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楓

世界級雜食,目前主力BTS同人。
主:南糖、國旻、霜花、錫米

© 楓楓
Powered by LOFTER

【宗凛】來玩遊戲吧(R18)

*交往前提
*鮫柄宗介設定
*各種無羞恥WWW

因為這個→http://www.plurk.com/p/k0b1gp
所以我必須得負責www 很艱難的完成了XDDD
我終於有篇宗凜HE的文章了QAQ

>>>>>>>>


鮫柄游泳池內的某間淋浴室裡,正常一人一間的淋浴室裡,卻站了兩個人。


「你是變態吧?」凜轉著手中的運動飲料,與面前的宗介僵持。


「可是凜自己說在床上做太無趣,想來點刺激的。我現在不正在為我們找樂子嗎?」隻手抵在牆上,早知道會被這麼說了,所以能更加理所當然地將過錯推卸。


當時凜親口說出『我們來玩個遊戲吧,獲勝者可以主導在哪裡做愛。』時,宗介還錯愕許久,一不小心就在猜拳遊戲裡大獲全勝。


「那你也該考慮下是否太超過吧?」狠揍宗介肚子一拳,好歹也想想被上的感受啊!


宗介皺起眉頭,挨這拳不算什麼,捉緊凜手中的運動飲料,「本來是想在泳池做的,幾經思考後才決定在淋浴間呢,難道凜害怕想反悔了嗎?」


耳邊傳來宗介極具挑釁的話語,凜放開手中的運動飲料,搭上宗介的肩膀:「一點也不,反倒有點期待了。」


「等等可別害怕得想逃跑啊,可是不會在中途讓你逃跑的。」


「你太多廢話了。」扯住宗介後腦的頭髮,猛然吻上。


各自兜了一圈,再度回到對方的懷抱之中,才明白自己該有多在乎對方。


慾望的存在,只會越來越多而不會越來越少。


壞念頭一閃而過,宗介旋開飲料蓋,將運動飲料灑在凜的身上。


「喂!」唐突的行為當然惹來凜的不滿。


「小聲點,難道你想還沒開始就引警衛過來嗎?不過想要助興而以。」


「你可以灑在你身上,混蛋。」凜憤而咬了宗介一口。


宗介脫下凜的泳褲,兩手勾起凜的雙腿抬起,凜的背部貼在牆上,宗介預先挑弄凜的分身。


隨著做愛的次數增加,宗介在重訓的方面可是更加努力不少,想要讓凜有美好的感受,就得先有一番好體力與臂力。


「嗯……唔……」擔心警衛隨時會來巡邏,凜壓抑著自己別叫出聲。


看著凜壓抑自己,宗介則因此有股難以言喻的快感,甚至是有了『如果讓凜受不了喊出來,肯定會很有趣吧』的惡劣想法。


暫時放下凜,從口袋裡掏出跳蛋,在凜面前晃啊晃。


「你竟然連這種東西都帶了……」


「嘛,想要好好玩一下。」


「宗介你果然是變態吧……」某種程度而言,凜無法理解宗介的大腦思路。


「喜歡變態的人也許更變態吧。」宗介無關痛癢的在跳蛋上擠上沐浴乳,抱起凜替他塞入後穴中。


不留情面地命中要害,凜頓時間也找不到話來為自己辯駁,宗介太了解他了,這點凜不得不承認。


當宗介按下開關,凜緊咬牙根,揪起宗介的外套衣領。


「難受嗎?」語氣溫柔可嘴邊是止不住的壞笑。


「要、要一起試試嗎?」凜連說話也忍不住顫抖。


「記得可以調高段數呢。」故意再調高了一階,他真的想看看不一樣的凜。


除了游泳,凜對任何事情都顯得很被動,對於感情也是。分開的這些年,不是一成不變,而是對彼此的心境改變了。


凜不想一直處於弱勢,拉下了宗介的泳褲,張口含住宗介昂昂而立的分身。


「啊啊,凜肯定是偷練口技了,看A片學的?不會邊學習也邊打手槍吧?」衝著凜嘴巴正忙碌,宗介可是一點也不手下留情。


每回做愛宗介總是這樣,常常會說些激怒他的話語,不怕哪天真要讓他抓狂了,他嘴裡的寶貝可能會從此跟宗介說再見。


凜是學了些口技沒錯,可不是像宗介所言,只是為了在做愛的時候能乖乖讓宗介閉上嘴,少講那些掃興的話。


一度快要因為凜新練的口技而受不了,果斷按下加強跳蛋段數的鈕,才險些逃過一劫。


後穴傳來的快感,使得凜一陣腳軟,跪跌在地上,怒視宗介。


宗介蹲下身子,拖起凜的下巴笑道:「迫切得想讓我射,是因為凜想要呢,還是因為擔心警衛會來想早點結束?」


「想讓你閉嘴。」拍掉宗介的手,凜面有難色。


「看來還不夠,我們來進行下一階段吧。」想瞧瞧藏在自尊那道牆後,既崩潰又淫亂的凜,因為那才是最真實的凜。


宗介從口袋裡抽出兩條黑色布條,將凜兩手向後綁起。


「你在做什麼……」凜正懊悔當時的禍從口出。


「聽說盲人的聽覺與觸覺會比一般人還要靈敏,是因為缺少視覺感官的影響,能更準確的透過其他感官去感受。所以想讓凜嘗試一下,會不會因此而更加敏感。」一面解釋一面用黑布條把凜的雙眼蒙上。


凜知道自己失算了,比起說是小瞧了宗介,更不如說是太信任宗介。


宗介扶起凜站好,少了眼睛和手的感官,凜能依靠的也只有耳朵,無法猜測宗介在做什麼,只知道他圖謀不軌。


凜感覺後穴裡的跳蛋似乎又被提高一個層級,下一秒,是宗介從身後驟然突入。


「啊啊--」如從宗介所言。


「我很高興讓凜叫出來了,不過還是得小聲點,要不然警衛可能會馬上被吸引過來。」


後穴裡腸液和沐浴乳產生的泡泡混雜,即使相當滑潤但因凜變得敏感,仍緊絞著宗介的下身。


伴隨跳蛋與每一次的抽插,幾乎都快讓凜腿軟,無法自拔地喊叫與射出。


雖然凜對他說過討厭內射,可宗介還是因為這樣射在凜的穴內。


「一不注意就……」沒有絲毫的愧疚感,而是更加雀躍。


「該死的……」


一次不夠,宗介還想要更多,那道牆尚未摧毀之前,他是不會善罷干休的。


抽出跳蛋,再次將分身攻進後庭花中,拿起跳蛋緊貼凜的龜頭。


「唔、唔!宗介你……」


「凜不會天真認為一次就放過你吧?」裝做吃驚。


「可惡的傢伙!啊啊……!」


果然嘴硬又無法自拔的凜,是最可愛的了。


宗介加快腰擺速度,力道一次比一次猛烈,每一次的衝擊,凜就更加失去理智,壓低音量這檔事徹底拋諸腦後。


兩人又再一次宣洩。


解開凜眼睛上的布條,眼神有些迷茫、有些沉醉,宗介扶著凜:「還好嗎?」


「你這點能耐還需要問我嗎?」


「會恨這樣對你的我嗎?」捧起凜的臉,臉上的笑容多了分苦澀。


凜因為這問題而失笑,在他眼裡,宗介始終是個閃耀的星星,一個遙不可及的星辰。


「恨過,但現在……我不能沒有你。」


實話實說,凜的確是恨過宗介,恨他的優秀;恨他的天賦異秉。但更恨自己,恨追不上宗介腳步的自己。


宗介深吻凜的唇瓣,與他的舌交纏。


凜不知道,宗介曾經可曾因為他而討厭過自己,甚至厭惡自己的實力過,可厭惡過後更加討厭的是有過這樣想法的自己。萬一被凜知道的話,依凜的個性,肯定會離他遠去的吧。


拉開凜手上的布條,這回他想溫柔的對待凜。


反擊的時刻到來,凜抓住布條蒙起宗介的雙眼:「你來親身經歷看看吧!」


連手也一併綁起。


凜舔吮著宗介每一寸肌膚,厚實的胸膛,興奮而挺立的乳首。


宗介是特別的存在,曾因自己的任性而分離,現在他可不想再失去一次。


將宗介的分身放入體內,擺動著腰,貼靠在宗介的耳邊浪叫。


「呃、呃……凜你這樣太誘惑了,好想看啊……」


「不准。」


「別這樣嘛,就讓我看一眼。」苦苦哀求。


「得讓你嘗嘗我的感受。」主動加快了擺動速度。


內壁越絞越緊,先前兩次內射的精液與其他液體參和,變得黏稠。


耳邊傳來凜毫無保留的聲響,後穴除了觸感還有"噗滋、噗滋"的聲響,使宗介心癢難耐。


改回來裝個攝影機好了,也許就不會因蒙眼而錯過。


「啊啊、宗介……宗介……」在快宣洩之際,凜伸手解開了宗介眼上的布條。


玩弄自己而自行解放的模樣,在宗介面前毫無遮掩,最後的視覺享受讓宗介也忍不住射出。


「……」心裡有股震撼說不出口,只能說:「色氣的凜……好想再多上幾次。」


「吵死了!」人生果然只能不斷後悔嗎?凜後悔自己的所作所為,埋首在宗介的胸膛。


「害羞的凜也好想上一次。」


「閉嘴啦,混蛋。」解開宗介手上的布條,塞入宗介的嘴裡。


宗介拿出嘴裡的布條,轉開水龍頭,潑灑而下的水流洗清彼此。


「沖乾淨之後再來一次吧。」


「你還要!?」


「當然囉,只要對象是凜,自然欲求不滿嘛。」還有多少他沒見過的模樣呢,真想一次看個夠。


凜推開宗介,質疑他的話語,「你的意思是別人你也可以跟他們做囉?」


「噗,哈哈哈!可我只想跟你做啊。」爽朗的笑聲,向前將凜拉回懷裡。


「哼。」


「吃醋的凜也想來一回。」不忘補上。


凜才想說些什麼反擊,可聽見外頭傳來腳步聲,立刻摀住宗介的嘴。


「松岡前輩,你在淋浴間嗎?」似鳥待在宿舍發現凜已超過了平常自主練習會回來的時間,有些擔心他過量訓練。


「呃、我在。」凜尷尬地看宗介,也尷尬地應聲。


「前輩,你別老是超量訓練啊,萬一練出問題來怎麼辦。」


似鳥說這句話的同時,宗介正用不愉悅的眼神看凜,突然間他又想使壞了。


「我知道,你先回去吧。」感受到宗介眼神傳來的怒氣,因為心虛而別開臉。


宗手伸手進入凜的後穴,充滿惡意的勾弄,凜皺起眉頭摀住自己的嘴。


「對了前輩,我進來之前好像有聽到你在跟人對話呢。」


「沒有啊!你聽、聽錯了……」凜努力保持說話不顫抖,宗介卻越刻意想讓凜叫出聲。


「是嘛?」似鳥的確有聽見凜再跟別人談話啊,不然他也不會走來淋浴間。


「我一會兒就回去,愛你先走吧。」


縱然還有疑惑,可似鳥還是走了。


凜本以為可以鬆一口氣,宗介用手指提醒凜的處境。


「看來你跟似鳥的感情非常不錯嘛?」凜對似鳥的稱呼聽在宗介耳裡過於要好了點,他非常的不爽。


「嗯嗯、啊……只、只是同寢的關係……」


「下回在凜的寢室做好了,我想你就有理由能換寢室了。」


「我怎麼會想不開喜歡你啊!」


「那你得好好想想該怎麼補償我啊,我可是日日煎熬愛人跟別人同寢呢。」


「我不也是一樣嗎!」宗介的話可說得不公平了,每晚他也都擔心跟宗介同寢的室友啊,又不是不理解愛人的魅力。


「那我用身子補償你吧。」


「宗介!你真是夠了!。」


在淋浴間直到凜無法繼續為止,兩人可整整玩了五個回合,最後在逼不得已的情況下還是宗介背著凜回宿舍的,雖然還因此引起一陣騷動,不過也被宗介巧妙的搪塞過去。


凜發誓,下回不論自己多痛苦,都不會讓宗介那傢伙背他回宿舍!


end* 




评论(14)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