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楓

世界級雜食,目前主力BTS同人。
主:南糖、國旻、霜花、錫米

© 楓楓
Powered by LOFTER

【真凛】我流Free!真凛線結局

※FREE13依然不給糖,我只能自耕

※沿用羅羅流結局的相關設定 http://www.plurk.com/p/kes6qp

※BUG請自動無視

※認真你就輸惹wwww


凛透過澳洲的教練及寄養父母得知了一名醫術高明的運動復健師,於是凛和宗介一同去了澳洲,凛接受訓練而宗介接收治療。

真琴和遙一同考上東京的大學,租屋處是緊鄰的套房,真琴和高中一樣都會前往遙家,把沉在水中的遙叫起。


真琴的目標是成為游泳教師,凛則有豐富的指導經驗,即使相隔一片海還是會透過網路通訊軟體連絡、請教。一直一直保持連繫著,偶爾也會視訊聊天,即使有時差的問題。


『今天辛苦了。』這是真琴一貫的開場白,不論是用文字聊天還是視訊。

『證照考試準備得如何?還順利嗎?』夜間長跑回來,剛洗好澡的凛坐在電腦前擦著頭髮。

『嘛……果然是不太順手呢。』真琴懊惱的搔搔頭。

『別輕言放棄啊,畢竟是重大考試自然不容易。不過以你的腦袋來說,應該還是能考上的吧。』隨意將毛巾披掛在頭上,笑燦了臉。

『凛~又不吹頭髮了,澳洲快邁入冬天了吧,這樣很容易感冒的。』

『真是囉嗦呢真琴!來吧,我來看看你遇上什麼難題。』


雖然不是每天都會視訊,可訊息則不曾間斷過,訊息內容不一定是跟自身相關又或許是問安的簡短訊息,不論內容長短與否,他們一直都是這樣相處著。

凛會跟真琴分享宗介的復健情況,而真琴會跟凛分享遙的練習情況,看似相當日常的相處著,實則是凛用盡力氣維繫著這份曖昧不明的情感。


他喜歡真琴,非常喜歡。從來沒有提起,也不打算提起,只是這份情感的流露讓日日與他相處的宗介早已看透。


「這麼突然要回去日本幾天阿?」

「嗯,因為有很重要的事情,所以想要回去幾天,我不在可別怠惰復健,我會時刻關心你復健進度的。」凛收拾著簡便行李稍後他將暫時離開澳洲回到日本去。

「凛就這麼想和我一起游泳嗎?」

「不是約定好了嗎,我會等你。」

「可是凛現在是想回去看橘的教師執照考試如何吧?」

「……」

「我知道的喔,就算凛不說。但是橘不一樣啊,你不說,他是不會知道的。」

「我走了。」凛逃避了宗介的話題,果然是他的半身啊,輕而易舉的就將他看穿。


暫時避開宗介逃到日本的凛並沒有直接回老家,而是去了東京,今天是真琴考證照的日子,這對真琴而言很重要,即使他出不出現都不會改變真琴的命運,可他還是想來。

默默看著在考場賣力的真琴,凛就能感覺很滿足。


成績當天就能揭曉,在揭曉的那一刻,真琴看見自己榜上有名立刻抱著遙開心的大笑。

「哈魯!我考上了!我考上了!」


他們的差距不只隔了一片海,縱使他們相當靠近,同在一片土地上,依然無法超越那道牆,那道只屬於真琴和遙的高牆。

凛覺得自己是個局外人,始終無法融入他們建立的碉堡內,他很開心真琴往夢想更靠近了一步,卻也傷心又離他更遠了一些。

原先想上前道賀的心思也因此作罷,迅速奔離一個不屬於他的世界。


凛離去前的身影恰巧被真琴看見了,真琴抓著遙說:「我好像看見凛了……」

「你在做夢吧。」

「是真的,他剛剛就在那哩!」真琴指往方才看見凛的位置,可早已空無一人。

「真琴,今天早點休息吧。」


凛一路從東京逃回老家,距離家不遠處就能看見熟悉的身影站在家門前等候他。

「因為放心不下,所以就跟著過來了。果然不出我所料啊,凛。」

「宗介……」

宗介隨著凛的腳步回到日本,不過他沒有去東京,而是直接回到老家等待凛的歸來。


原本藏好的淚水,在看到宗介的那一刻全卸下,淚水奪目而出。

「別哭啊……」

「對不起,總是做著不切實際的幻想,本來想親自道賀的,因為我知道他可以……但是他跟遙之間的圈子,我始終無法踏入……」

「橘不是我,他無法跟我一樣理解你,所以你不把喜歡他的心情說出來,他是不會知道的。」

「夠了,能維持朋友的關係這樣就很足夠了……我會好好調適心情,不再去跨越朋友的那道牆……」


當晚真琴始終認定他看到的凛是幻影,於是打了通電話給江求證。

『對啊,哥哥很突然的就回來了,說有重要的事情要停留個幾天。我們要一起約出來聚聚嗎?』

真琴有些打擊,他們前晚還聊著視訊也不見凛提起過回日本的事情,同時也困惑凛到東京看見他們為何不上前打聲招呼呢?

『好,我明天沒有課,哈魯也沒有練習,能見上一面。』


於是江擅自約了聚會,三託四請才把凛叫來聚會,岩鳶一行人忘我的談天說地,雖然時而能勉強搭上他們的話題,凛仍深深感受到自己是格格不入的狀態。

聽著他們說著彼此的事情,凛幾乎保持沉默著,時而會搭笑,時而應對著他們的問題。


「小凛什麼時候回澳洲呢?」

「後天。」

「這麼快!小凛不再不多留幾天嘛!我們還有很多話沒有說欸!」渚喧鬧著。

「澳洲還有訓練呢,只是有事情必須回來處理一下,能多逗留幾天已經很罪過了。」

「嗚,我還有很多新成員的趣事想跟小凛說……」

「渚君就不要在為難凛前輩了。」


終於結束一場混亂的聚會,時間已晚真琴和遙也不可能立刻趕回東京,一同回家的途中被宗介給攔住。

「山崎?」真琴和遙都表示驚訝。

「七瀨能請你先迴避嗎?我有些話想單獨跟橘說。」

「欸?」真琴依然訝異,不認為自己跟宗介有什麼話可以談。

「嗯,那我先走了,再見。」遙很隨性的道別走人。


凛和江回家的路上,江挽住哥哥的手臂:「好快,哥哥馬上又要離開了。」

「嗯,抱歉……」

「不要道歉,哥哥很勇敢的在追夢,江也想像哥哥一樣能勇敢的、獨立的往目標邁進。」

「江長大了呢。」

「哥……」

「嗯?」

「有些話一直憋在心裡可是會內傷的喔,很抱歉我偷聽了你跟宗介的談話,但是我支持宗介的想法,哥哥不說,前輩是不會知道你的心意的。」

凛沒有回話,沒有表示,始終沉默著。


在凛要回澳洲的前一晚,凛收到了一封來自於真琴的訊息。

回來日本後,他們的訊息溝通第一次間斷了。

凛逃避著回應,盯著手機螢幕許久仍想不出要做出什麼回應。

『我有話要跟凛說,可以到櫻花樹這來嗎?--真琴』


凛糾結許久,還是來到了真琴約的地方。

不到櫻花盛開的季節,只見樹依然翠綠。

看見凛的到來,真琴笑開了臉:「還以為凛不來了呢。」

「抱歉,遲了些……」

接著莫名雙方陷入沉默,真琴還在思考該怎麼開口,凛則一直在等真琴開口。

「我想如果我不說的話,凛永遠不會知道。」真琴首先突破沉默。

「你在說什麼啊……」凛略顯不耐煩。

真琴拿出了手機,按下撥放鍵,隨之響起凛的聲音。

『夠了,能維持朋友的關係這樣就很足夠了……我會好好調適心情,不再去跨越朋友的那道牆……』

聽見這段錄音,凛錯愕的倒退幾步。

「對不起……沒能察覺到凛的心情……」

「閉嘴!拜託什麼都不要說!拜託……」

「對不起……」真琴向前幾步。

「不要道歉!」凛嚇阻真琴繼續向前。

「如果我能早點察覺凛的心情跟我相同就好了。」真琴止不住口,他不說的話或許以後就再也沒有機會說出口。

凛哭著摀起耳朵,他不想聽真琴說話,拒絕聆聽。


「凛的目標很明確,我一直沒有什麼目標,直到有了游泳教師的想法,就算凛遠在澳洲也能藉著這件事情來跟凛繼續連絡,我很開心,真的。」真琴抓住凛雙手,不讓凛遮起耳朵。

「放開……」凛只能哭泣,什麼話也說不出口。

「不要!」第一次真琴拒絕了他。

「放開!」凛試圖推開真琴。

真琴卻抱緊了凛:「我一直自卑著無法跟上凛的步伐,想要用更正當的理由待在凛身邊,一個連凛也無法拒絕我的理由,堂堂正正的待在你身邊。我很開心凛能為我回來日本,更開心凛有跟我一樣的心情,我喜歡凛喔,很喜歡。」

「每天都能跟凛互通訊息,是我最幸福的時候,即使是簡短的『晚安』我也能因此而滿足。凛,我不表明的話你也不會知曉吧?」

「嗚嗚……真琴你……」無法言語的心情,凛揪緊了真琴的衣裳。

「所以請收回不再跨越朋友的那句話,我為此很難過,相當難過。」

「我……最喜、喜歡你了……」窩在真琴的懷抱裡,凛告白著。


那晚他們在一起了,隔日卻又馬上分隔兩地,之後真琴順利從大學畢業後,藉著實習的名義來到凛澳洲所屬的隊上當實習游泳教師,最終成為凜的專屬指導。



>>>>>>>>>

我完成了我私心的結局!!!((灑花

真琴的告白我想超久的阿~~~嗚嗚~我超愛他的告白QAQ

评论(2)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