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楓

世界級雜食,目前主力BTS同人。
主:南糖、國旻、霜花、錫米

© 楓楓
Powered by LOFTER

【真凛】坦率教育 >Ti amo番外 五月場ICE試閱

手持雞毛撢子,臉上蒙起白布,兩人互看了一眼,著手進行搬家的整理程序。

會搬家是因為上個房東不喜歡貓,逼不得已才搬到比之前住處離學校要遠一些的地方,不過距離真琴打工的地方並沒有差太遠。

兩人忙進忙出整理著一家四口的溫馨小窩,空間比之前還大上許多又可以養貓,為了彼此就算上學變得沒有以前方便,但兩人仍甘之如飴。

怕打掃的髒空氣會讓兩小貓不適,真琴已先將牠們暫時安頓在店裡,由店長代為照顧。

真琴在房裡整理一箱箱的物品,發現了一個詭異的箱子,上頭寫著“用不到”三個大字,依字跡來看可以得知是凜的箱子,可按照凜的個性來說用不到的東西自然就會丟掉,怎麼還會用個箱子裝著?

正當真琴對神秘箱子感到匪夷所思之時,外頭已清理到一段落的凜走了進來,發現真琴蹲在一個箱子前相當苦惱的模樣。

「橘真琴你在做什麼?」

「凜這個是……?」真琴無奈地望向凜,手指向箱子,其實他挺好奇內容物是什麼,但基於尊重,所以一直在躊躇該不該打開這件事情。

凜撇了一眼真琴所指的方向,立刻奔向前抱走箱子,結結巴巴地說:「呃……不要在意!這、這沒有什麼!」

瞧凜慌張的模樣,真琴越覺得箱子裡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他難過極了。原來跟凜同居這麼久,還有他不知道的秘密。

看真琴一臉難過又失落的神情,垂喪的臉活像是被人欺負的小狗,既可憐又讓人不捨。

別被蠱惑!別心軟!

「好啦……我開給你看……」凜幾番內心掙扎後,還是心軟了,他沒有辦法無視真琴的存在。

凜放下箱子,如果可以他真想一輩子不再碰到這箱子,留下純屬一時失策,心不甘情不願地打開謎樣箱子。

「……噗,哈哈哈!」真琴在看到內容物後忍不住笑出來,他能理解為什麼凜如此介意,因為裡面是先前凜在文化祭穿過的女僕裝。

「不准笑!」

「……嗯……等等……」真琴別過臉,背對凜把笑意釋放完畢再回頭面對他,擺起正經的臉問道:「既然不喜歡怎麼不丟掉?」
「只是覺得他們費盡心思設計,就這樣丟掉似乎也太對不起人家,但是我也用不到……就這樣擺著了。」凜面有難色,他還在為了真琴的笑聲耿耿於懷。

真琴拿起那塵封在箱中已有一段時間的服裝,也難怪凜會糾結了,不過就這樣繼續擺放下去也不是辦法,畢竟用不到。
兩人沉默不語,為了這東西而傷透腦筋,絞盡腦汁想要得到個答案。

僵持許久後仍無解,凜抽回真琴手上的衣物,「不想了,繼續以同樣方式對待他就好了。」胸口有把無名火,莫名燃燒。
在凜拿走衣物的那一刻,真琴拉住了凜的手。

「我想還是會有用到的時候。」

「喔?」凜質疑真琴的話,一時之間沒有聽出什麼。

「也許最近就能用上了……」真琴話不明說,耐人尋味。

「你在說什麼啊?」凜聽不明白,真琴的話裡似乎設了陷阱,凜直覺有不妥。

真琴使了些力道,將凜拉近懷裡,親暱地在凜耳邊廝磨:「現在就能穿上了,凜。」

耳根炸裂!從脖子一路泛紅到臉部,抓緊手裡的衣物動彈不得,怒氣沖沖:「你說什麼鬼話啊!」

「想再看看凜穿上它的模樣。」命令的方式當然是不會成功,要對付他們家的鯊魚得用半哄半騙的方式。

「我不要,還有你不要一直挑逗我!」撥開那不知何時已偷偷伸入他衣服裡的手。

「不是在煩惱該如何解決嗎?這是個好方法啊,況且……」湊向凜的唇邊,突地把凜抱至床上坐下,繼續說道,「難得只有我們獨處呢,可以來點不一樣的感覺。」

天啊||凜在心裡頭哀怨,他怎麼會有這麼不知羞恥的男友啊!

自從家裡多了兩名新成員後,兩人在房事方面確實有減少,因為就算關上門來,把兩貓隔在房門外,凜仍然覺得隔牆有耳,行房時很不自在。

此時此刻對他們來說,該有多麼寶貴呢。

真琴說的並無道理,嘴上雖說不情願,還是默默起身換上那套久未穿起的女僕裝。

當凜在穿上那套衣裝,真琴仍清晰記得那日凜的模樣,依然嬌羞、依然誘人。

真琴坐在床上除了雙眼緊盯他不放,其餘任何反應皆無,這倒讓凜心情有些不愉悅起來,背對真琴不再看那令他無法冷靜的雙眼。

「橘真琴你真變態,我跟你相處這麼久,今天才知道你有這癖好!」

「真是冤枉,我只是替凜想出了可以處理的方式,畢竟這本來就是為了凜而量身打造,不是嗎?」真琴緩緩走向凜的身後,一把攬住他的腰。

身後傳來的溫度,正迅速的竄燒到他身上,凜無語反駁,可又不想輕易被大火燒毀。

或許是壓抑太久的慾火,真琴無法克制自己想要掠奪凜的感覺,摟緊凜,靠在他的頸間:「生氣了嗎?」

「不知道。」凜是真的不知道,他不明瞭心裡鬱悶的感受是什麼,是氣自己無力辯駁還是氣真琴酸他。

果然他是被真琴給寵壞了,連自己氣什麼也不明白。

「真不理解當初看見凜這模樣,我是怎麼忍下衝動的……」說來也不可思議,那時肯定被震撼了,卻沒有衝動對凜做些什麼,分明在頂樓有機可乘,他還是把持住了。

「你、你……」凜想起在那時頂樓的畫面,彼此很靠近,那股怦然心動的感覺,幾乎快燃毀自己。

「凜,我想要你,好想要你。」正經八百的索求可比以往都要容易擊垮凜。

凜轉過身面對真琴,這比他們的初夜還要緊張,他不解是誰把氣氛推向這個地步,記得初夜那時他們兩個還喝了點酒壯膽。

安靜的房子,僅聽得見彼此飛快的心跳聲。

屏息凝視對方,似乎想起許多的回憶,既清晰又模糊。凜這回主動吻上真琴,印象裡他很少主動,幾乎都是由真琴開始。

告白也是,如果不是真琴跨出那一步,或許他會永遠留在暗戀的小圈子裡,認為這就是最好的結局。

凜的吻很輕很柔,與他不一樣,他們都是顛倒的。

個性方面凜任性、強勢,令人不自覺想要跟著他一起走,可在戀愛的方面,他被動又不擅表達。

而真琴又不一樣,個性溫文木訥,可在戀愛上不是如此,他渴望著凜的所有,總是喜歡帶點粗暴的行為掠奪凜的一切。

他沒有凜想像的那麼溫柔,只是刻意隱藏著那份情感,直到在床上的發展才無法繼續藏匿。

主導權不在凜身上,緩慢的吻隨之變得激情與狂熱,真琴抱起凜讓他雙腳環扣在腰,跌回床上坐著。

嘴分開的銀絲,掛在凜的嘴邊,真琴替他吻去。

「接吻的技術好像不減反增了。」真琴調侃凜。

「住口!」真琴非得把他逼入絕境,才好好享用,十足虎鯨掠食。


>>>>試閱到此結束,其餘將收錄在五月ICE得心刊番外中!

评论(3)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