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楓

世界級雜食,目前主力BTS同人。
主:南糖、國旻、霜花、錫米

© 楓楓
Powered by LOFTER

【宗真凜】愛之聲

*演藝圈PARO

*全架空設定

*大Q點文


是不是許久沒有看見我寫Free!了呢!ww 希望透過這次大Q的點文,大家會喜歡這個演藝圈PARO喔!

------------

舞台上歌手賣力獻唱,燈光四射,伴隨舞台下此起彼落不曾間斷的尖叫聲,今日的主人公心情更加雀躍,向歌迷們比出搖滾角的手勢,舞台下的又是一片熱烈歡呼和回應主人公而高舉的搖滾角手勢。


在三樓VIP室裡兩個男人面面相覷,臉色凝重,與外頭熱血沸騰的舞台相比,裡頭簡直是冰天雪地。


「橘經紀人還沒有想好答案嗎?我以為這是不必思考即可回答的問題。」宗介坐在沙發椅上,看著猶豫不定的真琴。


站在舞台上發光發熱的搖滾歌手正是--松岡凜,身為凜經紀人的真琴,正在為了凜能前進美國發展的事情而深受苦惱。


單看進軍美國而言是件好事,但真琴並不是如此,其中還攙和了私人感情,使得事情交錯複雜。


「橘經紀人?」眼前的男人始終不肯回應問題,宗介不愉悅地喊了聲。


「身為他的熟識,他的個性你是再明白不過,可不是我回應就算數。」


「正因為凜的答案是肯定的,所以你才不肯答應吧?不是不肯,是不敢。」


宗介一言命中要害,做為凜的經紀人五年,真琴明白他想從谷底奮力向上攀爬的心情,去美國發展也一直是凜的夢想,近在咫尺的機會凜肯定不會放過,正因答案清晰明確,真琴才害怕。


凜與經濟公司的合約即將到期,進軍美國的條件正是得跟宗介同一經紀公司,代表著,若凜願跟隨宗介一同回去美國,那他們之間便再無關聯。


宗介已是在美國頗具知名度的演員,電影部部熱賣,兩年前歌唱事業跌落谷底的凜,在宗介的引薦之下得到了為電影獻唱主題曲的機會,因此一炮而紅。


讓凜為他主演的電影唱主題曲,這是宗介在離開日本進軍好萊塢之前與凜的約定。


「於公於私,你都不應阻攔凜追隨他的夢想。」


宗介必須帶凜走,分隔三年的時光,若不是真琴透過各種關係連絡上他,或許今日他也不能跟凜相聚。可一名經紀人又怎會為了棋下藝人費盡苦心?


宗介敢肯定真琴喜歡凜,非同一般的喜歡,所以他必須帶凜走,在凜被搶走之前。


真琴站在大片落地窗前,看著舞台上盡情熱唱的凜,臉上的笑意充滿自信與歡樂,那是五年前無法看見的笑容。


凜越靠近夢想,他身上的色彩越是鮮豔,卻也離他更遙遠。


宗介說的沒有錯,於公於私他都不應阻攔凜追逐夢想,成為凜的絆腳石。


「我想……」當真琴終於開口回應宗介,然而這時站在舞台上的凜,跟他對上了眼。


音樂聲停止,凜確定站在VIP室的落地窗前是真琴,站在舞台中間稍做片刻的喘息,隨後開口:「今天在場的每一位,對我而言都相當重要,沒有你們就沒有我。」


語落,舞台下一片歡呼。


凜目光回到歌迷身上,拔起夾在架上的無線麥克風,往一旁的檯子走去。


「今天還要特別感謝一個人,五年前如果沒有他的出現,或許我今天也不會站在這舞台上與大家相聚,更不會與我的好友--山崎宗介重逢。」


檯子上早已準備好一把椅子和一把吉他,凜坐上椅子拿起吉他,架好麥克風。


「接下來,這首歌要送給他,他正是我的經紀人--橘真琴!」


這橋段就連有關看彩排的真琴也不知曉,充滿困惑地凝視凜的一舉一動。


「最後為大家帶來這一首--愛之聲。」掌聲響起,凜調好姿勢,奏下旋律。


五年前宗介進軍美國發展,宗介一帆風順的演藝事業帶給凜極大的衝擊與壓力,為追上宗介的腳步,他不斷追趕著,但與宗介越來越遠的距離,最終成了壓垮凜的稻草。


凜非但在創作上陷入瓶頸,甚至也在自身風格中迷失,更是染上酗酒及菸癮的惡習,演藝生涯一落千丈,甚至岌岌可危。


正當全公司上下皆打算放棄凜時,恰巧新進公司的真琴被迫接下這爛攤子,一開始真琴有些不情願可他還是接下了這份工作。


凜每唱一句,每彈下一個音符,腦海裡會不斷湧出與真琴相遇的過程。


第一次他們在酒吧相見,真琴還為幫他處理和其他客人的爭執,不慎被打傷額頭。


偶然在樓梯間聽見真琴前輩們在嘲笑他傻,竟然願意答應接下沒有人要的他,然而真琴卻只有帶著笑意回答:「他是個很有才能的人,時機不對而已,他會成長的。」


當全世界與他背道而馳,只有真琴願意向他靠近,甚至是站在他身邊支持他,扶持他未來的每一步。


凜腦中浮現越多真琴的身影,心裡的感激更是化作淚水滾滾落下。


歌詞裡句句描繪他們,真琴再遲鈍也能聽出凜想表達的意思。


的確,起初被迫接下凜時,他也在心中抱怨過,經過日日相處之後,或許凜的脾氣高傲又任性,但那不是凜的全部,凜還有不為人知的一面,既懦弱又孤獨的一面。


自從知道宗介與凜的約定,真琴推測這是能夠讓凜翻身的大好機會,於是利用各種關係去打探到了宗介的連絡方式,進而連絡上宗介。


如同真琴推測,凜不但因為宗介的電影而聲名大噪,還獲得能去美國實現夢想的門票。


真琴握住雙拳,心痛與不捨在糾纏,心底話尚且未能表明,或許從今往後也只能隱藏。


自彈自唱結束,凜起身向台下觀眾致意,獲得滿堂喝采。


這首為了真琴而唱的歌,令宗介頗為不安,他早該意識到的,問題根本就不是出在真琴身上,而是凜身上。


凜的答案並不是他所想像的那麼篤定,參雜了真琴這枚不定因素在裡頭,篤定的答案也變得不確定。


外頭人群漸漸散去,熱鬧的舞台逐漸變得冷清與灰暗。


「我想……今後凜就麻煩你了……」沒有人能懂此刻他的心有多痛。如果他真的愛凜,他就不能阻止凜追隨他所想要的世界。


天下無不散的筵席,包含著他與凜也是如此,終究得分離。


親耳聽到真琴的答案,宗介可是一點開心的感覺也沒有,因為凜正站在門前擺出極為憤怒的神情。


「為什麼趁我不在時決定這麼重大的事情?」


「凜……」


「宗介,我很謝謝你們能給我這次機會,但我不會跟你回去美國的。不是我忘恩,而是我想用自己的實力進到你的世界,與你並駕齊驅甚至是超越你。」凜臉上的怒顏不減,反而多了分霸氣,走向宗介。


最不想遇見的事情,還是遇上了,宗介走向凜的身邊,「隨時歡迎你來美國。」


「時機到了,自然會相遇。」宗介走別之前,凜給他的最後一句承諾。


待宗介離去後,此間房僅剩他們二人。


真琴隻字不語,因為此刻凜正怒火燃燒,多說多錯,不如不說。


「對我無話可說?」凜逼近真琴,只差沒有揪住他的衣領。


「你不該錯過這個好機會,趁著頗有成績的時候繼續努力,你的人生也能像……」


「說謊!你說謊!不是真心話對吧?」分明自己已做出最大的明示,為何眼前的男人還不肯跟他明說?


真琴再度靜默,他不否認,如果說謊能夠讓凜過得更好,他願意這麼做。


「橘真琴這笨蛋!我明明在台上都跟你表明了我的心意,為什麼你還是不明白?」凜又哭了,不甘自己的真心被他無視。


「不是不明白,正是因為確實收到了,才更不應該把你困在我身邊,成為你的絆腳石。」


「才不是什麼絆腳石,如果沒有你,今天的我就沒有任何意義,如果往後不是你陪我走過……」


真琴不忍再看凜哭,捧起他的臉吻上,好幾次他都想這麼做,但理智總會早一步阻止他。


凜是個很有魅力的人,而他卻不知道自己擁有什麼樣的魔力,每靠近他一步就會想要更靠近,這正是凜的魅力所在。


「我愛你,凜。」


一句話再度引發潰堤,止住洪患的方法唯有--長相廝守。


給你的愛之聲,你聽見了嗎?


评论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