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楓

世界級雜食,目前主力BTS同人。
主:南糖、國旻、霜花、錫米

© 楓楓
Powered by LOFTER

【宗真凛】愛慾交錯 04

*人倫關係異常

*真琴妻兒捏造

*迷音很多wwww


刺耳的鬧鈴傳入耳裡,從睡夢中清醒的凜,頭痛欲裂,是昨晚爛醉後落得宿醉的後果。

揉揉太陽穴試圖舒緩疼痛,喊著:「宗介,幾點了?」

空蕩蕩,毫無任何回應。

凜伸手拍向身旁卻揮了個空,張大眼才看清身旁空無一人。

「竟然走了……」好不容易開口說了別走,沒想到最後宗介仍是徒留他一人。

扯起苦澀的微笑,笑自己的傻,這或許是他從不留下宗介的懲罰。

「早安。」爽朗招呼聲,伴隨香味四溢的早餐踏入房門。

「……」

「怎麼?以為我走了嗎?覺得難過了?」

「才不。」抓抓頭疼的腦袋,緩緩從床鋪上爬起。

看透凜的反應,宗介知道凜因為他的不告而別感到難過。方才他聽見了凜的呼喚聲,刻意站在門外不回應,企圖試探凜的反應,然而他得到了他想要的回應。

也許,他們還有機會的。宗介這麼告訴自己。

「看冰箱裡有什麼就隨意弄了早餐,然後我得先回家一趟,要等我來接你還是要自行先去公司?」將準備好的早餐放在一旁的矮桌上。

「為什麼要先回家一趟?」

「換衣服啊,總不能穿著有酒臭味的衣服上班吧?」

聽聞宗介的話,凜立刻下床打開衣櫃,從衣櫃的最裡處拿出了一件白襯衫交到宗介手上。

「橘那傢伙的?」口氣帶了點不屑。

「嚴格來說不算,因為我沒有送出去,給你吧,大小應該沒有問題。」

當時凜去國外出差,白襯衫是預備給真琴的禮物,可惜在禮物送出前他們起了爭執。

宗介臉上泛起一抹無奈的苦笑,拿起襯衫往浴室走去。

有時候你的粗神經,才是最傷人的利刃,凜。

交出東西的下一秒凜感到後悔,他不經意地傷害了宗介,說出去的話無法收回,補上道歉的話語也於事無補。

「昨晚橘傳了訊息給你。」宗介在浴室裡提醒凜。

聽見浴室裡傳來灑水聲,凜忐忑地滑開手機畫面。

真琴的字裡行間都讓凜感到難受,這是糟糕的開始。

※     ※     ※

因為真琴的訊息,凜整日心神不寧,宗介不過問凜要怎麼做,只是盡自己的能力掩護凜,盡力不讓凜在公事上出現過錯。

眼見再過五分後即是下班時間,宗介遞了杯咖啡給凜。

「謝了。」

「還在想怎麼面對他?」

「今天一起吃晚飯吧。」凜不想正面回應問題,拿起手機寫則訊息之後送出。

「凜。」宗介不耐煩地叫了聲。

「什麼都別說,就這樣。」

打住宗介接下來要說的話,他還不想面對真琴,至少現在不是見真琴的時候。

宗介嘆了聲,放縱凜的任性。

共進晚餐時,凜並沒有全心全意投入在飯局上,時不時在回應著真琴傳來的訊息。

唯一不曾停下的動作是添酒、飲酒,自從跟真琴有了紛爭,凜酗酒的情況也越來越嚴重。

凜回完訊息將手機丟至角落,拿起酒杯卻被宗介阻擋,宗介奪走了桌上的殘酒替他飲盡。

「不許你再喝了。」

「宗介,你何時變得這麼婆媽了?」有了幾分醉意,凜忍不住調侃宗介。

「我送你回家。」宗介起身扛起醉醺醺的凜。

「不要,我還要喝!」

「如果喝酒就能了事的話,現在凜也不會這麼痛苦。」

一針見血的個性從未改變,宗介要讓凜明白,適當的逃避可以,但如果持續裝聾作啞對事情不聞不問,最後受傷的人仍是自己。

因宗介的一句話,原先還大聲嚷嚷吵著要酒喝的凜立刻安靜。

宗介索性微蹲在凜面前,拍拍自己的背,「上來,我揹你。」

凜照做了,穩穩地靠上宗介的臂膀,結實亦溫暖的臂膀。

宗介拿起西裝外套罩在凜的頭上,隔著衣物撫撫凜的頭:「我會陪你,所以安心吧,我不會離開的。」

宗介總在凜最需要溫暖的時候出現,可凜始終未給予他半分的情感。

他愛真琴,超乎想像的愛,所以他不能將這份愛撥給宗介,這對宗介而言並不公平,甚至是更加殘忍。

「如果……先喜歡你的話,或許……我就不會這麼痛苦了……」

背後的衣衫被揪緊,溫熱的淚水滴滴墜落在背上,一滴一滴皆是根根細針刺穿痛著宗介的心。

「或許吧,至少我會努力不讓你難過。」

一句話換來身後滿溢的淚水。

※     ※     ※

真琴站在凜的家門前已有半小時之久,他清楚凜家的備份鑰匙在哪,可他不會做出沒有經得同意就擅自進出凜家的事情,這是對凜的尊重。

凜只傳了『應酬沒空』幾個字的訊息敷衍了事,電話未開機,真琴想找他也不知道該從何找起,只好呆站在凜家門前等待。

「宗介!你真的不陪我再喝一杯嘛!」

不遠處傳來凜的呼喊聲,然而他嘴裡叫的名,令真琴感到無比陌生與恐慌。

「啊啊,你這笨蛋,走好啊!小心日向太太的盆栽!」

踏出電梯,雖然宗介半扛著凜,可不勝酒力的凜走路東倒西歪,他倆走來實在艱辛,走道上鄰居的盆栽都成了危險障礙。

「日向太太的盆栽總是亂放,走廊不能隨便放東西啊!」凜酒醉後咆嘯著。

「凜……」

當靠近了凜的家門,宗介這才看清有個人正鐵著臉色瞪向他,即使從未面對面見過,宗介還是從對方的臉色上瞧出了點端倪來,他百分之百確定眼前的陌生人是橘真琴。

「我們再喝一杯嘛!冰箱還有啤酒欸!」凜壓根沒注意到前方的低氣壓,攀在宗介的身上又吵又鬧。

「凜閉嘴。」宗介摀住凜的嘴,要他安靜不要吵鬧。

凜不愉悅地撥開宗介的手,大吼:「幹嘛啦!」

雖然知道凜酒品不好,凜亦清楚自己的酒品,再飲酒方面一向很有節制就怕誤事,可眼前醉醺醺的凜搭在別的男人身上發酒瘋,真琴的神色是更加凝重。

「你是?」

「凜的同事。」回答的同時凜差點跌倒,宗介快了真琴一步先行摟住凜,箝制了凜亂揮亂舞的雙手。

「不好意思凜給你添麻煩了,把他交給我就好,我會照顧他。」看不慣放在凜身上的那雙手,真琴費盡力氣強忍怒氣,才勉勉強強說出這句話,雖然聽在他的耳裡向是咬牙切齒。

「那你是?」明知故問,宗介不想輕易給真琴台階下。憑什麼他說把凜交給他就交給他。

宗介犀利的問題,讓真琴一時間不知該如何回答,只好從門鈴後的隙縫拿出凜家的備份鑰匙告訴對方:「是知道備份鑰匙在哪的關係。」

「噁……宗、宗介……我想吐!」烈酒的後勁猛然侵襲,凜的胃熱烈地翻絞著,他不管宗介此刻在跟誰對話,他只想趕緊跑進廁所裡。

「喂!你給我忍著!」宗介架住臉色慘淡的凜,知道情況迫在眉梢,沒時間繼續跟真琴惡鬥吼著:「還不開門!」

兩人七手八腳的將凜送進廁所,接下來就是傳來一陣陣強烈的嘔吐聲,凜趴在馬桶上吐的一蹋糊塗。

宗介本想替凜拿來乾淨的毛巾,然而這回是真琴搶先一步從凜的臥房內取來毛巾,沾濕之後細心幫凜擦試著臉、脖子、手掌及手背。

宗介此刻不敢輕舉妄動,真琴並不清楚他與凜的關係,若隨意表現出熟悉凜家的格局擺設,可能會將凜推入另一個無法挽回的錯誤中。

確認凜不再嘔吐之後,妥妥安置凜回臥房,隨後向宗介說道,「謝謝你送他回來。」

「應該的。」

「那這裡交給我吧,時候不早,被他折騰這麼久你也該回去休息了。」

真琴巴不得趕緊送走這給他帶來強烈不安的男人,很莫名,雖是第一次見面,可對方身上卻對他帶有強烈敵意,直覺苗頭不對。

宗介不敢想像他走後會發生什麼事情,然而此刻他也無可奈何,盲目堅守只會害了凜,倒不如以退為進確保凜的安危。

深深嘆了口氣,無奈道:「那小子就麻煩你了。」

「恩,我會的。」

※     ※     ※

撐起瘋狂嘔吐後虛弱的身子,撥開洗手台的水龍頭,捧一起一次又一次的冷水灑在臉上。

醉意少了些,心裡的痛楚又更清晰了點。

回頭想踏出浴室,卻在此刻聽見從浴室外傳來真琴待在他房裡打電話的聲音,「惠理我在凜家,凜今天應酬喝醉了,吐得一蹋糊塗。嗯……依目前情況看來一時半刻是無法回家了。嗯……我會照顧他的,對不起今晚不能陪你跟翔太一起睡了。好,晚安。」

直覺講完電話的真琴正朝向浴室靠近,凜立刻拉上門板鎖緊,將真琴阻隔在外。

「凜。」

他沒有聽錯,絕對不會聽錯。只要真琴喊他的名,沒有馬上接上任何話就代表他生氣了,還是非常生氣。

本以為用簡訊告知真琴,他必須應酬無法見面,隨意敷衍了事就會讓真琴知難而退,沒想到真琴不但沒有退縮,竟然還站在他的家門前等候。

凜懊惱地拍拍額頭,這步棋不但害了自己連帶宗介也一併被拖下水,現在宗介離開了,沒有人可以拖延真琴,唯一能幫助他的也只有這隨時都可能會被踹開的門板。

「凜。」

「你回家吧!我沒事。」將頭抵靠在門上,凜無心應對真琴,換個說法則是害怕面對真琴。

心底總有股痛揮之不去,而那股痛來自於真琴並不屬於他,不論他有多渴望。

「開門。」

「我說了我沒事!」

伴隨一聲怒吼構築起冰冷城牆,兩人隔著門板僵持不下。

真琴盡力使自己恢復冷靜,實在是因為他太擔心凜了,才會站在他的家門前等候。然而他等見的,卻是陌生人帶著酩酊大醉的他回家,嘴裡仍口口聲聲不斷喊著陌生人的名。

緊握又鬆開的雙拳,反反覆覆做了幾回,撇開怒氣留下來的理性與情感,真琴無助地靠向那阻隔他們的門板。

他們之間如果是一門之隔,他會毫不猶豫地踹開,然而真正介於他們之間的,是難以跨越的壕溝。

「吶……凜……開門讓我看看你好嘛……」

忘了有多久沒能好好細瞧他的臉,忘了有多久沒能好好與他對談,忘了許多,難忘的則是日日盤旋心上的無盡思念。

他最愛的人就站在另一邊,很靠近卻又很遙遠,彼此明白對方的心意,可他們不能在一起。

如果當時沒有這麼膽小,早些時日告白,今天結局會是如此嗎?

如果在錯誤鑄成前,彼此把話說開就收手,或許今日就不會這麼痛苦?

如果……如果……

「真琴……放手吧……我們就別再掙扎了……」凜聲淚俱下,從沒有想過分開的話會從他的嘴裡吐露,他的自私造就四個人的不美滿,是他的錯,他沒有資格繼續在這淌混水裡繼續掙扎。

幸福──始終離他很遙遠。

「凜,拜託你開門好嗎!」

「不要,我不要……在翔太受傷害之前,我們就這樣放手吧,至少曾經我們也擁有過彼此了!」

「那我呢?凜想過我的感受嗎?」

「不重要,重要的是孩子是無辜的,我不想因為我們的錯讓翔太背負一輩子陰影。」

他理解沒有父親的感受,接受眾人對他的異樣眼光與同情,對孩子而言全是心靈上的煎熬與苦刑。

他不要將那份痛苦置於翔太身上,他們的錯,該由他們來負責。

淚珠啪搭、啪搭的墜落在手心,在他決定依父母意思娶惠理時,掙扎又難受的心情幾乎快令他撕心裂肺,任憑時間沖刷他幾乎快遺忘這種痛苦,如今凛卻又讓他再一次承受著。

「凜的心裡除了不去傷害翔太和惠理,那麼深愛你的我又算什麼呢?我的痛苦,難道凜要一直忽略嗎?將我拉進這深淵的,不正是凜嘛!」因憤怒脫口而出的怒言,真琴覺得自己像是快要死掉了,難以呼吸。

真琴說的沒有錯,把他拉入深不見底的慾望深淵裡的人是他,本該擁抱彼此沉淪的他們,此刻他卻想拋開真琴向上喘息。

「對不起,我只能用家庭來掩飾我們的愛,不能給予凜一個完整的家,但這並不代表我不痛、不受傷啊凜……我真的很愛你……要比你想的還要更在乎。」

凜不敢去想像外頭的情況有多糟,只知曉壓抑許久的真琴被他給逼急了,真琴嘶吼般的哭喊,一句句打在凜的心上。

隨著真琴的告白,凜的淚水愈無法止住,可他依然害怕打開這扇門後,他們只會落入更痛苦的深淵裡,不能再因一時的慾望而無法自拔了。

耳邊似乎不斷有個聲音在告訴他『放手吧,在一切還能挽救之前。』

"碰"一聲猛烈的撞擊聲,再度恢復寂靜。

真琴朝門板揮了一拳,他不是要強行開啟門板,而是憤怒為什麼無法珍惜自己所心愛的人。

心意相同,但不相通;心意相通,卻不能相擁。

「凜……凜……凜……」

一聲又一聲的呼喚,全然得不到回應。

右拳傳來火熱的疼痛,仍掩蓋不了心深處的傷痛。

「放手之後就再也沒有關連了,這樣凜也無所謂嗎?」

「無所謂」說謊。

「啊……可我的心快要痛死了……」

「我們不過就是床伴而已。」不是的……不是的!

凜遮住口無遮攔的嘴,這些全不是他的心裡話,為什麼他要說出口?為了成全一個他無法介入的家庭裡。

「也是……一直以來不過是我自作多情……再會,凜。」

痛徹心扉地愛過一回,他們還有什麼好強求的呢?既然清楚了未來,就放手別再掙扎了吧。

曾經,我的最愛。

一聲道別外頭再無音訊,強忍許久的凜再也受不了而痛哭著。

在好人與壞人的抉擇間,他無情地選擇了傷害真琴,成全他想成為翔太眼中的好叔叔,成全保留真琴好爸爸、好丈夫的的形象,然而他盡是一無所有。

周遭的空氣彷彿不曾存在過,他猶如沒了水的魚,痛苦又窒息。

『就算沒有關連也無所謂嗎?真的放棄真琴也無所謂嗎?』

內心不斷掙扎、糾結。

不是的,他怎麼可能無所謂,真琴所處的地位無人能取代。

他不想放手,更不願往後與真琴沒有關連,為了替自己塑造美好的形象,拋棄了心愛的人,從今往後他還能再擁有愛嗎?

──再會,凜。

寒冷沒有溫度的道別,不是再會而是永別,他們之間再也毫無瓜葛。

『你真行,得到了夢寐以求的結局。』腦海再度竄出的聲響,震耳欲聾。

「不是的!」

『傷害宗介,拋棄真琴,一無所有的你是個好人、好叔叔。』

「……不!」

『恭喜你,好人。』

「閉嘴!」

凜顧不得淚水,什麼好人、好叔叔他可以全部拋棄,唯獨不能拋棄心愛之人。

打開門板,衝向前擁住即將消失離去的背影,大聲哭喊,「拜託別走!拜託……我錯了……我錯了真琴……」

惡魔再一次向他招手,挖掘凜心深處的慾望和貪婪,揪住他的雙腳奮力往深淵拉進不讓凜脫逃。

又一次,他們臣服與沉淪在慾望裡,然而這是包覆美好的外觀假像,實則是一處更沉重、更痛苦的──監牢。




>>>>>>>>>>>>>>

天啊~~04竟然爆字數wwwww

而且跟我所想的進度不同啊QAQ

我想寫真凜R18的!!

然後對不起我卡文卡這麼久TAT

實在是碰上太多事情惹!!

评论(13)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