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楓

世界級雜食,目前主力BTS同人。
主:國旻、霜花、錫米

© 楓楓
Powered by LOFTER

【國旻】Hold a wolf by the ears 04 (完)



€OOC  

€架空


朴智旻無力地撫上被咬傷的左肩,身上的疼痛無法和心裡的疼痛相較。


看著朴智旻觸摸傷口,腦袋清醒些的田柾國開始感到後悔,他不該逼迫朴智旻的,好不容易縮近的距離,一下子又親手被自己推個老遠。


額頭抵靠在朴智旻的後頸,田柾國不知道該如何面對被他弄傷的哥哥,雙手仍不願意放開朴智旻,不爭氣的落下淚來:「哥……對不起……我是真的太愛你了。」


朴智旻保持緘默,默默哭泣,不願給出任何反應。


該是生氣?還是難過呢?朴智旻不甚清楚。


彼此僵持了十多分鐘,田柾國起身離去前拉了被子將朴智旻包裹好,朴智旻把自己縮進被窩裡,田柾國站在床邊看著哥哥至少三十秒,朴智旻聽著田柾國的腳步聲逐漸遠離,再聽到水聲時朴智旻已經累得昏睡過去。


當田柾國稍微清洗後走回房內,朴智旻已然熟睡,前兩回也是總是在完事後就睡著了,都是他幫忙善後的,但是善後這個功勞卻經常被朴智旻忽略。


朴智旻熟睡像天使的模樣,田柾國的心底有難以言喻的苦楚,是因為信任他才會沉入夢鄉嗎?還是體力耗盡而沉睡。


動作極為輕柔地拉開纏在朴智旻身上的被子,讓哥哥穩穩躺入自己的懷裡,再抱起他走回已事先放好水的浴缸,一同沒入水裡。就怕朴智旻睡到渾然忘我,一不小心讓身子滑入水裡,田柾國一手攬著他,一手拿起毛巾替熟睡中的人擦拭身體。


溫度適中的水溫,還有人細心的替他擦拭身體,讓朴智旻舒服地睜開了眼,身後的男人讓他不解,方才還像隻猛獸粗魯的想把他吞噬殆盡,此刻又像溫馴的兔子把他呵護在手裡。


大概是他的眼淚又成了傷害猛獸的武器吧,田柾國似乎特別害怕他哭,曾經他因為考前壓力大到食不下嚥,最後又吐又哭還不慎引發過度呼吸,田柾國簡直快被他嚇壞了。


田柾國是個很有魅力的男人,總是令人著迷,朴智旻悉知。所以不知不覺中又和過去一樣,朴智旻的目光專注於田柾國的身上。


有些事情會隨著時間流逝而改變,有些事情儘管時間不停流逝也不會有所更改。


「哥醒了嗎?我吵醒你了?」田柾國停下手來,發現朴智旻正傻傻地盯著他看,這還是第一次朴智旻在他善後工作還沒結束前醒來。


「好痛……」


冷靜下來的田柾國一聽朴智旻喊痛,嚇的他立刻檢查朴智旻是哪裡痛,緊張問道:「哪裡痛?肩膀嗎?還是屁股?對不起我太用力了。」


朴智旻的手輕輕搭在田柾國的肩上,他沒有多餘的力氣可以拉住田柾國,只能有氣無力說著:「心好痛。」


田柾國錯愕地看著朴智旻發愣,一時之間他不知道該做出什麼反應,朴智旻把頭靠在田柾國的肩上,好讓他不用刻意拉提音量就能讓田柾國聽清楚:「突然要我接受那麼多的事情,我一下子很難回答愛不愛你這個問題,給我點時間緩衝啊……」


朴智旻的告白讓田柾國相當自責,沉默著不知該如何是好。


「嗯,是我太急躁了。」田柾國握住朴智旻的小手,他花了太多時間在等待朴智旻,一想到朴智旻會爬上陌生人的床,他就忌妒的要命,一時情緒激動下傷害了朴智旻。


如同朴智旻所言,一時之間要他成受那麼多事情,換做是他自己也不一定能馬上回答還愛不愛朴智旻,遇上什麼事情田柾國都能保持冷靜處理,唯獨碰上朴智旻他很容易失去理智,朴智旻是他無價的寶藏。


田柾國輕輕搓揉著朴智旻的小指,在他的額上落下一吻後低沉說道:「累了就睡一下吧。」


老愛拿朴智旻當有趣的弟弟,雖然常常嘴上得理不饒人,實際上卻是非常體貼的一個人。


因為朴智旻很健忘,動作又愛拖拖拉拉,所以田柾國下雨天會帶兩把傘上課,一把是預備給朴智旻的,若不是田柾國陪他在圖書館幫忙查資料督促報告進度,單單讓朴智旻一個人完成報告大概會讓教授當掉他。


過去一些瑣碎的記憶逐一回到腦海裡,那些曾經他不斷想遺忘的美好記憶。


「為什麼還愛我?明明被我傷害了……」朴智旻窩在田柾國的懷裡,聽得見他規律的心跳很平靜,很難想像此刻他們能如此平心靜氣的談話。


朴智旻很久很久以前曾想過,再重逢的時候他們會是什麼樣子,還能好好的坐下來談話嗎?還是彼此出拳相向呢?


田柾國沒有立刻回答朴智旻的問題,他抱起朴智旻離開浴缸,替他擦拭身上的水珠套上浴袍,又抱著他回到床上,不知道田柾國從哪裡取來的醫藥箱,溫柔地替他上藥,動作輕柔的不像一個男人。


朴智旻知道田柾國不是有意讓他受傷的,但是田柾國始終沉默不語,朴智旻也只能看著他熟練地完成這些事情,直到田柾國忙完所有事情,收時完醫藥箱又回到床上把他攬入懷裡,朴智旻才忍不住追問:「為什麼?」


「因為認為哥還愛我。」田柾國寵溺地玩弄朴智旻的眉,撫著他的墨黑順髮。


「你知道我把你忘了。」


「你只是刻意把我忘了,但你的行為上還是愛我的。」田柾國的話語相當肯定。


「田總裁是哪裡來的自信……」就連朴智旻本人都不敢確定的事情,為什麼田柾國會那麼深信不疑。


田柾國擔心接下來的實情會令朴智旻感到害怕,只能將朴智旻摟得更緊,開始訴說這些年來他是如何對待朴智旻的。


自從他去了國外仍舊在意朴智旻的狀況,於是他派人偷偷跟蹤朴智旻,每日回報朴智旻的情況,朴智旻從憔悴消瘦的模樣漸漸恢復像一如往常地生活,這過程花了將近一年的時間,看著他逐漸好轉除了有些傷心之餘也讓田柾國安下心來,可是也養成了田柾國這可怕的習慣。


田柾國專門設立了一個小組跟蹤朴智旻,安插眼線在朴智旻的生活周遭,除了朴智旻的家以外,其餘朴智旻基本上可以想到的地方全安置了眼線。


田柾國一直在遠方默默看著朴智旻,即便有能力幫助朴智旻,但是他從不干涉哥哥的生活。他只在意朴智旻的情況,除非涉及朴智旻的人身安全,不然他不會命令部下插手。


在田柾國跟蹤朴智旻的第三年,遲鈍的父母終於發現兒子無法忘懷朴智旻之外,竟然還成立了特殊小組跟蹤朴智旻,三人大吵一架險些波及無辜的朴智旻差點找不到工作。


除了感情上的事情田柾國無法對父母讓步外,其餘父母想怎麼安排他都沒有意見,最後田柾國跟父母達成協議,只要他私人的事情不會傷害到田氏企業,他們也不會多管兒子想做什麼。


田柾國在國外整整待了六年的時間才回到國內,父母天真的認為把所有工作全交給他,他便沒有時間可以去理會朴智旻。


但田柾國太過優秀了,非但把企業管理的比他們夫妻時期還要好,甚至積極拓展事業版圖有成,聲勢要比父母更加出色,田柾國已經強大到連父母也難以阻饒他的地步。


以往在國外他只能透過部下的回報得到朴智旻的消息,但在國內的好處是他閒來無事能親自上陣遠遠觀看朴智旻。


他一直在等待一個好時機,一個好讓他們能平凡重逢的好時機,然而這大好機會就在三個月前朴智旻喝酒醉時降臨了。


朴智旻聽著田柾國訴說這些不可思議的行為,震撼的不知道該露出什麼樣的表情,田柾國捧住朴智旻的小臉,滿臉愁容:「哥的表情讓我很受傷。」


「等等,你可別惡人先告狀,我還沒有指責你的怪癖,你竟然還敢說我?」太委屈了,朴智旻覺得自己像個傻子,一直以來都被操控在田柾國的手裡,拍掉田柾國的雙手想要逃離這可怕的地方。


朴智旻的反應合情合理,於是田柾國沒有阻攔他。


田柾國仍坐在床上看著想要離去的朴智旻,淺淺道出:「哥,你不愛我的話,是不會經常回去公園發呆的。」


正打算撿起地上衣物的朴智旻,後腦像是被人惡狠狠賞了一掌,手僵在半空中,田柾國發現了朴智旻從沒有注意過的事情。


田柾國口裡所謂的公園,正是他們初次相遇的公園。


當時朴智旻碰巧經過聽見快門聲,回過頭來就發現一個少年拿著相機對他按快門,氣的他差點狠揍對方一頓,但對方只是露出傻氣的笑容向他道歉,並稱讚他太好看才會讓他忍不住按下快門。


急著趕去學校上課的朴智旻只好暫且饒過他一次,走前不忘糾正田柾國偷拍是不好的行為。


田柾國去到國外後,朴智旻偶爾會回到公園散步,彷彿還能聽見當時的快門聲,只是回過頭來卻沒有任何人在。


出了社會也是一樣,每當心情不好他總會不知不覺走到公園,待在田柾國曾經偷拍他的地方發呆,夜裡看點點繁星,早晨看行人來來往往,漫無目的。


發呆好一陣子,朴智旻突然回過神來,才發現腦海裡的那抹身影已經隨著時間變得模糊不清。


田柾國起身走向朴智旻,握住他柔嫩的手,田柾國再一次把他拉回懷裡:「你說我為什麼還愛你,因為你也還愛著我啊,即便你想否認,但你的行為已經出賣了你的真心。或許我的行為是不好的,但也不全然是件壞事,對吧……」


如果沒有他跟在身邊,朴智旻可能已經和某個不知名的陌生人上了床,好一點只是單純與對方發生一夜情,若是存心想找朴智旻麻煩,朴智旻保護的了自己嗎?


田柾國所言朴智旻無法否認,甚至心底竟然還感到慶幸,慶性田柾國時時刻刻跟在他的身邊,才讓他免於更麻煩的地步。


「不要把你的行為合理化,你這個臭小子。」朴智旻主動摟上田柾國,不論他有多麼刻意想忘掉他,總是會有想起他的時候,遑論是那些自然而然戒不掉的習慣。


對於愛不愛這件事,不早已了然於心?


「三年前我把小組撤掉了,只留了些眼線在你身邊。」


田柾國很清楚,他深愛朴智旻已經愛出病來,人在國外時迫不得已,既然他人回到國內,跟蹤這件事情就已經失去原本的意義,只是他偶爾會戒不掉在意朴智旻的這個癮。


「請問田總裁什麼時候才要戒掉這麼可怕的習慣,你現在告訴我這些,我往後還能正常上班跟若無其事的生活嘛?」朴智旻一想到生活周遭全是田柾國的眼線,日日活在別人的監控之下,縱使對方沒有做什麼,但誰還能正常的生活。


「來當我的特助啊,最好搬進我家。」田柾國說得理直氣壯。


朴智旻想不到田柾國能回答的如此順口,他把田柾國推回床上,壓制在田柾國的身上質問:「還沒問你那事先準備好的潤滑液又是怎麼回事?田總裁該不會只是嘴上說愛我,私底下卻帶著人亂搞吧?」


「智旻哥你確定想知道?」田柾國猶豫著該不該說。


「裝什麼癡情的樣子,原來是個高手。」朴智旻揪起田柾國浴袍的衣領,正想給田柾國一拳,豈料田柾國一個翻轉輕鬆把朴智旻壓回身下。


田柾國將朴智旻的雙手置於臉龐,親了他一口笑道:「因為我想拐智旻哥來當我的特助,當然得在任何一個可能發生擦槍走火的地方做點準備,才不會讓你受傷啊。」


唰地一下朴智旻立刻火紅了臉,扭動身體想掙脫田柾國:「呀!田柾國你這個大變態!」


「讓自己騎虎難下的人,可是智旻哥喔。別亂動,不然我又想上你了。」話說歸說,田總裁的身體早已開始行動,扯開了朴智旻的浴袍,想再一次享用甜美的朴智旻。


朴智旻欲哭無淚,以為自己招惹到可愛無害的小兔子而良心不安,沒想到竟然是居心叵測又深藏不漏的變態巨型兔。


「即使哥現在拒絕我,併購你的公司是遲早的事,哥還是會被我強行調來身邊當特助的,哥想要自己靠過來,還是我向你走去?」田柾國明目張膽地威脅朴智旻,沒有勝算的話,田柾國是不會輕易出手的,他在朴智旻身邊伺機已久正是為了關鍵時刻。


「你近幾年併購了那麼多公司,都不怕出大事嗎?」


「雖然併購是近期的事情,事前評估卻是做了很久,沒有十足把握的話,我還會出手嗎?哥不也清楚我的為人嗎?」


兩人再一次對視凝望,朴智旻失去的宇宙又再一次回到眼前,再繼續推拒下去也沒有任何的意義,他輕問:「為什麼還愛我啊……」


朴智旻自認自己是個極差的人,拐走了田柾國的童貞,卻又拋下他置之不理,如今又貪圖田柾國的愛,從來沒有實質回報給田柾國什麼,這樣的他該如何擁有愛呢?


「智旻哥,你已經問我第三次了,到底要對自己沒有自信心到什麼時候呢?你不是已經拐走了韓國最優秀的男人了嗎?」


因為田柾國狂妄自大的話語,他的擔憂和苦惱顯得特別多餘,朴智旻伸手想摀住田柾國的嘴,卻仍然制止不了,他只好攀附田柾國的後頸,藉勢吻上田柾國,堵住他的嘴別讓他囂張下去。


「把我逼緊了,不怕我又逃跑嗎?」朴智旻警告著田柾國。


「那哥就跑吧,我還是會追上你的。」田柾國的大掌婆娑在朴智旻的胸前,對他的豐唇又親又咬。


朴智旻徹底敗給田柾國了,當他被田柾國鏡頭捕捉的那一刻起,他們之間的關係註定牢不可破。


【完】


>>>>>>>>>>>>

嗨這裡是楓楓,終於把最後一章給放出來了XD

接連幾天都剛好碰上大黑在放回歸消息,下班已經很累又加上被炸的失智,遲遲沒有更新。


评论(1)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