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楓

世界級雜食,目前主力BTS同人。
主:國旻、霜花、錫米

© 楓楓
Powered by LOFTER

【宗真凜】愛慾交錯 02

*真琴妻兒捏造
往後也會有妻兒串場出現,介意的人請慎入!

周末清晨,凜從一場惡夢中驚醒,已不是頭一回做相同的夢,在踏入錯誤之後,惡夢始終糾纏不清。

他不斷夢見與真琴步上紅毯的是自己,卻在快抵達神父前遭到攔阻,驅離他出場,並眼睜睜地看著真琴與他的妻子長相廝守。

凜認為這是上帝在暗示他。“你跟真琴是沒有未來的,別傻了。”

每當從惡夢清醒過來,凜只能無助地鑽進浴室,淋著冰冷的水來冷靜自己,直到那股悲傷暫時消失。

他沒有資格難過,是他去破壞別人的家庭。

一串耳熟的音樂響起,凜關上水閥,接起電話。

「凜叔叔!今天爸爸、媽媽要帶翔太去遊樂園,凜叔叔跟翔太一起去好不好?」話筒裡傳來輕快的男孩聲,聽得出來對方很興奮。

「叔叔今天有點忙呢……」凜雖不忍拒絕孩子的邀請,可他實在不想去別人的家庭聚會。

「可是翔太想跟凜叔叔一起去。」語氣裡掩不住失望。

凜才正想說些話安撫對方,話筒卻傳來女性輕柔的嗓音,「凜真是不好意思,我勸過翔太,可他還是堅持要打給你,吵著要跟你一起出去呢。」

「惠理別責怪翔太,直率的個性是他的優點。」

「翔太說已經超過兩周沒有見過你了,真琴也拿他沒辦法,難得的周末一起出來走走吧?」

這對夫妻簡直一個樣,總是以各種溫柔的方式來迫使他降服,再加上凜很喜歡翔太這孩子,凜更加沒有理由拒絕他們。

抬起頭看時鐘,淡淡嘆了口氣接道:「我約莫二十分鐘到,請稍等我一下。」

惠理才將好消息傳達給兒子,凜便從話筒中聽見那幾近尖叫的歡呼聲。

人生就是不斷活在後悔之中,如果他早點告白,如果他沒有向真琴提出床伴的要求,太多的如果他沒有,每個選擇都不斷令他後悔,包含答應翔太一起遊玩這檔事。

當凜車剛停好,剛走下車,身後就傳來一個小身子的撞擊。

「凜叔叔!翔太好想你喔!」

凜無奈笑了笑,天真可愛的孩子又怎會讓人討厭呢,轉過身蹲下,一把抱起已是小學四年級的翔太。

「兩個禮拜不見,翔太又長大不少呢。」

「我很認真在吃飯啊,當然長大不少。」

「翔太快下來,你已經不是要讓人抱年齡了。」惠理手拿提籃步出大門,看見兒子正被凜抱著,趕緊制止翔太。「凜真是不好意思,難得周末休假還得陪個小魔鬼。」

「沒關係,我也很想念翔太,正想找時間來看看他。」

翔太聽見媽媽的呼喚,乖乖從凜的懷裡下來,牽住凜的手說:「我們可以出發了嗎?」

真琴從車庫裡把車開出來,對於兒子與凜的好感情心裡總有股說不出口的疙瘩,揚起微笑:「我們走吧,再遲路上可要塞車了。」

有個翔太當媒介,在相處上並無明顯的不自在,因為翔太會很隨性拉著凜在園區內體驗他感興趣的東西,凜沒有什麼機會能跟他們夫妻交談。

「叔叔跟我坐一個車廂,爸爸跟媽媽一個!」翔太在摩天輪前發號施令,先將真琴與惠理推上一個車廂,再拉凜進入下個車廂。

沒有人懂翔太這麼做的用意。

「叔叔你看,可以看到城堡耶,還有剛剛坐的小船。」翔太趴在玻璃窗前四處張望園區內的景色。

翔太跟他毫無血緣關係,卻是跟他一拍即合,凜無法討厭他甚至很疼愛這孩子。

「再高一點可以看的更遠。」

對於翔太,凜一直很糾結,正因為他喜愛翔太,所以擔心著萬一哪天翔太知道他與真琴的關係,凜叔叔並不是翔太心中所想像的好人,也許這孩子一輩子也不會原諒他。

「可以看到爸爸跟媽媽耶!」翔太高舉食指,指向前一個車廂的真琴和惠理,他們正愉快的交談著。

每當見到他們夫妻開心的笑容,凜會覺得無地自容,臉色不自覺深沉幾分。

孩子是敏感的,看向爸媽的同時不忘看看凜,原本興奮的模樣開始有所收斂,靜靜坐到凜的身旁,

「凜叔叔怎麼總是很寂寞的樣子,跟翔太一樣沒有兄弟姐妹嗎?」

有的時候,孩子要比想像中更聰明,特別是善於察言觀色的孩子,而翔太正是如此。

「嗯……有個妹妹。」好犀利的問題,不過還好翔太把他歸咎於沒有家人的關係。

「感情不好嗎?」

「還不錯。」

「那為什麼凜叔叔要難過?」直率的優點,在這反而成了凜的大麻煩。

「在最高了呢。」凜迅速逃開翔太的問題。

翔太終歸是個孩子,聽見凜說到了制高點,便立刻將目光移至窗外,凜成功地轉移翔太的焦點,有驚無險。

在另個車廂裡的真琴還對著他們的互動而若有所思。

他們不倫的感情持續到現在,卻從未單獨一起出門過,大多是妻子或孩子的要求凜才會同行,真琴無法理解這樣的凜。

不會難受嗎?凜。

惠理方才開心的跟真琴說了些媽媽教室的趣事,自顧自地說得開心,等她發現真琴毫無反應時,真琴早已沉浸在自己的思索裡。

「老公?」

「啊?不好意思。」真琴發覺自己太投入了,忘記身邊還有惠理在跟他談話。

「該說對不起的是我呢,公事繁瑣,而我還擅自答應翔太想來遊樂園的要求。」

「說什麼傻話,能夠在周末假期跟妻兒一起出遊是件幸福的事情,是我突然想到一些公事不小心出神了,我才該道歉。」真琴抱歉地攬緊惠理,也許這麼做才能減少點罪惡感。

凜跟真琴的視線無法對上,當凜注視他們時,真琴看不見;而真琴注目凜時亦然如此。

凜說明他們的關係只存在床舖上,真琴卻認為凜正在跟他交往,關係上的定義衝突使他們最近情況不太妙。

下了摩天輪又跟著兒子在遊樂園裡兜了幾圈,由於天氣炎熱,翔太又吵著要吃冰淇淋,惠理才帶著翔太去尋找攤販。

眼見他們走遠,真琴看向坐在眼前不吭聲的凜,「陪翔太東奔西跑也累了吧?」

「不會。」不太想多說什麼,以免無謂的爭吵。

「往後覺得難受的話,可以不用勉強自己。」他們沒有太多的時間能夠談話,真琴直切重點。

「重點是翔太,有什麼好難受的?我想你又搞錯重點了。」

以床伴為出發點去想凜多少還能好過點,他不是破壞感情的第三者,而是在彼此需要時才會出現的需求品。

「凜……」

「別說了,我今天可不是來跟你討論這問題的。」為避免繼續跟真琴談話下去,凜拿起手機裝忙。

真琴知道讓凜成為第三者是個自私的做法,可只有如此才能把凜留在身邊,他害怕失去。

他愛凜,卻不能跟他在一起,他放不下惠理母子,也放不下凜,真琴費盡力氣才讓他們之間的關係達到恐怖平衡,縱然明白也許有天會崩壞,仍竭盡全力維持著。

惠理並不知道他們的關係,仍傻乎乎的認為凜是真琴從大學起就很要好的朋友,惠理全然被他們蒙在鼓裡。

真琴承認自己是個不折不扣自私自利的壞蛋。

兩人在爭執之前陷入沉默,問題始終纏繞他們,只是近期有越演越烈的感覺,衝突不斷。

不自在的防衛感,直到惠理母子買著冰淇淋回來,才得以恢復平靜。

一整天下來,扣除與真琴接觸的部分,凜還是覺得頗為愉快,因為有個天使巴著他不放,成了很好的擋劍牌。

凜把在車上熟睡的翔太抱下車,交還給惠理:「讓他睡吧,看他很累了。」

「真是辛苦你了,被他折騰整天也累了吧,不留下來一起吃個晚餐嗎?」惠理接過熟睡的翔太。

「謝謝,但我晚點還有事情要處理,就不繼續打擾了。」不是隨口搪塞,而是真的有約。

凜摸摸翔太的頭,揚起久違溫暖的微笑:「下回叔叔再來找你,要乖喔。」

抽手的瞬間,翔太抓住了凜的衣袖:「會很快再見到嗎?」

做不到的事情,就別輕易保證。凜的心裡盪過一句宗介對他的忠告。

「不一定,但叔叔有空回來看你的。」那笑容反而有些尷尬了。

「凜,路上有點霧氣,開車小心。」真琴走來,抱起兒子。

真琴要比心目中想像得更加心機,因為他抱起翔太,凜就不得不看他一眼。

「嗯,我知道了,再見。」凜順從了真琴的意思,看著他說再見,便立刻回到自己的車上。

開車上路不久之後,凜收到一封來自真琴的訊息。

《改回我們一起去旅行吧?--真琴》

凜回到家中才看了這封訊息,對於這問題,他不敢奢求也不想回應。

在一起是個難題,也許他用一生去解題,也未必有答案。

评论(7)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