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楓

世界級雜食,目前主力BTS同人。
主:國旻、霜花、錫米

© 楓楓
Powered by LOFTER

【霜花/泰錫】以上,未滿


€OOC

€現背

€BGM請搭配R&V-四時



曖昧是戀愛中最美的時刻,感情若隱若現好似霧裡探花,窺探花的美好,同時又不會被螫傷。


但這些話在金泰亨遇見真愛以前全是狗屁般的理論。


為什麼遇見喜歡的人要躲躲藏藏,喜不喜歡一句話決定生死,要就一個痛快,不要也是一個痛快。


把愛藏在心裡不表達出來,對方怎麼會知道你喜歡他?


然後金泰亨遇見了生命中的真愛──鄭號錫。


他沒有想過,原來愛可以這麼卑微,光是對方一個眼神就能決定一整天的心情。


終於懂得為什麼會說曖昧是最美好的,沒有把感情點破之前,還能保有美好的幻想。當美夢像氣泡一一被戳破,好的發展是能昇華進一步的感情出來,不好的發展可能會落得連朋友也當不成的下場。


金泰亨喜歡鄭號錫是人盡皆知的事情,因為他表現的太明顯了,想不被人察覺也很困難,就連成日埋首工作不太在意周遭事物的閔玧其都能察覺,就能知道金泰亨表現的有多明顯。


鄭號錫也不是第一次拒絕金泰亨的表白,但金泰亨卻一直有越挫越勇的感覺。


當然被鄭號錫拒絕的當下也的確令金泰亨相當受挫,可當他三更半夜找朴智旻一起出門散步談心,那些原本很受傷的事情就像是過水無痕似地消失得無影無蹤,隔日他又是能繼續圍著哥哥團團繞的金泰亨。


起初鄭號錫總覺得弟弟只是拿他好玩,才成日對他嚷嚷『哥,我好喜歡你』,所以一開始他總是能狠下心來果斷拒絕金泰亨,可當他發現金泰亨所謂的喜歡是真的喜歡後,鄭號錫只能拐著彎婉拒弟弟的心思。


第一他們同在一個團隊,第二他們同在一個團隊,第三他們不能破壞團隊。


金泰亨感受到了,鄭號錫沒有直接拒絕他的愛意的用心,他不怪哥哥,相反正因為哥哥這該死的貼心,他才會無法自拔地愛著哥哥。


所以他撇開過去愛就要告白,大膽示愛的想法,甘願和鄭號錫維持著一種曖昧不明的情愫裡,因為這樣他還是能坦蕩蕩向哥哥說出喜歡,做些有點踰矩的事情,卻又不至於被哥哥完全拒絕甚至是破壞情感。


覺得委屈?大概有吧,金泰亨心想。


但是他真的好喜歡鄭號錫,喜歡他認真努力的一面,喜歡他為了團隊可以委屈自己,喜歡哥哥的傻;同時又討厭他努力的一面,討厭他為了團隊委屈自己,討厭哥哥的傻。


喜歡和討厭矛盾夾雜的情緒,酸甜苦澀是戀愛中的迷人之處。


練習室裡所有人因為頻繁的練習全累癱在地上大口喘氣,唯獨鄭號錫仍屹立不搖,站在落地鏡前,一而再再而三的反覆確認舞步,然後金泰亨就這麼看著他的英姿看得出神了。


「泰亨……泰亨啊……金泰亨!」朴智旻連續叫了好幾聲,金泰亨都沒有回過神來,最後他只能破壞寧靜吼了金泰亨。


「啊?」金泰亨一個回魂,發現鄭號錫正透過鏡面看著他,他卻下意識迴避了,迅速看向召喚他的朴智旻。


「你臉色有點差,哪裡不舒服嗎?」朴智旻把毛巾和運動飲料遞到金泰亨的手中。


金泰亨接下飲料和毛巾,神經大條回應:「好像有點昏昏的吧?」金泰亨沒有太在意身體,可能是因為最近要忙回歸,練習量大到他偶爾會覺得好像快缺氧的感覺。


朴智旻直覺金泰亨的狀態不太對,伸手放在金泰亨的額頭,才發現他額頭燙得不像話,原先四散在周圍癱軟的哥哥弟弟立刻起身關心他的狀況,他看著金碩珍慌忙的跑去找經紀人,田柾國從金泰亨的包包翻找出口罩要他帶上,接著又在眾人手忙腳亂之下被經紀人帶去看醫生。


然後金泰亨被強制送回宿舍休息,醫生說他是感冒了不需要過度恐慌,只是他有高燒的現象要注意補充水分跟降溫。


金泰亨吃了感冒藥和退燒藥後昏昏沉沉躺在床上,睡著時夢見鄭號錫跳舞時飄逸的棕髮,雖然他更愛哥哥的黑髮,但是那太好看了,就算分給阿米看,他也會忌妒。醒來時,偶爾是空無一物的純白天花板,偶爾是朴智旻擔心的臉孔,有時候又是金碩珍拿著體溫計替他測量體溫,或者是金南俊問他有沒有好一點。


不知道是不是感冒好像特別脆弱,他一直在等,等待醒來時,睜開眼能看見的人是鄭號錫。


想看看哥哥擔憂他的神情,一定很美,一定很迷人,一定讓他不想閉上眼休息,然後他就會生氣叫他趕快睡覺,不然他就不要理他。當然,還是有夢最美,他只能在夢裡跟鄭號錫和平相處。


哥,能不能別在我生病時避開我?好想被你抱一抱,好想跟智旻一樣對你肆意撒嬌得到你的寵愛。


金泰亨一直燒燒退退,精神呈現恍惚狀態,忽冷忽熱的感覺讓他無意識的踢被子又拉攏被子,翻來覆去完全睡不好。


然後他想起了小時候生病時,已經辭世的奶奶總是徹夜守在他的身邊,因為他一熱就會踢開被子,所以奶奶會幫他蓋好,擔心冰枕會太冷,總會沾濕毛巾細心地擦拭他的身體,好讓他能免於高溫之苦,身體一冷就會把自己裹成像壽司一樣嚴實,然後奶奶會握住他的手在他耳邊低訴『奶奶在這給你溫暖』。


金泰亨在恍惚之間,嗚咽喊著奶奶,眼淚不停的流,身體好難受,心裡也好難受。


黑暗中有雙溫柔的手握住了他,摸著他發燙的臉頰替他拭去淚水,拿起濕毛巾像奶奶一樣反覆擦著他的額、他的臉、他的頸和雙手。他一冷,除了有溫暖的被子立刻替他蓋上,還有暖洋洋的懷抱會摟著他。


大概是奶奶從天上派下來的天使吧,即使身體因為生病而受折磨,也希望讓他在夢裡能舒服一點,可是他更想奶奶出現在他的面前,然後對他說『泰亨啊,不要怕,奶奶在這裡。』


突然抽離的雙手,讓金泰亨害怕的拉住了天使,希望天使不要在這時候離他而去。


「待著,哪裡都別去……」任性的話語脫口而出,他不是在拜託,而是命令天使。


「我在這,哪裡都不去。」天使接受了他狂妄的任性,雙手再一次回到他的身上。


既然是奶奶派來的天使,他有好多話想要告訴奶奶,等天使回到天上找到奶奶,就能把話帶給奶奶了吧?像是來不及拿給她欣賞的Billboard獎盃,在國內外每一場完售的演唱會阿米有多麼用心,還有他很抱歉除了深愛奶奶之外,他的人生還多了另一個他深愛的人。


不論天使是否有在意他訴說的話語,他仍堅持說鄭號錫有多麼的優秀,是個像上天誤入人間的美麗仙子,還有他有多麼喜歡鄭號錫。


「奶奶,我真的好愛號錫哥喔,因為我很愛他,所以你會原諒我吧?」


「嗯。」


「因為很害怕會失去他,所以最近連喜歡也不敢說,就怕號錫哥真的拒絕我,拒絕上癮了。」


「嗯。」


「我真的很愛他。」金泰亨反覆重申,就怕天使沒有把話帶給奶奶。


「我知道,快睡覺吧。」天使又拿了濕毛巾替他擦拭身體,力道輕柔又仔細,然後金泰亨的高溫終於降下,不再受盡折磨而沉沉睡去。


隔日金泰亨醒來,金南俊已經出門,但是哥哥在他的床頭上留下了補給品和一張便利貼,說是他偷偷給閔玧其拿來借花獻佛的,金泰亨突然笑了出來,哥哥們真可愛。


撕下額頭上的退熱貼,金泰亨仍覺得四肢有些無力發軟,掀開被子慢條斯理的拿著感冒藥走往廚房,一開門就看到朴智旻雙手端著托盤上頭有剛煮好的粥和水往他走來。


「好點了嗎?珍哥特地為了你煮粥,還叫我們不能偷吃。」朴智旻鼓起臉,想到方才跟哥哥討取食物失敗,怨氣全顯在他的臉上。


金泰亨又回到房間內,看著好友失落的樣子,他忍不住笑了出來,然後把湯匙先給朴智旻說:「我准許你吃個兩口。」


「呀!才兩口,真小氣。」朴智旻又把湯匙還給金泰亨,要他坐好趕緊吃粥、吃藥然後回到床上去休息。


昨晚的天使,應該是朴智旻吧,金泰亨是這麼認為的。


「謝謝。」金泰亨滿懷感激的向朴智旻道謝,只差沒有給好友行上大禮。


「謝什麼,你果然是腦子燒壞了。」朴智旻不習慣金泰亨如此慎重的向他道謝,這會讓他肉麻的想要十指蜷曲。


「智旻吶,今天陪我散步好嗎?」金泰亨吞了一口粥後,用滿足的臉詢問朴智旻。


「你還在生病呢,只是退燒而已。」


「整天睡覺好悶,我想出去走走,拜託──求求你──」濫用病人楚楚可憐的模樣,抓住朴智旻的手苦苦哀求,像是被關在家許久的大型犬,巴不得主人立刻帶他出門散步。


朴智旻受不了金泰亨的懇求,勉為其難地答應了,但前提是他必須沒有發燒,要不然凌晨四時氣溫稍涼很容易又著涼。


金泰亨今日也被強制在家休息,更被經紀人限制出境,偶爾在床上躺到無聊會坐在電腦前打打電動,但是因為感冒藥讓他精神不濟導致手感不佳,讓他早早退場又回到被窩裡休息。


不知怎麼地,金泰亨拿起手機看著他和鄭號錫的對話視窗,雖然他最盼望的人昨天並沒有出現,倒是傳了幾句訊息給他,金泰亨又想哭了,明明只有他一人獨自在家,但是他卻又怕哭聲會讓人聽見,只好把臉埋進被子裡大哭。


『別偷玩電動,好好休息,沒精神的泰亨不像泰亨啊。』


哥哥彆扭的字句,擺明不想在他最脆弱的時候闖入,卻又無聲無息地用文字偷走他的心。


金泰亨真的好想開口對哥哥大喊,『最喜歡你了,鄭號錫!』,但是他辦不到,就怕哥哥又拿不是理由的理由來拒絕他,他沒有自信能再承受一次告白失敗。


鄭號錫並不是真的不喜歡他,金泰亨很清楚,而是現下的狀況讓鄭號錫不敢喜歡他。


七個人好不容易熬過最艱難的時刻,一切都正在往好的方向起步,甚至有越來越好的感覺,明明每天忙到沒有時間可以休息,又哪來的時間可以談戀愛,遑論他們還是公眾人物。


戀情一但被攤開,好的壞的會一下子迎面而來,他們還沒有強大到可以扛下一切後果的境地,所以哥哥退卻了,害怕接受他的愛也害怕拒絕他的愛。


所以維持著不上不下的曖昧關係,變成他們之間唯一的解套方式。


凌晨三點四十七分。


朴智旻向來動作緩慢,加上他才剛從練習室回到宿舍沒有多久,八成又要蘑菇個二三十分鐘才會出現。


金泰亨拉攏外套倚靠在公園裡長椅上,仰望著月光泛起光暈,還有因城市光害而顯得稀稀落落的星辰,他很習慣等待了,不論是等待好友的出現還是等待鄭號錫的答案。


忽地一雙冰冷的手蒙上他的雙眼,雖然來人沒有出聲,金泰亨仍認出了那雙手的主人,他日日盯著那雙美麗的手猛瞧,或許像個變態一樣,但他只是單純欣賞那雙手。


「號錫哥的手好冷。」金泰亨不敢握,他怕一握了就不想放。


「啊……這樣都能認出來……」鄭號錫難掩失望的口氣,走到長椅空下的位置坐下。


「怎麼是號錫哥來?」金泰亨盡力讓自己看起來像是很冷靜的樣子,就怕自己一個情緒激動會破壞這難得的獨處時刻。


「智旻說他今天太累了,我剛好也想出來走走,就代替他來了,不歡迎我嗎?」鄭號錫說得雲淡風清,好像沒有很刻意,實際上聽起來又有點刻意。


「哥明知道我不可能會不歡迎你的。」金泰亨低聲抱怨了一句,然後連忙起身要開始今天的散步行程。


鄭號錫聽見了卻當作沒聽到,望向走在前頭伸懶腰的金泰亨,他有很多話想說,卻不知道該以哪一句做為開頭。


金泰亨也是,同樣有很多話想說,但不知道該說哪一句才能讓鄭號錫不感到負擔。


還是他們就彼此含著沉默走完公園吧,然後當做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同往常一樣。


空氣中瀰漫著尷尬,兩個人懷著兩個心思,明明都是打算出來散心的,反倒是越來越悶。


金泰亨心裡悶得發慌,總覺得這樣繼續下去會更糟糕,雖然平常隊裡都是由鄭號錫來帶動氣氛,但是他很清楚那不是鄭號錫的本性,他喜愛的哥哥很安靜,台上台下判若兩人的個性,偶爾會讓金泰亨感覺哥哥是不是快精神分裂。


「號錫哥。」


「泰亨啊。」兩人在同一時間異口同聲喊著對方。


「你先說。」再一次頻率對上。


一前一後的兩個人就這麼愣在原地,互相凝視了三秒鐘後,又一起笑了出來。


曾幾何時他們的默契已然這麼好了?


苦澀湧上心頭,金泰亨仍是那張傻氣的笑容,掩蓋內心的苦楚,「哥先說吧。」


「走完這一圈要多久呢?」鄭號錫問。


「大概三十分鐘吧,通常都跟智旻邊走路邊聊天,時間過了多久也不清楚。」金泰亨放在外套口袋裡的雙手直冒汗,他很緊張,總覺得有什麼不太好的預感。


一陣涼風吹來,鄭號錫走向前把弟弟沒有拉好的拉鍊拉得更高,然後帶著他並肩而行。


鄭號錫只是一個關懷金泰亨的舉動,就足以讓金泰亨落下眼淚,還好他憋住了,走在哥哥的身旁一起往前邁進。


他們又回歸於沉默,可這回的沉默沒有尷尬,純粹的相伴而行。


走一走,金泰亨停下腳步看看樹頂上互相依偎的鳥兒,他羨慕鳥兒可以不顧外人眼光互相依靠,然後鄭號錫也停下來等他看完,他知道弟弟在羨慕樹頂上小鳥。


有捨必有得;有得必有捨。


接著金泰亨依依不捨地又往前邁進,鄭號錫依舊跟在身旁,他們享受著這片刻的寧靜時分。


在金泰亨以為他們能和平的走完公園一圈時,鄭號錫突然定下腳步深深地凝視他,暴風雨前的寧靜襲來,籠罩的低氣壓讓金泰亨快喘不過氣。


「泰亨啊……對不起……」鄭號錫艱難地開口,他不知道自己喝下多少勇氣才敢向金泰亨開口。


這個起首式太不妙了,金泰亨退了幾步,他明明什麼話都沒有說,卻非常畏懼鄭號錫即將脫口出的話語。


「走完這圈公園後……」


不等鄭號錫把話說完,金泰亨摀起雙耳拒絕聆聽,對著鄭號錫瞎吼:「不要說!什麼話都不要說!」


「聽我說泰亨。」鄭號錫不確定自己能擁有勇氣多久,趁他後悔之前,他得跟金泰亨還有猶豫不決的自己做個了斷。


所以鄭號錫逼上前,拉扯金泰亨的雙手,強迫他得把話聽完。


「不要!真的什麼話都別說,我知道哥想說什麼,拜託別說出來。」金泰亨再也承受不住恐懼和悲痛,他的心臟已經痛到快停止了,只能哭著求哥哥放過他。


「冷靜點,聽我把話說完。」即便金泰亨再怎麼想從鄭號錫的手裡脫逃,鄭號錫鐵了心緊緊捉住金泰亨的雙手,不讓自己逃避也不讓金泰亨逃跑。


夠久了,他們維持這種不上不下的關係。


「現在還不是時候,哥……我求求你……就當我自私吧……或許現在我只是一時之間放不下,等到時間到了我自然會自己放下的……」金泰亨哭得很無助,像是在人群裡迷失方向的孩子,他誰都不要,只要鄭號錫。


「為什麼要對我做到這種地步呢?」鄭號錫不解金泰亨的腦袋,因為他的心思過於細膩,或許天生少根筋,可他的心思細膩到有時候讓人難以理解。


「因為我他媽的喜歡鄭號錫,喜歡的快要死掉了。」不顧對方是不是深愛的鄭號錫,還是年長的哥哥,丟下輩分和敬語,只想訴說心底快要爆炸的心情。


「我知道。」


「不,哥什麼都不知道!」


「我知道。」


「因為怕你真的拒絕我,我已經不對你說喜歡了,這樣還不夠嗎!」金泰亨猛然一個抽手,順利甩開哥哥的雙手,因為沒自信所以生氣了,要說他惱羞成怒也可以,但他是真的生氣。


不顧金泰亨有多麼生氣,鄭號錫也想徹底自私一回。


「對不起,我不是天使,所以無法將你想說的話轉達給奶奶。」


一句話震住了狂爆中的金泰亨,鄭號錫趁著他緩下情緒,再一次朝著金泰亨走近,然後撲到弟弟的懷裡,摟住這個他想擁有又害怕擁有的懷抱。


不是朴智旻照顧了他整晚,而是鄭號錫守在他的身邊,聽他說話、替他蓋被子、擦拭身體。


「泰亨啊,走完這圈公園,我們就別當朋友了,因為我也喜歡你啊……互相喜歡的人怎麼可以成為朋友。」話才剛說完,鄭號錫像是把長期累積下來的壓力一次拋下,暢快地在金泰亨的懷裡哭泣。


金泰亨才知道原來不是只有心痛會有快要死掉的感覺,就連幸福都有可能會讓他感覺到自己離死亡更近一步。


那天他們以朋友的身分走完一圈公園,後來又接著走完第二圈、第三圈,以戀人的身分。



朴智旻半夜起床發現室友不在,還以為鄭號錫仍躲在練習室沒有回家,踏出房間想看看金泰亨的狀況,才發現金南俊站在自己的房門外猶豫該不該進門。


高燒中的金泰亨變得歇斯底里,又哭又鬧,金南俊腦子聰明但是照顧人卻又笨手笨腳,好在鄭號錫來幫忙他照顧金泰亨,但是他們氣氛正好反而讓金南俊又苦惱著要不要進去房內睡覺。


朴智旻只好向金南俊招招手,讓他先去睡在鄭號錫的床,他看見鄭號錫摟著金泰亨聽他說著旁人都想逃跑的愛語,僵持許久的情感,總該適時候加溫一下。


所以當金泰亨找他一起去散步時,他去遊說了鄭號錫。


他告訴鄭號錫,金泰亨雖然是一個開朗的人,可以把傷痛放在笑容下,同時他也是個心思細膩的人,或許偶爾會魯莽做出讓人難以理解的事情,但是不代表他能一直承受難過。


他願意花時間等待一個他值得等待的人,時間卻不是一輩子。


鄭號錫害怕的事情也是金泰亨害怕的事情,同樣都對自己沒有自信,同樣沒有把握能把感情處理的很好,但是如果因為這樣就把感情擱置而裹足不前,難道一輩子就不談戀愛了嗎?


可以有最壞的打算,但是別在還沒有做出嘗試之前就先放棄了啊,這不是防彈的精神。


朴智旻推了鄭號錫一把,不單單是為了他的摯友,也是為了他的好夥伴,他的好哥哥。


直到鄭號錫被朴智旻推出家門外,他帶著躊躇的心思赴約,看著金泰亨望著月光的背影,他有股衝動想要直接衝向前抱住他,可是理智讓他選擇蒙住金泰亨的眼。


當金泰亨光從手就能辨別出是他之後,鄭號錫過去所有的煩惱都隨風消散,為什麼他得放棄一個如此深愛他的人?何況他是如此優秀又體貼的金泰亨。


未來的事情交由未來來煩惱,比起一個人苦惱,兩個人牽起手會更有勇氣吧?



-FIN-



>>>>>>>>>>>>>>>

一直以來都是寫了交往後的泰錫

所以很想寫一篇泰錫在一起的過程

寫到奶奶那一段時 我自己也是哭到不行

相信泰亨一定會在最脆弱的時候想起奶奶

至於為什麼會選擇朴智旻當作推手

因為泰亨和號錫都說過,智旻是他們可以傾訴心聲的對象

他掌握了兩個人的心事可守口如瓶

所以小推手非他莫屬了!

希望大家會喜歡~


评论(9)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