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楓

世界級雜食,目前主力BTS同人。
主:國旻、霜花、錫米

© 楓楓
Powered by LOFTER

【鬼白】離合

*BGM→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ic--8PpL3o

*其實沒有所謂的鬼白還是白鬼,只是單純寫寫他們之間的情感

*虐向


人死不得復生;

鬼神亦然?


「鬼燈!鬼燈!」白澤淒厲的呼喊聲響徹雲霄,若不是桃太郎即時拉住白澤,白澤早已衝向前協助鬼燈。

白澤與桃太郎眼睜睜目睹,前來搭救他們的鬼燈被火光所吞噬。

「放開!快放開!我叫你放開!」白澤失去理智,他不允許鬼燈在他面前消失,死命想要掙脫桃太郎的束縛。

「我答應過鬼燈大人,不能讓你赴險。」

熊熊燃燒的烈火之中,鬼燈的魂體逐漸殘缺不全,在鬼燈尚未燃盡之前,白澤施用久未使用的神力收走鬼燈。


*


經歷群魔謀反戰後,天國與地獄斷垣殘壁,死傷慘重。

歷盡千辛萬苦,天國與地獄終於回歸和平,極樂滿月在戰爭中幾乎搗毀,修復之前白澤和桃太郎暫居在一座山洞裡。

先前白澤將鬼燈殘餘的魂體放置燈籠中,一切有所安頓之後,他把燈籠交給了桃太郎照料,離開天國幾日。

白澤歸來後手裡多了一個奇怪的葫蘆,桃太郎只見白澤將鬼燈魂體移至葫蘆裡,便把葫蘆放在一個看似爐臺的架上,嘴裡念念有詞,一道金色光環繞葫蘆四周。

「白澤大人,這是……?」

「是能修復魂體的仙器。」白澤臉上終於顯現自戰後首次的安心神情。

「所以鬼燈大人能復活嗎?」桃太郎掩飾不了心中的雀躍。

「當然,我不會讓他死的。」白澤語氣堅決,雙手不自覺緊握。

他不會讓鬼燈死的,絕不會。

「可白澤大人……您怎麼會有這仙器?」

「我跟中國天庭神仙借來的。」

「差點都忘了您是中國的神獸呢。」

白澤站在爐臺旁,緊緊盯著葫蘆,曾經的錯誤他不會再走一次,無論如何,他絕不再讓鬼燈離開。


白澤日日守在爐臺旁,桃太郎一如既往照顧白澤生活起居,可他察覺白澤自從借仙器回來後變得有些怪異。

不知該如何形容,直覺是安定的違和感。

「這書給你。」

「漢方學?」

「趁近日閒暇多多學習,有不懂的地方隨時可以問我,別再摸魚。」白澤轉過身,繼續坐回爐臺旁的禪椅上,手裡不斷刻著各式喵好好。

「……」桃太郎突然理解那份違和感是從哪裡出現,白澤過於專注在雕刻上,眼環山洞四周,早已堆滿白澤刻出的喵好好。

他再仔細瞧瞧白澤,一度認為是自己眼花,揉揉眼睛瞪大盯住白澤,桃太郎跌坐在地上。

「白澤大人!您、您……您怎麼變透明了……」雖只有一瞬間,可他確實瞧見了,白澤渾身透明。

「終究還是會被發現的……」白澤緩緩起身,對於自身的狀態並不意外,神情憂慮。

「您到底怎麼了?」桃太郎趕緊向前握住白澤的雙手,還能握住卻沒有溫度。

「這是天罰,我違反了天條。」白澤面帶苦笑,他早已知道這麼做他會有什麼結果,可他仍執意做下去。

「什麼意思?」桃太郎錯愕的看著白澤。

「長命不死早已令我看透生死輪迴,甚至麻木,直到遇見那孩子,乏而無味的生命裡才有了光彩。曾經我無法救回他,可我不想一錯再錯,即使違背天條,我也要救他。」

他是神獸,亦是中國神之一,他是吉祥的象徵卻不能左右生死,破壞三界平衡,一旦他插手擾亂平衡,下場即是毀滅。

「白澤大人!您的想法太自私了,您認為鬼燈大人會同意您的做法嗎!」桃太郎淚留滿面,他不知道離別會來的這麼突然。

鬼燈死前他連離別的話語還來不及說,現在他的恩師正在他面前一點一滴的消逝,他卻一點辦法也沒有……。

「他會的。」白澤確信。

「不!鬼燈大人他不會同意的!如果他又隨您而去呢!」桃太郎試圖阻止悲劇持續惡性循環。

「他的命,是我換來的,那麼他絕不會輕易尋死。」若隻身孤獨活著,不如將這條命換回他繼續活下。

「白澤大人……」

心意已決的白澤不論桃太郎如何勸說,他執意不回頭,。這麼做他不後悔,就算被鬼燈怨恨;不做,他會懊悔一輩子,甚至絕望地不如與他一同歸去。


淚水換不回生命,與其不斷憂傷下去,桃太郎不如更盡心白澤對他的冀望。

照顧白澤起居,努力向白澤學習漢方學,一同守在鬼燈的爐臺前。

白澤不確定自己會在什麼時候消失,擔心在鬼燈復活前無法再見上一面,只有不斷地預設見不上的道別。

「鬼燈……你快回來啊,別讓我見不到你……」白澤日日在爐臺前對著葫蘆呼喚,朝思暮想的身影在腦中揮之不去。

「白澤大人……您又開始消失了……」桃太郎這陣子變得很愛哭,每當見到白澤祈求鬼燈早日歸來,身體卻不斷變得虛弱且透明,他清楚離別將至,淚水變也無法停下。

白澤出奇的勇敢,他哀傷但他不想落淚,重生是喜悅的,他不想破壞鬼燈重生的喜悅,隱忍不能落淚。

他把思慕鑲在喵好好裡,每隻喵好好都是他對鬼燈的愛慕與思念,願鬼燈有這群喵好好守著便不孤單。

「白澤大人!金光消失了!」桃太郎看見爐臺上的金光逐漸消失,葫蘆劇烈搖晃、破裂。

緩緩而現的黑影,白澤再也忍不住淚水。

「你、回來了……我以為連最後一面也見不上了……」白澤覺得好疲累,眼皮莫名沉重。

「白澤?……」鬼燈不解白澤語意。他很確信自己死了,甚至沒有意識,為何現在還能站在白澤面前?

太多話想說,一時間也排不出話語的先後順序,拖行疲乏不堪的身軀,步步走向困惑神情的鬼燈。

輕撫那初醒的容顏,白澤明白,老天給他的時間夠長了,足以換回他的命。

白澤淚流滿面充滿哀傷的深情,他身後還有個不明原因而大哭的桃太郎,鬼燈只知事情不單純,卻不知真相,心底浮現縷縷不安,伸手要握住白澤的手,然而--他揮空了。

「……怎麼回事!?」鬼燈錯愕看著掌心。

「離別在即,千言萬語卻吐不出一句,能再見上一面,已經很足夠了。」

「把話說清楚!」鬼燈焦急之下向白澤怒吼。

「帶著我的命好好活著,還有這些喵好好相陪,可別忘了……曾經有個白澤陪你走過千年,鬼燈、鬼燈、鬼燈……」

--聲聲呼喚,聲聲嘆。

「白澤……」還弄不清事情來頭的鬼燈,僅可親眼見白澤慢慢變淡,滴滴消失。

「我愛你,鬼燈。」玩世不恭,而不得真愛或許是他的罪,可他仍想在最後一刻吐露真心,無怨無悔。

白澤傾身向前,和鬼燈唇與唇相觸,剎那--白澤如煙如塵,灰飛煙滅。

「白澤!」鬼燈無助的哀嚎,畫破天際。


白澤消失後,傷心欲絕的鬼燈落下了他人不曾看過的淚水,桃太郎將白澤這些日子以來的作為與交代,一一告訴鬼燈。

爾後,正如同白澤所言,鬼燈並無尋死,而是活得要比過去更加繁忙與充實。

眾人皆為鬼燈感到擔心,若他表現出來,至今眾人也不至於如此擔憂。

他如白澤所願,帶著白澤所換來的命好好活下去,幾乎自虐且可怕的生活。

過去的鬼燈不是鬼,如今的鬼燈要更甚一籌。

他不笑了,以往還能有各種表情與感受,可此時,他僅是以一名無情無愛的鬼神身份徒留於此的惡鬼。

唯一不變的,是鬼燈仍深愛著白澤的那份心思,並未消滅。


“千年後”


一如既往,鬼燈巡視地獄後坐在一張石椅上,可與以往不一樣的是--他不在了。

他是真的不在了……

是誰告訴他,『我可是神獸呢,怎麼會死?』

是誰總這麼說,『我肯定比你長命的,你瞧瞧我都活多久了。』

鬼燈拂著石椅,冷冰冰沒有溫度,沒有那戲謔的嘲笑聲,更沒有了那張總是說著『我討厭你』的面容。

幾千年共存的記憶,恍如幾日,依然在腦海鮮明的記憶是他灰飛煙滅前的蒼白身影。

孤獨的活著,白澤有多寂寞的感覺,他徹頭徹尾的體會了。

他離開已屆滿千年,曾經活了千年、萬年,一直都是孤獨地活在這世上,最終也僅是化作塵埃而逝。

鬼燈臉上難得揚起一抹苦笑,他是真的想念,縱然身邊是白澤離開前千辛萬苦留下的痕跡,他依舊思慕與孤獨。

彩蝶翩翩飛舞,稍憩在石椅上,鬼灯燈輕揮手,彩蝶振翅默默飛離石椅。

「對不起了,此處只屬於他。」心亦如此,亙古亙今永不變。


正當鬼燈看著彩蝶翩然而去,眼前卻出現了兩個從未謀面的怪客。

「你們是?」鬼燈起身詢問來意。

長相古怪的怪客們,從原先獸形模樣轉為人形,如同白澤。

「吾等麒麟、鳳凰,中國神獸其二。」

「有什麼事情嗎?」

「唐突叨擾並無他意,吾等是奉玉帝之命,前來送還白澤魂體。」麒麟說明來意,鳳凰則從袖口中取出一盞蓮燈。

「如來佛祖慈悲為懷,為白澤求得重生機會,雖是白澤觸犯天條在先,感念你們為蒼生造福竭盡心力,玉帝寬念,千年懲處已足。」

「……」鬼燈顫抖著雙手緩緩接過蓮燈,他無以言表。

「再過幾日,白澤便能重生,初生還無法維持人形,原形尚且虛弱,務必悉心照料。」鳳凰叮嚀鬼燈。

「若不是為了你,本已定居於日本天國的他,肯定是不會再回到中國天庭來的。」麒麟掏出煙斗,呼出陣陣白煙。

「我們再次將白澤送回你的手上,請你們一定、一定要念在如來佛祖與玉帝恩德無量上,好好珍惜這得來不易的機會。」

對麒麟鳳凰而言,白澤如同他們的手足,縱使先前那段不知許久的日子生疏了,他們仍是一家。

「請二位代為向玉帝及如來佛祖謝恩。」鬼燈緊抱蓮燈,向兩人道謝。

麒麟鳳凰離去,鬼燈望向懷中那傳來徐徐溫暖的蓮燈,千年不曾落下的淚水,在此時潰堤了。

「好久不見了,白澤……我好想念你……」

淚滴落入蓮燈裡,一陣裊裊白煙升起,煙散霧盡之時,只見一人笑坐石椅上,脫口說出:「我也是。」




>>>>>>>>>>

希望有虐到大家www

這篇我寫了快一個星期啊!!!

各種卡及各種難關QAQ

雖然不是100%呈現腦中所想,不過也相差不遠了吧ww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