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楓

世界級雜食,目前主力BTS同人。
主:南糖、國旻、霜花、錫米

© 楓楓
Powered by LOFTER

【南糖】任性的話


 

€久違的傻白甜

€勿上升真人

€BGM-Let's Start From Here-Joanna

 

剛結束年末歌謠典禮的彩排,一行人浩浩蕩蕩整理自己的隨身物品,金南俊和經紀人交談幾句後來到閔玧其的身旁。

「哥結束後要直接回工作室?」

「嗯,手邊還有一些要收尾的工作。」閔玧其漫不經心地滑動手機畫面,確認方才彩排時未讀的訊息。

金南俊欲言又止,露出淺淺一笑結束話題,將身上的針織外套拉攏扣上,繞妥黑白相間的不規則格紋圍巾。

待經紀人領著他們步往褓姆車前,依序上車準備回家,雙眼仍直視手機螢幕的閔玧其坐上車,隨後的金泰亨訝異的聲響,才讓他有意識地抬起頭來查看周圍情況。

「南俊哥不回家嗎?」金泰亨喊住了與他們往相反方向背離的金南俊。

「不了,你們先回家吧,路上小心。」金南俊帶著笑意向他們揮揮手道別。

「南俊哥要去哪?」

不單金泰亨弄不清楚狀況,閔玧其也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情況,然而金泰亨坐上車之後卻是對著閔玧其提問。

「看我幹什麼?」閔玧其的口氣略帶不悅,他向來不管男友的行蹤。

「連哥也不知道南俊哥要去哪裡嗎?」

「好奇那麼多做什麼。」閔玧其降低椅背準備進入睡眠,雖然今天只是彩排,配合導演做調整和反覆確認走位同樣消耗了大量的精神力。

「我以為玧其哥會好奇。」

他應該要好奇嗎?閔玧其閉眼時這麼問著自己。

 

每逢聖誕節,街道上會佈滿琳瑯滿目的應景裝飾,金南俊耳聞M電視台附近有個佈置還滿不錯的聖誕燈飾佈景。

恰好他們今日來M電視台採排,突然想去散步的他,概略告知經紀人他今晚有事不與成員一同回宿舍,一念之間想和閔玧其一同前行,但一念之後覺得這不是閔玧其感興趣的事情,於是在哥哥說要回工作室繼續工作時,便以笑結束他想開口卻沒開口的邀約。

聖誕節剛過,但是街上的裝飾會一直擺設到跨年為止,雖然防彈今年的聖誕節在歌謠大戰上度過,倒也跟阿米度過了一個難忘的耶誕夜,何況閔玧其五年來首次登上歌謠大戰的舞台,更是意義非凡。

金南俊獨自漫步在即將邁入深夜的街道上,路上沒有什麼行人,最多則是偶有一兩對因天氣冷而緊靠一起的情侶,看在金南俊的眼裡,說不羨慕大概都是騙人的,畢竟他可不是單身漢。

過節可不是另一伴熱衷的事情,身為公眾人物他們也不敢妄想能私下過上節日,至少街道上的景色讓金南俊認為聖誕節還沒有結束。

堅定邁出步伐,看見特別喜歡的裝飾會停下腳步用手機拍攝下來,腦海裡編織各種旋律,靈感突然來臨時會慌張地拿起手機按下錄音,錄下一閃而過的旋律,想到的詞隨手寫進NOTE裡,悠閒自在地走走停停。

然而在音符底下徘徊的影子始終跟隨著他,竄進心裡那道小小的隙縫,被思念擴大裂成缺角,金南俊苦澀地走到目的地,分明步調已經很慢、夠慢了,時間也已不早,仍有幾對情侶駐留於此處談情說愛。

倘若當時他能厚著臉皮邀請,即便是有百分之九十九點九的機率會被回絕,哪怕是那百分之零點零一的機會,也許都能改變金南俊現下的窘境。

絢爛的小燈泡纏繞成聖誕樹的模樣,緩慢地漸變不一樣的色彩,周遭是七彩燈飾做出各種變化的造型,將昏暗的空地照亮猶如小型不夜城,金南俊認為眼前的景色很美,可是他無法打從心底開心起來。

低頭暗嘲自己的傻氣,分明來了想來的地方,他卻笑不出來,還得說服自己是天氣太冷讓他的頰肌僵硬地無法動彈。

 

舉起手機拍下眼前的景色,接連點選幾張照片,一併傳送至同一個私訊窗口。

突然以大量的照片洗版,肯定會惹來另一伴不開心吧,即便如此,金南俊仍想這麼做。

在衝動驅使之下,做為戀人和弟弟的任性,他偶爾也是有的。

兩、三分鐘過去,金南俊得到了回應,一張卡通人物頂著三個黑點的貼圖。

 

漂亮吧?這裡比我想的還要漂亮。:RM

YOON GI:嗯

本來想找哥一起來的:RM

但是哥應該沒有興趣:RM

得到了很多靈感:RM

出來散散步能讓腦袋更靈活的:RM

 

金南俊一股腦地打字,沒有給閔玧其任何回應的機會,看著哥哥不斷已讀,他忽然也不知道自己的重點在哪裡了。

帶了點遲疑緩慢的敲下。

 

我只是想跟哥分享:RM

YOON GI:嗯

下次想和哥一起來:RM

 

最後一句閔玧其遲遲沒有已讀,金南俊抬頭望向聖誕樹頂上閃耀的白星,深吐了一口氣,看著呼出的煙霧消散,開始懊悔為什麼自己要衝動行事,一定惹得閔玧其不開心了吧。

他低下頭,雙手擱在手機上,盯著螢幕百般糾結該如何向閔玧其道歉,才不會顯得突兀。

此刻,閔玧其傳來一張照片。

金南俊看見自己站於紫燈聖誕樹前,望著高處的照片。

接著又是一連串方才金南俊在街上步行、停留的照片,不斷出現在對話視窗裡。

 

YOON GI:這攝影技術真棒

 

金南俊錯愕的不知該如何是好,直到有雙熟悉的鞋子入侵視線餘光,金南俊才逐漸將目光轉移至對方身上。

「笨蛋嗎?快誇我啊。」閔玧其不悅地露出嫌棄臉,他認為這時候金南俊不能傻愣在原地,應該要立刻稱讚他幾句才是,交往這麼久了,默契怎麼還這麼差。

金南俊險些在大庭廣眾之下擁抱閔玧其,但他只能笑開懷讚賞愛人幾句,強忍想要擁抱哥哥的衝動:「哥把我的腿拍得好長,不愧是SUGA的視線。」

「嘖,還要我提醒。」閔玧其不領情,逕自走往另一個方向。

金南俊快步跟上哥哥,要不是周圍還有人,擁抱也好、親吻也罷,任何方式都行,他只想將這個恍如奇蹟般的身影牢牢納進懷裡,不再讓他走離。

「哥怎麼來了?」

「我一直在你後面,但是景色比我好看吧,你都沒有注意到我。」

「這是生氣的意思嗎?」

「我想把你當空氣。」

「沒有我的話,哥會窒息吧。」金南俊調皮的語氣戲弄著哥哥。

閔玧其打住腳步,轉過身逼近金南俊,反令金南俊接連退了幾步,前者揪起他的格紋圍巾重新調整,確認布巾能遮住弟弟的臉。

「臉凍紅了。」閔玧其說。

金南俊在戀人的手即將縮回之際,迅速捉住了手順勢將對方拉進懷裡,圈了個老緊。

這一處除了他們兩人以外,別無他人。

 

有千言萬語想對閔玧其說,但是金南俊抉擇不出該以哪一句為開頭恰當。

「我看你打字挺快的啊,現在反倒是一句話也說不出口了?」被圈在懷裡的閔玧其,不忘調侃笨拙的弟弟。

「我明明看見哥坐車走了……」而且一眼也沒有瞧我。後句話被金南俊吞進心底。

「看看你走得有多慢,我還能拍了這麼多張照片。」

「既然哥都已經跟過來,為什麼不叫我?」

說到這點,閔玧其不甚愉悅,刻意掙脫懷抱,強行拉出一點距離:「金南俊你啊……怎麼能讓我一再感到自己快要失去魅力……」

哥哥怪腔怪調的浮誇說詞,讓金南俊將閔玧其拉至燈光較為昏暗的一角,攬住對方後腰,親吻那張他惦記許久的嘴。

這個吻沒有延續太久,畢竟是在公眾場合,如此貼近已經是兩人身分的最大極限。

午夜一過,廣場的燈光由明轉暗,僅留下幾盞能稍微照亮周遭的街燈。

「好奇心吧。」閔玧其聳聳肩,其實他也不清楚理由,等他意識到自己的行為時,已經讓經紀人停車,連忙下車追趕那抹快要消失在視線盡頭的身影。

金南俊已經分不清楚,這是第幾次又對閔玧其更加動心,他和閔玧其的戀情就像是逆行操作,從平淡似水的情況下轉為沸騰。

收攏手臂,幾乎是快要將閔玧其勒疼的地步,金南俊難掩狂喜的心情,只能埋首於哥哥的頸窩亢奮地叫囂:「真的好喜歡、好喜歡閔玧其……」

過於肉麻的話語,透過音波震盪皮膚,傳遞至身體裡,閔玧其沒由來地全身燥熱,雙頰發燙,不自在地推開弟弟想要逃跑。

然而他卻逃不開,金南俊實在是把懷抱收得太緊了。

「再一下下就好,再讓我貪婪一下。」金南俊深切地懇求。

 

好不容易追上弟弟寬闊的腳程,相距五米不遠也不盡的距離,能稍微看清金南俊的表情,只見他專注地拍攝路上他從不感興趣的裝飾,時而拿手機錄音,時而在手機塗塗寫寫,閔玧其忽然想笑自己的衝動是一件愚蠢至極的事。

這五米足以讓金南俊發現他的存在,然而對方卻始終沒有發現他。

到底有多粗神經啊?還是過度沉浸在思維裡了?

閔玧其埋怨在心裡,雙腳仍然不停跟上金南俊的腳步,視線不願錯過對方每分鐘變化的神情。

這一帶雖然他算不上熟悉,可依照他們一路走來的路徑看來,閔玧其猜測目的地是先前戀人上網查過的聖誕燈飾廣場。

一段路不過十來分鐘的距離,金南俊沿路走走停停硬是拉長了三、四倍的時間,連帶途中閔玧其也不自覺拿起手機記錄下男友走過的身影。

為什麼表情不太快樂呢?不是來了想到的地方嗎?許多疑問,閔玧其問不出口,只是用手機一一拍下那有點落寞的身影。

直到弟弟瘋狂傳來成串的照片,閔玧其似乎懂了。

接連意義不明的試探和立場澄清,閔玧其挑選著眾多照片中最滿意的一張,按下傳送,已讀最後一句戀人的真心話,索性將滿意的照片全數打勾換他洗版反擊。

金南俊從失落轉變成困惑,再到喜出望外的神情全盡收眼裡,得意地打下豪語,然後再出現於戀人身邊,看見金南俊再一次為他動情的模樣,閔玧其不知道自己是費了多少意志力才忍住不去擁抱他的衝動。

 

他要的不多,只是陪伴而已。

伴隨簡單想法肆意生長的任性,是不是有一天會變成難以控制的魔獸?

愛會變得貪婪吧?

多個一分一秒也好。

 

閔玧其抗拒著逃開,想要把金南俊當作空氣般透明,不去在乎他,卻被弟弟調皮地戳中要害「沒有空氣會窒息吧?」

一如水,無色無味卻又無比重要的空氣。

然後閔玧其又忍不住回頭,逼近金南俊,拉高他的圍巾,擔憂冷颼颼的天氣會讓戀人的雙頰凍傷。

 

四下無人,是個更好擁抱的時機吧?

金南俊超越了他的衝動,將他圈裹在懷裡。

閔玧其先前看弟弟像是有很多話想要向他傾訴的感覺,卻在擁抱的剎那,隻字片語也擠不出口,讓他忍不住想要調侃金南俊一番。

當閔玧其被抱怨為什麼沒有叫住金南俊時,他更想知道為什麼金南俊沒有發現他的存在,憤而拉出距離,用著拍攝綜藝節目時的浮誇腔調說明自己的立場,得到想像之外的吻,卻並沒有因此感到生氣或厭煩,反將負面情緒壓制了。

 

「偶爾任性的話是可以被容許的。」

閔玧其說出這句話後,金南俊鬆開了手。

「只有偶爾。」閔玧其強調。

金南俊牽起他的手,一同走在毫無特色的昏暗廣場,心裡是明亮且璀璨的。

 

/

 

1月2日金南俊趁閒暇時刻上傳金DAILY系列照,閔玧其表示下回他會收取攝影費用。

 

 

-FIN-

 

前幾天我還想著要讓他們兩人去漢江散步,完成先前沒能散步成功的願望,沒想到金南俊卻傳了更好的靈改來源XD

只好緊急變更散步計畫!

希望大家喜歡囉~


评论(4)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