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楓

世界級雜食,目前主力BTS同人。
主:國旻、霜花、錫米

© 楓楓
Powered by LOFTER

【宗遙】意義(完整公開)

*ED職業設定

*交往前提 

*各種架空設定 

*BUG請忽視

CWT37圓滿結束!!感謝來場領取無料的人( //Д//)♡ 依約定CWT37後完整公開!!!


從警五年來,宗介從沒想過有天他假想的問題,竟會讓他如此難堪。

眼睜睜目睹遙從歹徒身上抱回三歲女孩交還給女孩母親,然而遙卻成了歹徒的新人質。

宗介無法理解遙的作為,救人要緊沒錯,可也不能隨意賠上性命。

預防歹徒情緒過於亢奮,宗介身上沒有配戴槍支,攤開雙手站在歹徒面前釋出善意,希望對方能與他談判。

「退後!我叫你退後!」歹徒的手槍抵在遙的腦門上。

遙沒有半點情緒表露,展現了連專業人士也未必會有的極致冷靜,這點讓宗介既心安又惶恐,宗介亦不能曝露思緒,否則歹徒將會得逞,最好的方法便是不讓恐懼浮現於臉上,兩人前所未有的冷靜。

宗介沒有退後,反而緩緩向前,以溫和的嗓音說道:「我手上和身上沒有任何武器,不要擔心。」

「不准再向前!不然我打爆他的頭!」歹徒的手槍已上膛,一旦扣下板機,遙就會一命嗚呼。

宗介止步不前,幾天前他才跟遙隨興討論過『萬一哪天被歹徒挾持他該怎麼做?』,沒想到會是一語成讖。

「好,我不往前,你願意跟我談談嗎?」


緊張的情緒一觸即發,正值餐廳的用餐顛峰時刻,歹徒手持槍支闖入,挾持整間店的人們。

老弱婦孺無助地哀嚎,孩子們的哭聲惹惱了歹徒,舉槍向天花板開了一槍,要求眾人安靜。

父母們趕緊摀住哭鬧孩子的口,深怕犯人會傷害他們的孩子,緊緊將孩子擁入懷裡。

說不怕是騙人的,遙的心七上八下狂跳不已,可他不能表現出驚慌,和宗介約定好了,不論發生任何事情都會保持鎮定。

宗介動彈不得,繼續邁步可能會惹惱對方,後退只是會讓對方得寸進尺,可他手裡還挾持著遙,僵局讓宗介的額上微微冒汗。

「看吧,你有多無能,無法從我手中救下所有人,人就是這麼渺小,不論多努力,仍是沒有辦法改變世界和結局!」

鎖在遙脖子上的胳膊又收緊了些,遙深吸一口氣感覺腦部有些缺氧。


遙仍記得那天他是這麼回答宗介的--「不論生死都不要在意我,我不過是區區一個市井小民,不會影響世界,所以請專心緝拿犯人。」

然而宗介卻因此而生氣,勃然大怒地吼出:「每個人的存在都有意義!」


「不論我多努力工作,總是被上司踐踏,世界一再對我殘酷,奪走我的家人,奪走我的一切!既然我帶不走世界,我還能帶走這群人!你覺得你能挽回這些人的性命嘛?」歹徒發狂似地咆嘯,又朝天花板開了一槍,現場再度引燃哭鬧聲。


對方接連一番話,宗介任何恐懼全沒了,堅信地看著歹徒道出:「每個人的存在都有意義,不論他的身分有多卑微,他依然是這世界的一份子。看似不重要,卻是環環相扣的齒輪之一。」

「你認為清潔工渺小嗎,不,他們為了這個城市的整潔而賣力。你認為廚師很卑微嗎,他們正為了飢餓的人們而展現身手。你認為你渺小?還有個三月大的兒子在等你!你是父親啊!為了孩子而奮力活著。」

提及兒子,犯人的神色動搖了。

他是一名工人,他的老婆也是工人,一個月前老婆在工地發生意外事故身亡,父母早在他小時候便雙雙離世。

即使生活再貧困,只要妻子在身邊就會滿足,他只是個如此平反的人啊。然而世界百般無情踐踏他,令他對人生感到絕望,失去了陪伴他一生奮鬥的摯愛,他痛恨這個世界!

「你是孩子的希望亦是他的太陽,他已失去母親,你還捨得拋下他,奪走他的希望與太陽嗎?」

句句直戳要害,他的孩子,他還有個孩子……沒了母親還得再失去父親嗎?


宗介步步逼近,歹徒的雙手顫抖著,對方正因為宗介的話而深深動搖著。

原本深鎖的臂膀鬆了些,遙正等待著時機,看見宗介對他打的暗號,遙迅速蹲下,宗介鎖定對方慌亂之際猛然踢下他手上的槍,上前擒拿歹徒,將他制伏在地上。

歹徒趴在地上嚎啕大哭,嘴上不斷說著對不起,對不起他的孩子,對不起所有人。

其餘刑警衝進店內帶走歹徒,引來一片歡聲雷動。


錄完口供在走廊上休息的遙面對怒氣沖沖而來的宗介,依然不動聲色。

「你犯傻了嗎!好端端的為什麼要去讓歹徒挾持你!」他快氣炸了,心懸在遙身上,他的任何小失誤都可能造成遙的閃失。

「孩子會哭鬧,無法保持冷靜,只會讓歹徒失去理智,而我不會。」

這是宗介告訴他的,不論發生任何事都要保持鎮定。

「萬一他在這期間傷害了你,我該怎麼辦?」

「你說每個人的存在都有意義,而我貫徹了我的意義,保持冷靜,做出當下最好的決定,讓你能盡到警察存在的意義。我相信你的專業,相信你。」

遙分明沒有受過專業訓練,只因他的話就能冷靜判斷情勢,甚至做出有助於他的情勢,宗介簡直哭笑不得。

還有活力與他爭論的遙,他徹底放心了,隻手扶額:「要不要考慮轉行當警察呢?別浪費了才能。」

「不要,當警察太拘束,沒有廚師來得自由。」

宗介由衷地為答案笑出,摟緊眼前這令他提心吊膽的愛人,並且糾正他:「不,有一點你說錯了,我存在的意義是愛你。」

沒有一個人是渺小的,沒有一個人是不重要的,或許此時此刻你會迷失、會茫然,可每個人的存在都有他的意義,不論有多微小,仍是這世界上的一份子。


END.


评论(8)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