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楓

世界級雜食,目前主力BTS同人。
主:南糖、國旻、霜花、錫米

© 楓楓
Powered by LOFTER

【南糖】四時相遇

 

※修車工x花店老闆

※僅使用奔防人設

※架空背景

 

每當金南俊返家的路上經過車廠附近的花店,都會忍不住往店內多瞧兩眼,只為了尋找一個人的身影。

因緣巧合下,原本固定的下班路線正在整修路面,只好繞道而行的金南俊意外發現生命裡的新世界。

一間小巧的花店,潔淨純白的牆面襯托擺放於門口的各種花朵,金南俊知道的花名屈指可數,然而再美豔的花朵,也沒有花店老闆來的更加吸引人。

起初因為老闆的肌膚特別白皙而產生好奇心,站在店裡琳瑯滿目的花堆裡絲毫沒有被遮掩,慵懶的神情像是永遠睡不飽,看似冷漠沒有表情的面容,卻在整理花朵時特別溫柔,這男人分明跟他沒有任何交集,卻已悄悄偷走金南俊的數分鐘生命。

金南俊這輩子沒有想過除了怎麼把車修好之外,他還特別想成為一朵花,成為那人指尖下呵護的對象。

從此,金南俊回家時總是會繞道而行,只為多瞧瞧那人反差的迷人姿態。

 

這日金南俊迷迷糊糊地從休息室醒來,眼見牆上的鐘顯示凌晨三點多。

花店會在晚間七點打烊,有時會在傍晚六點左右提早打烊,錯過了欣賞美景的時刻,金南俊難掩失落。

好不容易將一輛特別難修的車修好,原本只想小睡一下,沒料想到自己會睡過頭。

垂頭喪氣的踏出車廠,金南俊比想像中還要難過,僅僅一日,他卻無比想念,明明只是他單方面的情緒罷了。

慣性的繞道而行,拯救了單相思的笨蛋。

 

期待的身影就站在路邊,略大的黑色高領針織衫突顯那人纖瘦的身形,深色牛仔褲完美包覆腿部,就連裸露出來的腳踝也是白皙的。

一般金南俊很難將對方看得如此清楚,絕大多數的時間那人的身影總是會被店內陳設遮掩,這還是他第一次將對方完整的納入眼中。

金南俊回過神來,發覺一切充滿不對勁,凌晨四時在街上看到的身影,是他過於想念對方產生的幻覺嗎?

揉揉雙眼懷疑是否因為睡昏頭而認錯人影,金南俊再一次確認對方的樣貌,又伸手捏捏臉頰確定是會疼痛的,才認定看到的是真實的人而非幻影。

 

花店老闆站在小貨車前神情苦惱,皺起眉頭咬住下唇,這是以往金南俊沒有見過的表情。

然而在腦子開始運轉之前,雙腳便已朝向對方大步邁開,直到站至對方身邊,花店老闆困惑地看向他,金南俊這才驚覺自己已經做了蠢事。

「請問需、需要幫忙嗎?」第一次向開口便是口吃的愚蠢樣貌,金南俊剎那間尷尬的想要鑽進地洞裡。

前來幫忙的好心人意外的可愛,和他高大的身材呈現截然不同的對比,花店老闆盡可能的守住嘴角,避免失禮,「嗯……車子好像壞了。」

近距離的嗓音和金南俊想像中的聲音不太相同,不是柔和的音調,反像是帶著些醉意的低沉嗓音。金南俊從口袋裡掏出手電筒,站在車頭前徵求同意:「我是附近車廠的修車工,不介意的話我能先簡單的查看一下,問題不大的話應該馬上能修好。」

「那麻煩你了,我還得趕去花市。」

初得同意後,金南俊掀開引擎蓋檢察內部,花店老闆在一旁靜待,直到金南俊關掉手電筒蓋上引擎蓋,面露可愛的酒窩回報:「問題不大,不過為了安全著想,建議還是得好好檢查車況再上路。」

「所以現在能上路嗎?」老闆有些心急。

意外得到了一個可以認識對方的機會,金南俊也不想這麼快結束對話,暫且違背他的修車專業回答:「沒有徹底檢修,我不敢輕易向你保證是否有其他的問題,萬一你在路上拋錨會更危險的。」

「花市……必須去的……」

比起平日裡悠閒自在的神情,此刻老闆苦惱的模樣反讓金南俊開心不起來,於是自告奮勇:「我開車載你去吧?如果不嫌棄是小卡車的話。」

「你幫了我一個大忙,今天有花籃得送,我得趕快去花市採購。啊,忘了自我介紹,我是閔玧其,這間花店的老闆。」

當閔玧其伸出手想和金南俊握手,原先伸出手的金南俊卻又突然縮回,「不好意思,因為會弄髒你的手,所以不方便和你握手。我是金南俊。」

閔玧其被貼心的舉止給逗笑了,只好握住對方的手腕:「握這裡就不會弄髒了,真的很感謝你。」

「嗯……啊、不客氣……跟我來吧。」金南俊被觸碰的瞬間顯得慌亂,連忙轉身帶對方往車廠的方向走。

 

起初在車上有些尷尬,兩人都不知道該怎麼開口才好,偶爾只有閔玧其替金南俊指路的單方面聲響,金南俊也不敢冒然打開收音機或者撥放音樂,就怕對方誤會他不想說話。

「這時間金師傅怎麼會在路上?」首先打破沉默的人是閔玧其,不確定對方的年紀,只能尊稱對方。

「啊,哈哈,因為不小心在車廠睡過頭了……閔老闆平常都這時間去花市嗎?」金南俊靦腆的自嘲。

「通常會更早一點,才能挑到更好的花,只是碰巧今天車壞了。」閔玧其一般不太談論關於自己的事,目前為止對方沒有刻意窺探他的事情,似乎正苦惱該如何緩和車內氣氛而坐立不安。

將近半小時的車程,順利接續話題的兩人,越聊越順,違和的氣氛也在愉快的對話中逐漸被消化,甚至抵達目的地後,金南俊也很樂意幫忙擔任搬運工的工作,補回閔玧其先前浪費的採購時間。

他像個小跟班跟隨在閔玧其身後,手裡還拉著推車,充滿好奇地觀看對方採買的認真神情,偶爾跟花農討價還價的模樣時而嚴肅,時而俏皮,精準拿捏各個花農的喜好,也替自己爭取最好的價格,小本生意還是得對成本斤斤計較。

不自覺看出神的金南俊,突然與閔玧其四目交接,唰地羞紅了臉,連忙將推車附近的花籃擺上推車。

閔玧其是個能幹的老闆,似乎擅長觀察,或許是因為熟悉花市的操作,應對進退自有一套手法,這方面對於有些粗神經的他來說是值得學習的對象。

 

愉快的時光總是過的特別快,金南俊認為他們才剛認識,還想更深入的了解對方,卻得在他將車上最後一桶香水百合搬進花店裡後暫且告一段落。

眼見車廠的開門時間將近,他突然有點捨不得道別。

「今天真的非常非常感謝。」閔玧其頻頻向金南俊鞠躬道謝。

「別這麼說,哥別再彎腰了,不是還得完成花籃嗎,快去吧,晚點車子檢察好了,我會開過來的,如果檢修趕不上送花時間,我再開小卡車過來。」

單方面承受對方的好意,閔玧其仍舊不太習慣,雖然感激金南俊的幫忙,不過已經開始超出他能負荷的範圍。

「南俊啊,雖然很感謝你這麼做,不過對人太好也是會吃虧的。」閔玧其仍忍不住想要阻止對方好意的舉止,截至目前為止,兩人分明不過是片面之緣,不必為對方奉獻到這種地步。

「知道了。」金南俊沒有多停留,步向店外等待車廠夥伴將車開走。

閔玧其看著金南俊把車開走的身影,反省自己是不是把話說得太重又或者多管閒事,不想承擔過多人情的他,也許打從一開始就不應該接受金南俊的幫助。

 

金南俊看見了閔玧其與平常不一樣的一面,也看見他冷漠的一面,盛情之下被澆了一桶冷水,有股難以言喻的失落湧上心頭。

即便如此,小貨車仍準時交還給閔玧其,不過是由車廠夥伴代勞。

確認過閔玧其的車安全無虞,忙碌半天的金南俊提前下班,可他從原先的路走回家,就害怕自己會多看花店幾眼又停下腳步。

人心是難以控制的,金南俊明白他不應該將個人思想加諸於對方身上,察覺自己的好已成為對方不相接受的負擔,他也得好好整理思緒。

 

隔日,金南俊待在底盤下修理車子,一道爽朗的聲響竄進耳裡吸引他的注意。

「請問金師傅在嗎?」

金南俊往聲響的地方探去,他認得那雙白布鞋,卻沉默不回應。

車廠其他夥伴略有耳聞花店老闆的事情,一人代替金南俊接待客人:「請問車子哪裡有問題嗎?」

「車沒事。很感謝他的幫忙,昨日沒有機會能好好向他道謝,能幫忙我轉交這束花給金師傅嗎?」閔玧其將手裡的香水百合花束遞向對方,「麻煩了。」

「好的。」

直到白布鞋離開視線範圍,金南俊這才從底盤滑出,看向幾雙盯著他看好戲的夥伴們。

不理會胡亂起鬨的一群人金南俊取走花束,逕自走進休息室,把花擱置在窗邊。

他的修車廠裡,沒有適當的容器可以容納這束美麗的香水百合,純白的花瓣像是直白的諷刺,警示他不能靠近也觸碰不得。

他的思緒還未從昨日平復,長期以來的單相思,既夢幻又不切實際,沒能好好做個妥善的結束,金南俊心情複雜。

 

夜間拖著疲憊的身軀往回家的路上,金南俊又不自覺地繞遠路,走近已昏暗的花店,他不確定在心底是否仍然期盼著再見上閔玧其一面。

當金南俊萌生離開之意,閔玧其正巧從花店走出,兩人尷尬地面對面。

「嗨,哥。」金南俊笑的有些勉強,他盡可能地維持笑容。

閔玧其將玻璃門上鎖,走到金南俊身邊,「花有收到嗎?」

「花很漂亮,但感覺會弄髒。」

「你有潔癖嗎?上回你也是這麼拒絕我的。」

「沒有!只是美麗的花束還沒能好好的展示,萬一就這麼被弄髒,花農苦心栽植的成果就被糟蹋了。」金南俊越說心越慌,連帶額頭也開始冒汗。

閔玧其從沒見過如此善良天真的人,雖然剛認識不久,但互動裡總是感受到對方細膩的心思和貼心的舉止。

「跟我說話讓你很緊張嗎?」

「呃……嗯……」雖然金南俊不太想承認,既然對方都這麼問他了,肯定是已經看穿他有多麼不安。

「因為你很單純且善良,好像沒有防備心,所以才想提醒你總是對人這麼好會吃虧的。昨天沒能把話說好,應該嚇到你了?」

聽完閔玧其的話,金南俊原先緊張的情緒被舒緩下來,緊掐在喉間的窒息感也消失得無影無蹤,鬆口氣後金南俊坦言:「哥當時看起來挺嚴肅的,還以為你因為我的多管閒事生氣了。」

「挺生氣的啊,對誰都這麼好嗎?傻瓜呀?」閔玧其笑著逗弄金南俊。

「我需要重新解讀字面上的意思嗎?」金南俊掌握了閔玧其說話的方式。

「吃過飯了嗎?我還沒支付你當搬運工的費用呢。」

「還沒,都是哥把我攔下來說話,讓我好餓。」

閔玧其不想計較平白無故得來的罪名,邁出步伐丟下金南俊走在前頭:「要吃飯就跟上來吧。」

金南俊覺得很莫名,和閔玧其的談話氣氛變好後,身上的疲憊也消失殆盡,腳步輕盈的跟在閔玧其身後,一前一後的聊天方式逐漸平齊,直至並肩而行,兩人也沒讓對話停下。

 

金南俊就算是作夢也沒有想過有天能跟閔玧其共桌吃飯,每日從遠處觀看的日子,連自己也摸不透這樣的心思是好是壞。

「我有這麼好看嗎?總是盯著我看。」閔玧其摸摸自己的臉,就怕是不是有什麼東西沾在臉上。

「對不起……」金南俊心虛地低下頭扒飯,即便赤紅的耳根子早已出賣他的心思。

閔玧其並不討厭被金南俊注視的眼光,只是好奇他身上有哪一處能讓他盯的出神,自認不是一般路上隨時都會引起注意的帥哥,不過他承認自己是長的挺有特色。

「哥今天怎麼晚下班了?」金南俊刻意避開了閔玧其平日的關店時間,雙腳不聽腦袋使喚,不由自主走到花店外。

「多待在店裡處理點事,倒是你又睡過頭了嗎?」想起昨日的巧合多虧是金南俊睡過頭。

「嗯。」

閔玧其放下手裡的扁筷,連帶金南俊也趕緊放下,緊盯對方的雙眼。

突然有口氣嚥不下去,閔玧其凝重地開口:「如果你感覺負擔,吃完這頓飯後我們就回到原來的位置,你是修車廠的金師傅,我是花店老闆,互不交集。」

金南俊千頭萬緒,不確定是哪個環節說錯話,閔玧其又開口:「你是躲在底盤下的吧?還刻意避開我的下班時間,平常很關注我的下班時間嗎?怎麼知道我今天下班晚了?」

閔玧其是個擅長觀察的人,金南俊壓根忘了這回事,怯怯問道:「哥怎麼知道我在底盤下?」

「你的夥伴眼神往車底看了幾眼。」

金南俊無意在對談裡透露太多觀察對方的訊息,正當他還在腦內整理一個恰當的回應,閔玧其已經站起身準備離開。

下意識捉住閔玧其手腕的金南俊,還來不及給個完善的交代,卻已先道歉:「哥,對不起。」

「跟我道歉哪一方面?」

「各方面。對不起向你說謊了,還有……還有……」金南俊心虛地說不出口。

察覺到兩人的談話已經成為周遭注目的焦點,閔玧其將金南俊拉起身,迅速地掙脫對方緊握的手,走往櫃檯結帳。

 

兩人站在店外,依舊僵持不下,閔玧其不想浪費時間,帶起黑色鴨舌帽壓低帽沿,「這頓飯是做為你幫忙我的謝禮,往後互不相欠。」

說完便想走人的閔玧其,身後仍跟著不肯離去的金南俊,起初閔玧其加快步伐認為對方或許只是暫時與自己同方向,卻在兩三分鐘後他依舊跟在身後。

閔玧其驟然停下腳步,對方從身後撞上自己,後腦勺與金南俊的下顎撞個正著。

「啊嘶……」

「好痛!」

「你到底想說什麼呀?痛死了……」閔玧其摸著後腦勺,語氣滿是不耐煩。

金南俊險些咬傷舌頭,一時之間痛到說不出話來,歪腰摀著下巴。

閔玧其眼見對方遲遲沒有反應,一臉痛苦的模樣,這才向前關心對方的傷勢:「還好嗎?要去醫院檢查一下嗎?」

金南俊揮揮手表示拒絕,眼角落出淚光,閔玧其擔憂他的狀況比預想的還要差,拉起對方就想往醫院走,豈料反讓金南俊揪住他的手,動也不動的停留在原處。

逐漸從疼痛中緩和過來,金南俊緊緊捉牢掌中白皙的手,「不是想窺探哥的隱私,只是好奇,好奇哥是什麼樣的人,但是我絕對沒有非分之想。」

閔玧其哭笑不得,此刻他並不在意金南俊的解釋,在意的是對方下巴紅腫的傷勢,另一手指著腫脹的瘀血:「呀!都腫了。」

「沒事。」金南俊鬆開了握牢的手,雙手遮擋自己的下巴。

金南俊鬆手後閔玧其才感受到方才對方握的有多牢,指尖麻麻的,手腕也有些疼痛,「快回去,記得冰敷。」縱使心懷愧疚,閔玧其認為現在並不適合談話,拋下一句話便轉身匆匆離去。

金南俊不再追上對方的腳步,平日裡他所觀察的閔玧其僅僅是片面的模樣,他不了解閔玧其,等同於閔玧其並不了解他。僅有兩面之緣的他們,談得來亦談不來,相互矛盾。

因為互不了解,對話裡充滿試探,想摸清楚哪條路才是正確的,一旦走錯方向起衝突也在所難免。




TBC.

评论(1)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