動,連拖帶拉將他帶至門前,接著田柾國冷漠地將手掌觸及一旁的電子版面上,一道綠色光芒閃過後大門隨之開啟。


待大門一開,田柾國立即扛起朴智旻放置肩上。


說來慚愧,朴智旻明明年紀大上田柾國兩歲,兩人在體型上卻有極大的差異,修長挺拔的田柾國要一肩扛起比一般男人還要瘦小的朴智旻簡直是易如反掌。朴智旻的力氣雖然不小,但田柾國的力氣是更勝一籌,朴智旻試圖扳開田柾國的手全是徒勞無功。


田總裁每日忙的不可開交,怎麼還有時間可以鍛鍊身體!


「放我下來!」不論朴智旻如何對田柾國拳打腳踢,鐵漢子不動如山。


田柾國扛著他走入辦公室內,繞過辦公桌和沙發椅,邁開長腿筆直地走往最內側的房間,朴智旻只能眼睜睜看著田柾國關門上鎖動作一氣呵成。下一秒他便被丟到床上,還有不給他任何喘息機會的田柾國欺壓而上。


朴智旻的雙手抵在田柾國的雙肩上,阻止他繼續下壓,「小看人也該有個限度吧,田柾國。」沉著冷靜地說著,一反方才激動的模樣。


既然花再多力氣也敵不過田柾國,朴智旻也懶得繼續反抗,但這不是放棄掙扎而是得保留體力以備不時之需。


田柾國右手制住朴智旻的下顎,仔細瞧看朴智旻意外冷靜的模樣,淺笑道出:「我從來沒有小看你,真正小看人的可是智旻哥。」


身體被壓制在田柾國身下,頭也無法避開,朴智旻動彈不得,依照現下的情勢看來,他認為自己有百分之八十的機率節操不保,剩下得百分之二十的機會若想保住節操只能智取。


朴智旻的腦袋死命運轉著,想著該如何給自己找條後路,突然靈光一閃。


「你可是大名鼎鼎的田柾國、田總裁,誰敢小瞧你呢?再說,這三個月來如此戲弄我很有趣嗎?或許先前是我喝醉酒挑釁在先,意識清楚的田總裁更應該甩開我這種來路不明的醉漢,既然你也已經吃乾抹淨,也該玩夠了吧?」朴智旻心中的不滿一下子爆裂開來,他為了那一晚荒唐的錯誤,成日提心吊膽,雖然他只是個市井小民沒錯,工作上或許比不上大老闆的繁忙,但他也是為了生活,腳踏實地勤奮工作著,所以憑什麼他得被人瞧不起?


在商界待久了,面對形形色色的大人物,那些不成文的潛規則他都知道,大老闆們怪異的脾氣和奇特的癖好已是屢見不鮮。朴智旻認為田柾國也是一樣的,只是想把他當作無趣人生中的一點小興致,需要時對他好,不需要時又隨手拋開。


因為他只是個無名小卒,不必為了他的人生負責,出了事情花點小錢即可消災,對田柾國偉大的人生仍舊無傷大雅。正因為他是個卑微的小人物,甚至得心懷感激將這一切視為上帝給的恩澤,多少人夢寐以求想成為田總裁的枕邊人,就算只是一個隨時可以被拋棄的充氣娃娃。


「我一點也不在乎你擁有多少財富,更沒有要攀附你得到什麼功成名就。還好我是個鐵錚錚的男兒身,不會因為你一時精蟲充腦犯下的失誤而被搞大肚子,更不會挺著肚子去開記者會跟你要錢或是傷害你的名聲,所以到此為止吧,想玩的話去找別人,別再來找我了!」朴智旻滔滔不絕地自說自話,住在田柾國家的那一晚他想了很多,比起繼續和他牽扯不清,倒不如早點結束這段混亂的關係。


「說完了?」田柾國一字不漏將朴智旻的話全聽進耳裡,每聽一字、一句田柾國都有一股衝動想立刻操死朴智旻,但因為他是朴智旻,田柾國能發揮比對常人更多的寬容心,讓朴智旻好好地大吐苦水後再一一細數他的罪狀,好讓他虛心接受懲罰。


朴智旻企圖推了兩下,田柾國還是牢牢困住他,令他生無可戀的體格差異,「讓我走。」


「好。」田柾國二話不說答應,起身坐到床邊。


驟然重獲自由的朴智旻有股強烈的不祥預感,認為田柾國只是欲擒故縱,要趁他鬆懈下來時冷不防突擊他。


他連忙起身,準備離開前還不忘回頭看一眼田柾國,他從容地坐在一旁翹起二郎腿,絲毫沒有要發動攻擊的意思,本應該對此感到高興的朴智旻,竟然會為了田柾國答應得太爽快而令他有一種小小的失落感浮上心頭。


朴智旻開始分不清楚自己到底想要什麼,那種感覺是很莫名又難以言喻的。


當朴智旻緩緩走向房門,轉動先前田柾國上的鎖,他立刻發現這門不是一般的門,可以扭轉的鎖只是個幌子,這是加上特殊處理的電磁鎖,和外頭的大門一樣,必須要有主人的指紋才能出入。


太卑鄙了……裝什麼一副乾脆的樣子。朴智旻只能在心裡咒罵,回過頭又是和藹可親的笑臉:「勞煩田總裁開個門。」


田總裁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滑起手機,聽見朴智旻的請求,慢條斯理的起身,眼神專注於手機屏幕上,朝著他靠近。


朴智旻滿心期盼田柾國能趕緊伸出手壓在儀器上,在田柾國的手即將碰觸版面時,朴智旻耳畔卻傳來了一陣相當糟糕的聲響,而聲音的主人正是此刻在房內的兩個人。


『智旻哥,對著鏡頭把話說清楚點。』

『唔……國兒跟我交往好不好?』

『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話嗎?』

『知……知道……想要國兒……嗚嗚……』


朴智旻的理智線徹底斷裂,轉過身就想回敬田柾國一拳,但田柾國妥妥地用大掌接下了這一拳,臉上的笑容更是高傲的讓朴智旻想痛扁他一頓。


「下流!」朴智旻怒視田柾國,想不到他本人比想像中還要更加惡劣,所有好感徹底被清除。


「所以我說哥的記性不好啊,在酒吧你說的話也不記得了吧?」田柾國捉緊朴智旻的拳,一步步將他逼向牆面,最後靠在朴智旻的耳邊輕聲呢喃:「要來點有趣的事情嗎?」田柾國模仿著朴智旻當時在酒吧勾引他的語氣。


朴智旻知道自己醉到無意識時會胡亂說話,甚至做出相當踰矩的舉動,但是沒有想過會糟糕到無藥可救的地步,震撼的不知道該如何做出反應。


「智旻哥還記得你的初夜是怎麼送出去的嗎?」田柾國沒有停止犀利的語言攻勢,反是乘勝追擊,他要讓朴智旻知道什麼是絕望,也要讓他知道能將他從絕望救出來的人,只有他一人。


聽見關鍵詞,朴智旻深埋在心底已久的秘密再次被血淋淋地翻開來,那是一段他完全不願想起的過往,也是導致他能不碰酒便不碰的理由。


朴智旻大三那年和一名後輩一同去了山上露營,因為彼此都是成年人,於是在晚上喝酒談心,因為聊天的氣氛太愉快了還有美景相伴,不自覺喝下一杯又一杯的酒,和後輩相識以來一直都是相當愉快,甚至起了一點異樣之心,酒醉後卻一發不可收拾。


隔日朴智旻清醒後才發現已經闖下大禍,竟然趁著雙方酒醉做出了不可挽回的事,對後輩所萌生愧疚之情,極度羞於見人的情況下,他選擇逃避後輩,拒聽電話、躲避任何一個對方可能會存在的空間,最後這秘密隨著聽聞對方轉學至國外跟著一併石沉心海。


在社團所認識的後輩說他有難言之隱,所以遲遲不肯告訴他真實姓名,總是讓他以海鷗這個蠢暱稱來稱呼後輩,由於時間久遠和不願回憶起,朴智旻甚至忘了後備的容貌。


「小看人也該有個限度?真正不斷小看我的人,不是智旻哥嗎?在露營跟我告白後,奪走我的童貞,然後又無情的躲避我。想不到時隔多年,許久不見的你,依舊改不了壞習慣,甚至犯了相同的錯,又是勾引我又是向我告白,現在又要用你個人的想法來貶低我對你的真心,到底是誰小看誰?」田柾國的語調沒有一絲激昂,平淡地陳述朴智旻對他犯下的所有罪刑。


朴智旻飛快的在腦海翻閱記憶,竭盡全力尋找能把後輩跟田柾國貫連在一起的關連性,待在帳篷喝酒那時候,後輩似乎終於對他說過真實姓名,可他就算想破腦袋也難以記起。


仔細多瞧田柾國幾眼,再加上田柾國對他的過往瞭若指掌的程度,記憶裡後輩的模樣,隨著模糊的青澀臉龐逐漸清晰,開始和田柾國成熟的五官對上。


朴智旻的眼眶泛起淚光,當記憶和淚珠相容,在眼角漸漸變大,最終淚珠再也承受不記憶的重量,瘋狂地向下墜落。


那段曾是朴智旻奮力想要遺忘的疼痛,伴隨愧疚、難過的心情翻絞而上,再一次回到腦海裡,和他的心緊緊絞在一起。


田柾國看著朴智旻劇烈的反應,他知道自己成功了,成功喚回他們記憶裡充滿歡樂和傷痛的日子。


他必須將覆蓋於傷口的紗布撕開,終年包覆紗布的傷口沒有癒合過,雖然抵禦了繼續讓傷口發炎的外在因素,卻潰爛在身體裡無法痊癒。


或許殘忍,但他有必須這麼做的理由。


「到底是誰看不起誰呢?智旻哥。」田柾國握緊了掌中已經沒有力氣抵抗的拳頭,再一次提醒著朴智旻曾經犯下的過錯。


朴智旻顫抖著左手揪住了田柾國的衣襬,垂下頭不願多看田柾國那張令他愧疚又難受的臉,反覆泣訴著:「對不起……對不起……」


泣不成聲的朴智旻,倚靠在牆上,霎時間有太多的事情衝擊著他的腦海,停止運轉的腦袋,讓他摀著嘴不敢置信這一切。


朴智旻的情緒開始異常地緊繃,讓他不自覺加快又加深呼吸,甚至出現了過度換氣的症狀,臉色唰地慘白下來,渾身不停顫抖。


田柾國眼看著朴智旻痛苦的即將失去控制,他握住朴智旻的雙手,凝視朴智旻的雙眼,定定地告訴他:「慢點,吐氣慢一點,吐完之後再吸氣,對……好……慢慢的吐氣。」


朴智旻依照田柾國的指示調整自己的呼吸,直到朴智旻的呼吸趨近於平穩,虛脫感襲擊四肢,朴智旻向前癱倒在田柾國的懷裡。


朴智旻想不到他們會是以這樣的方式,在這種情況下重逢。


「知道自己錯了嗎?」田柾國輕柔地抱起朴智旻,帶往床鋪。


「嗯……我錯了……」朴智旻雖然恢復正常呼吸,可他的淚水卻像是壞掉的水龍頭,就算他想鎖住淚水,也無法阻止淚水持續墜下。


把朴智旻放倒於床榻上,田柾國替他擦拭著淚水,當著朴智旻的面前把影片刪除,「錄影是怕智旻哥又反悔,我已經刪掉了,待會備份也會刪除。」


雖然大學時期,田柾國已經知道朴智旻很愛哭,還是會因為準備考試而壓力過大,痛哭導致過度呼吸症的程度,田柾國從一開始的驚慌失措到可以應對自如,想不到多年以後,現在他還能如此得心應手。


朴智旻的腦袋一片空白,不知道該對田柾國說些什麼,那張早已被他遺忘的臉如今又回到他面前。


若要說這是巧合太過牽強,要說是命運又過於誇大,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朴智旻已經沒有多餘的力氣可以去思考。


「都多大的人了,哥還是一樣愛哭。」田柾國坐在床沿,手仍不停替朴智旻拭去淚水。


朴智旻只能呆呆地望看田柾國和顏悅色的臉,剛才還抓著他,對他嚴肅宣判罪刑的人,現在又溫柔地待在他的身邊替他擦眼淚,令人費解。


第一次喝醉酒,朴智旻把自己賤送給田柾國,第二次喝醉不但重蹈覆轍,甚至對如此荒唐無理的行為不知不覺,為什麼總是在喝醉後白白把自己送出去?


但朴智旻不知道應該慶幸這兩次酒醉後,都是把自己交給同一個人,又或者該傷心他那令人無語的酒品。


「禁止你喝酒,又跑來酒會想做什麼?勾引我這個黃金男子還不夠,還想勾引其他人嗎?」田柾國身為生意人難免斤斤計較,更不用提眼下差點叛逃的愛人,有著酒醒後就會出爾反爾的壞習慣。


「我沒有喝也不打算喝,是你纏住我,我本來想偷偷溜走的。」朴智旻替自己辯解,順道指控田柾國誣賴他。


「智旻哥說的話沒有可信度。」


明明田柾國近在眼前,是觸手可及的距離,朴智旻又覺得他好遙遠。


田柾國說他沒有可信度是情有可原,朴智旻亦不想替自己曾經犯下的過錯加以反駁,只能一再重申事實:「我沒有喝酒。」


當田柾國仍是一臉狐疑的神情看著他,朴智旻伸出雙手,望著離他有點遙遠的俊臉。田柾國不經任何思考,便自然地把臉放到朴智旻的雙手掌心上,讓小小的肉手捧著他的臉,這是他們在大學時期養成的習慣動作。


一股熟悉的感覺再一次襲擊朴智旻的心上,稍稍止住的淚水又開始作怪從眼眶脫逃,混亂的情緒讓他想解釋也說不清楚,話語全含在嘴裡,像是囫圇吞棗般,讓人聽不清朴智旻到底在說些什麼。


田柾國索性也不想繼續追問下去,將朴智旻的雙手壓制在枕邊,吻上令他惦記許久的豐唇,既然話都說不清楚,那就別說了。


當時對後輩的喜愛已經遠遠勝於兄弟之情,朴智旻一直以來小心翼翼藏好他的情感,想不到卻在一夜之間功虧一簣,不敢面對後輩對他真實的情感,打從他開始逃避後輩,所有事情每況愈下,亂成一團無法理出個頭緒來。


所以為什麼他會一直對田柾國有莫名的在意,是因為身體本能比他更早認出田柾國嗎?


朴智旻邊哭邊做愛已不是第一次,田柾國並沒有因此感到厭煩,相反的他還很喜歡這樣,看著朴智旻哭紅鼻子,可憐兮兮的模樣想要讓人好好疼愛一番,每一顆墜入他手裡的淚珠,夾帶著他們彼此過去緊密又疏離的過往。


田柾國的吻不疾不徐,緩慢地向朴智旻深討,濕潤的雙舌糾纏在一起,時而不小心混進了朴智旻的淚水,微鹹的滋味在舌尖滲透。


朴智旻的白色襯衫從腰間被撩起,小露半截性感的腹側,田柾國的大掌順勢滑進衣裡,一路向上探索胸前因興奮立起的乳粒。


田柾國的吻開始向下探索,沿著嘴角、下顎、喉結、鎖骨仔細又輕柔地親吻著。


隔著襯衫用舌尖調戲藏在衣後的乳首,一邊用指腹搓揉,一邊是被口液濕透的襯衫而顯現的點點粉嫩。


一點一滴擊退朴智旻胡鬧的淚珠,讓朴智旻能好好沉浸在情慾裡。


在關係確立前,和混亂的狀況下,已經兩度歡愛過的兩人,第三次格外上手。


-to be continued-


一如所見,下集會開車。
不好意思更新晚了,基本上是在修稿,沒想到越修越長,所以花了一點時間。
在這裡必須講一下,目前公開的部分都是我個人的初次修稿,跟實體書的最終修正版本的會略有不同。
基本上主體會是一樣的,細節上會再修得更仔細一點。
想讓大家在閱讀實體上還是能感受到不一樣的感覺,而不是在網路上看看就好。
那麼我們下集見(笑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