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楓

世界級雜食,目前主力BTS同人。
主:南糖、國旻、霜花、錫米

© 楓楓
Powered by LOFTER

【宗真凜】愛慾交錯 01

*全架空設定
*人倫喪失
*床伴無限輪迴(?

「凜你又怎麼了?」剛完事的男人穿起襯衫,坐在床邊。

「沒事,你滾吧。」凜不想多理眼前的男子,這分關係除了在床上維持,不想繼續在其他地方有牽扯。

「啊--又是橘真琴哪裡惹你不爽了吧?不然床上表現的這麼積極,肯定是跟他有關係。」話說得篤定不是沒有理由,而是太明白。他是凜小時候很要好宛如半身的竹馬--山崎宗介,但在凜心目中是個損友,現在還是同部門的同事。

真琴現在與他的關係也並無好到哪去,甚至是更糟糕的情況。他們不只是床伴,還是背著真琴老婆偷歡的惡人,然而真琴的老婆卻還天真以為他們只是來往密切的好友,絲毫對凜無防備之心。

「我說快滾!」凜拉起被子蓋住頭部,因為接下來宗介只會說些令他更心煩的事情。

他們會成為如此尷尬不堪的關係,全是某回凜因為真琴而感到心情不好,當下能陪他喝個爛醉的人也只有宗介,逼不得已的情況下才約宗介出來喝酒。

喝醉後在酒精促使之下,並且在宗介花言巧語裡給拐上了床,他們兩人也成了另一段關係的床伴,但這種關係僅存在於凜需要宗介的時候。

「搞不懂你呢,凜。既然這麼喜歡真琴的話,當初為何要提出跟他當床伴這種事情?痛苦的話,不如離開他,你有我啊,我也能滿足你的。」

狗嘴吐不出象牙,凜果然是無法把心再容納第二個人,但他最愛的人目光是否又置於他的身上呢?或許他就像宗介一樣,擺明著的事實,也要當作不在乎。

「我累了,記得走前把門鎖上。」凜毫無力氣回應宗介半開玩笑似的告白。

宗介知道何時該適可而止,他太了解凜,此刻凜不需任何人陪伴,只需要寂靜的個人空間。

所以他走了,走得悄然無聲。

凜知道自己很卑鄙,心中僅有一人,卻為那人去招惹另一人。這樣的他,有資格去擁有什麼?

愧疚感越強烈,對傾心之人越是無法靠近。

    *     *     * 

他暗戀真琴許久,早在真琴跟現任老婆交往之前,便已喜歡著真琴,可遲遲沒有機會能夠表達,甚至他也不敢表達。

當凜體認到自己已深愛上真琴這件事情時,真琴的父母早已替真琴牽線,介紹了同間大學裡的學妹給真琴,那份禁斷的愛戀心思只能深埋心底。

凜一直在等待他們分手的那天,沒錯他就是如此卑劣的人,表面與他們相好,心裡則是分分秒秒地盼望著他們能夠早日分手。

可這心願上帝非但沒有聽見,反而讓凜更加錯愕且措手不及的事情是……他們要結婚了。

這消息來得太快、太倉促,凜甚至沒有任何的心理準備要面對這無情事實,長年累積下來的抑鬱,凜最終忍不住在家裡崩潰。

一切關係開始變得複雜,該從同學們鼓吹在飯店裡幫真琴舉辦告白單身派對開始,凜即使心裡難過仍不忍破壞大家和諧的氣氛,時刻保持應有的態度與笑容,就算心如刀割。

派對上所有人喝個爛醉,凜再怎麼灌酒卻都無法灌醉自己,想要用酒精暫時麻痺自己的心,或許就不會那麼痛了……。

當一個個喝醉倒下,凜默默從杯盤狼藉的派對場上脫困,心沒醉,但身體醉了,扶著牆面搖搖晃晃地走回屬於他的房間,他可不想明早起床是躺在不知名的地方。

好不容易回到房裡,正要將門給關上,一個強而有力的臂膀卻阻攔了門闔上。凜瞧了一眼來人,原來是真琴給擋下門板。

「新郎先生,你走錯房了。」語氣帶著酸。眼前是他的愛人沒錯,可惜能跟他一同步上紅毯的人是別人。

真琴不發一語,走進凜的房裡,關上房門並鎖上,扣上鏈條。

「真琴,你走錯房間了,你房間在……」凜向前拉扯真琴,想要阻止他的行為,話還沒說完便被真琴一口堵上,猛然將他推倒於床舖之上。

凜使勁一推,好不容易從令他快窒息的吻逃出,憤怒地破口大罵:「橘真琴!你瘋了嗎?我可不是你老婆,發酒瘋也要有個限度!」

凜內心狂亂吼叫,我不是替代品!我不是!

「我知道,我知道你是松岡凜,我最愛的人。」托住凜的下巴,不等凜任何反應再次強吻凜。

凜死命掙扎著,不管剛才是否自己聽錯與否,他都不想繼續荒唐下去。

他害怕,害怕一旦自己沉淪在一時之間的情感泥沼裡,便是回天乏術。

真琴不但不放開凜,變本加厲地強迫凜就範。

「凜,難道你眼神裡對我透露的情感,都是虛假嗎?」他不信凜對他沒有感覺,自己心裡的那道牆無法突破,才遲遲不敢向凜告白。

明知沒有未來的結局--就是那道牆。

「你快放開我!」奮力抵制真琴,好不容易推了點距離出來。

真琴的雙手劇烈顫抖,他確實不明自己為什麼要在婚前對凜吐實,可今日不把話說明,或許往後會後悔。

「我一直都喜歡凜,一直都喜歡。」

「夠了!夠了!我說夠了!」使勁推開真琴,凜狼狽地摔下床鋪。摀起耳朵不敢聽,知道心意又能得到什麼?真琴就要結婚,能跟他步上紅毯的人卻不是自己。

狠狠掀出底牌再撕毀自己,心裡的苦、心裡的痛,猶如千刀萬剮。

真琴走下床,將凜緊緊環住:「對不起,但是我沒有辦法克制,凜……我愛你。」

埋藏在心底的愛意,長年累積成了巨大的惡魔,不斷攔阻理智的去路。

眼滴從眼角滑落,被掰開的不止是心,還有那潛藏於心底的惡魔,正逐漸吞噬自己。

凜攀上真琴的脖子,内心渴望終究出賣自己,熱烈回吻真琴。

即使再向前跨出一步,便是深不見底的泥濘,仍然不顧一切跳下。

隨著夜色沉靜,埋沒在彼此的錯愛裡,徹夜崩潰失控。

清晨,太陽大剌剌曬進房內,真琴迷迷糊糊地睜開眼,身邊正躺著不知何時已清醒的凜。

當真琴想要開口說些什麼,凜卻是迅速的離開床榻,默默撿起散落各處的衣物。

酒醒亦或夢醒皆無所謂,認清事實的凜面無表情,令真琴看不透。

「凜……」真琴捉住凜的手腕,欲言又止。

倘若一切只是一時的迷失自我,或許就不會造就往後難以回頭的錯誤,可這泥濘底下卻是虎視眈眈許久的惡魔,他們正緊抓牢凜不放。

「真琴,我們就維持床伴的關係吧,在你我需要的時候。」沒錯,他放不下真琴,就算要如此卑微、見不得人,他也願意。

「凜你明白你在說什麼嗎?」不可置信凜竟然會說出這種話,然而真琴卻又對這提議感到心動。

「我明白,所以趁我後悔之前快告訴我答案。」脫口而出的話,凜心裡還在掙扎,在深淵裡垂死掙扎。

一步錯,步步錯,不如將錯就錯。

真琴起身再度擁凜入懷,滿是傷痕的彼此互相舔舐。

心意相通卻無法靠近的彼此,就讓我們一同墮入愛慾交錯的深淵吧……

评论(5)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