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楓

世界級雜食,目前主力BTS同人。
主:國旻、霜花、錫米

© 楓楓
Powered by LOFTER

【宗真凛】愛慾交錯 06

※宗介&凛的過去捏造(部分沿用原作)

※真琴妻兒捏造

※真琴生日快樂!!!!wwww

真琴回公司後,凜待在家裡閒得發慌,長期以工作阻斷私人情緒的他,開始有工作狂傾向,總覺得非假日不工作會坐立難安。


一得清閒,凜會想得特別多,愧對惠理母子的不安、讓宗介一再揮空希望的無措、隱瞞真琴秘密的罪惡感……當他一個人時,問題會不斷湧上心頭折騰他。


凜不顧真琴貼心幫他請假,換好平時上班的衣物,執意銷假回公司上班。


踏入辦公室裡,看見宗介在辦公室裡忙進忙出,肯定是連帶他的工作也一並處理,思於至此凜深感愧疚。


抓起手裡的冰可樂靠向宗介的臉,滿臉歉意說道:「抱歉,讓你忙了一個早上。」


宗介先是抬起頭來瞧了凜一眼,隨後收下可樂,待桌面上的文件處理到一個段落後才回應凜:「你還好嗎?」


「嗯。」說來心虛,他不好,全身痠疼的像是分解再重新組裝過一樣。


得到回應後的宗介繼續埋頭處理堆如小山的文件,冷淡反應的宗介反使凜心情更加忐忑,晃了晃宗介小心翼翼地問:「你沒有其他的話要跟我說?」


「你沒事就好了。」


早已做好會被宗介訓斥一頓的凜有些錯愕,依稀記得宗介離開前跟真琴有些小口角,凜不敢將昨晚的實情告訴宗介,想放手又放不開最後還挽留真琴的局面,他一個字也不敢向宗介提起。


「為什麼你……」自知理虧而不安。


「我知道簡訊不是你發的,但是你人平安無事就好。」是啊,這句話非但是安撫凜也是安慰著自己。


昨晚他不甘願地提前離開,純粹是為了確保讓真琴保持理智不傷害凜,然而事情的結果告訴他,他的選擇是正確亦是錯誤。


提心吊膽一個晚上,徹夜輾轉難眠,直到清晨收到來自凜的訊息,本以為能安心下來,內容卻完全不是凜一貫的用字遣詞,宗介因此明白了一件事--機會是由他親手斷送的。


倘若他那時堅持不離開,就算真琴失控,他也有自信能保護好凜,昨晚或許是唯一能將他們拆離的大好機會,他卻錯失了良機。


即使凜嘴上不說後續發生什麼事情,可他的神情和態度已說明了一切,是他低估凜對真琴有多捨不得,是他錯估凜有多麼深愛真琴。


「宗介……」宗介冷淡的回應,凜深感內疚,是他提起想離開真琴,最後又是他決定繼續跟真琴在一起,反覆的決定也難怪宗介會生氣。


「不必道歉或解釋什麼,你只需清楚對你的選擇負起責任。」我願做你的避風港,可我能遮蔽你一時無法遮蔽你一世,宗介明瞭未來會有多糟的清況,可他會無條件站在凜身後。


凜低頭不語此刻他不知道該做出什麼反應,呆愣幾秒後,宗介拿起一份文件敲凜腦袋:「你可知道我昨天費盡多大力氣才把你送回家嗎?」


「抱歉……這周飲料我請啊……」


「可是我昨天被你吵到沒有好好吃頓飯,那這筆帳……?」雖然趁機敲竹槓有點惡劣,不過宗介說的也是事實,確實是因為凜沒有好好吃頓晚餐。


「好啦!一樣我請!」


「我要你親自下廚,凜不是有學到伯母的馬鈴薯燉肉真傳嘛,我要吃那個!」


「你……!好啦!」凜後悔上回不小心多煮馬鈴薯燉肉時,不應該嫌分裝麻煩還請宗介來幫忙吃,連真琴也不曾吃過的好手藝,全給宗介占盡便宜。


「那就今晚來煮吧。」


「今天不行。」


「真是一點道歉的誠意都沒有啊。」宗介立刻從座位上起身,失望地往外頭走。


他的確期待今晚能跟真琴共進晚餐,可他不想讓宗介以此埋怨他一輩子,畢竟是他虧欠宗介,於是凜忍痛追上宗介的步伐喊出:「好,就今天。」


凜的反應透露了一切,向來凜總是因真琴而拒絕他,當凜拒絕當下,宗介早已猜到主因是為什麼,可他不想退讓。


對不起,讓你必須痛苦的回應我,可我不這麼做,凜只會離我越來越遙遠。


「走吧,今天有外務要跑,下班後再一起去超市。」


自接到訊息的那一刻起,宗介驚覺自己不能再退讓,以往因顧慮凜的想法才會一再對真琴忍讓,可他再繼續讓步下去,不但凜會慢慢地遠離他,甚至凜會獨自受到傷害。


偶爾宗介會想妥協就算能給凜幸福的人不是他,他也願意接受。可對象是不曾珍惜凜的真琴,宗介這輩子絕不可能苟同這樣惡劣的傢伙待在凜身邊。


※     ※     ※


小時後因宗介的父母經商時常不在家,家裡的幫傭從來不會陪他玩,他一直過得很寂寞。


上了小學後,初次見面的大家被班導師要求來段自我介紹,原先大家還很害羞不敢上台說話,凜則是絲毫不畏懼莫生之地,大方站上講台活潑又生動的方式自我介紹,成功地活絡全班僵硬的氣氛。


第一時間宗介被凜的熱力渲染,不僅僅是凜有著光鮮的外貌,還有著他所沒有光亮,待在陰暗處太久的他,是凜照亮了他的世界。


分配座位時凜坐於他的隔壁,他卻一點搭話的勇氣也沒有,反而是凜主動靠了過來,對他說了聲:「你好,山崎同學!」

凜打招呼的同時宗介有些錯愕,在眾多同學的自我介紹裡凜竟然記住了他的名,凜的一聲招呼打開了他們相識的大門。


同天放學宗介才知道,凜的家原來跟他的家很靠近,以及在凜和妹妹很小的時候爸爸已命喪深海,同樣都很寂寞的他們之後一起上學、放學變成了每日例行。


宗介時不時會往松岡家跑,偶爾也會在松岡家過夜,只因松岡家比自己的家給他更多溫暖。


一起吃飯、睡覺、寫作業都是再平凡不過的小事,但對宗介來說是場無以回報的恩賜。


年紀相仿、興趣相似、住家相近各個方面的契合,還有六年都能分配在同一班的命運,宗介已認定他的未來是凜。


正當宗介以為這份幸福得以延續,宗介的父母因經商需求必須搬離原住家,被迫離開的宗介始終忘不了凜是個邊哭邊追逐搬家貨車的傻瓜。


相遇時太突然,離別時太倉促,這六年的時光說短不短,說長不長卻已深刻烙印在宗介的心坎裡。


剛搬家的時候宗介還會跟凜互通郵件,但在升上初中後凜越來越少回信,父母還因經商失敗又數度搬家幾回,最後連信也無法通上,距離硬生生扯斷他們的未來。


『松岡凜』是唯一扶持他擺脫過去種種陰霾的信念。


成為社會新鮮人後宗介試圖打探凜的消息,回到凜的老家,附近的鄰居只表示松岡家許久前已搬走,沒有他們的連絡方式,宗介如同大海撈針遍尋不著任何關於凜的線索。


宗介對能與凜再相遇的機率感到渺茫而絕望時,老天給了他一個機會,先前面試的公司忽然通知他錄用的消息。


宗介想要有個穩定的工作,有個基礎養活自己才有辦法尋找凜,他可不希望在找到凜之前就已餓死街頭。


抱持稀鬆平常的心情來到公司報到,眾多錄取人裡眼前一個酒紅髮絲的男子端坐於坐位上,仔細詳閱著公司守則,單從被紅髮遮掩的側臉看來,宗介不明白為何自己會如此確信,可他非常確信眼前的人就是凜。


邁出步伐,宗介站到男子身旁刻意不用敬語問道:「你是松岡凜吧?」


低頭的人聽見有人直呼他的名,本沉著臉色想告訴這沒禮貌的小子問事情要先說請,抬頭後凜愣住了,怯怯地問道:「你是……宗、宗介?」


「笨蛋凜,真是許久不見了。」宗介伸出拳頭。


「誰笨啊!好久不見。」經歷多時凜也不曾忘卻,迎向對方拳頭敲上。


這回重逢,宗介告訴自己絕不能再錯放凜,小時後是他沒有能力,現在他不再是那個只能對父母言聽計從的孩子了,他的未來由自己決定。


※     ※     ※


下班前凜傳了封訊息告知真琴,今晚因他公司臨時有事無法赴約,下班後便直接跟宗介前往超市購買晚餐需要的食材。


宗介先前意外發現凜有著超乎想像的好廚藝,才知道凜的母親一肩扛起養家的責任而身兼多職,時常不在家是家常便飯,經常是由凜下廚給妹妹吃因此習得一手好廚藝。


宗介跟在凜的身後推車,只見凜一心一意投入於挑選食材上,他很安心。


如此平凡自在的生活還能維持多久呢?宗介真希望時間不要繼續向前邁進,此刻雖平淡無奇,可卻讓宗介安心的相當幸福。


「凜今晚原本是跟橘有約吧?」他大可不必提及真琴,答案再明確不過,可心底不停翻絞著想證明自己沒有猜錯的慾望,想確定凜為了他去拒絕真琴,這會使他有股莫名的快感。


「啊……真不愧是我的半身……」他的一言一行無法欺瞞宗介。


宗介不想成為凜的半身,不想成為凜的摯友甚至是將關係維持在床伴而已,他想要更多,想要把凜占為己有,這份情感近日來越發強烈。


「我說,橘那小子應該沒有嚐過凜的廚藝吧?」宗介手裡拿著馬鈴薯,他不確定要怎麼挑好的馬鈴薯,只是隨手拿了一個起來研究,順口問凜。


「嗯,沒有。」凜專注地挑選適當的馬鈴薯。


「太好了。」宗介想知道他擁有凜什麼,能多真琴一點便好,即使是微不足道的小事也好,多一點是一點。


「你剛剛說什麼?」凜太認真了並沒有聽清楚宗介說些什麼。


「我說他沒有口福,挑好了沒啊,你好婆媽喔!不都長得一樣嘛。」宗介推了推凜的肩膀,無法理解凜要跟馬鈴薯耗多久。


凜皺起眉頭,回踹了宗介一腳:「好了啦,真沒耐性。」


「我沒耐性?你上哪找像我對你這麼有耐性的人啊,大概是找遍全世界也找不到了吧。」


「宗介,這種話你說出口都不會感到害羞嗎?」凜一臉鄙夷地瞪向宗介,只差沒有為他送上一記白眼。


「難道凜現在知道了我的重要性,所以在害羞嗎?」宗介喜歡跟凜鬥嘴,每當看到凜講不贏他,只能面露無奈或無力反駁而怒打他的樣子,這樣的凜宗介覺得特別可愛。


「你不要吃飯好了。」


「怎麼行,凜打算餓死辛苦扛你回家的恩人當作報答?真是狠心啊……」


「你!……」凜氣到說不上話來,惹來宗介一番大笑。


眼見凜支支吾吾許久也怒吐不出半句話來反駁,宗介撫撫凜的頭髮:「真正沒耐性的是你吧,蠢蛋。」


用嘴說贏不了,凜只好出手制止宗介繼續沒趣的惡趣味,宗介吃痛地挨下拳頭,他的笑雖然苦澀卻是開心的。


分明是兩個大男人,偏偏還能在超市裡打打鬧鬧,簡直像個大孩子。


凜和宗介正說說笑笑,忽然傳來小男孩的一聲驚呼:「凜叔叔!」隨後凜的腿立刻被一個小男孩巴上。


「翔太?!」凜錯愕翔太的出現,這也意味著他的父母在場。


「哇哈哈||真的是凜叔叔欸!翔太有沒有很厲害,一眼就認出凜叔叔來囉!」翔太仍沉浸在發現凜的喜悅裡,只想炫耀自己的雙眼有多銳利。


「凜不好意思,我來不及阻止翔太,他就這樣跑來了。」惠理連忙追上翔太,方才翔太一發現凜的身影,不顧惠理勸阻立刻撲向前,連帶她也不得不跟著跑。


「凜叔叔怎麼會在這裡?」翔太抓住凜的手左搖右晃,完全忽視於旁人所在。


凜一時間難以解釋情況,全因站在不遠處的真琴臉色已沉到令他不寒而慄,他的謊言當場拆穿。


真琴要比翔太更早發現凜的身影,默不吭聲地關注他和宗介的一舉一動,令他心寒又憤怒的謊言,全是一場意外。


凜暫且忽視真琴冷冽的視線,蹲下身摸摸翔太的頭:「當然是來買東西啦。」


「這位叔叔是……?」翔太歪著頭看向宗介,雖然對方面無表情,可卻讓人莫名地恐懼。


「宗介是凜叔叔的同事。翔太,到處亂跑媽媽可是會很擔心你的,下次不行亂跑知道嗎?」


「因為看到凜叔叔太開心一時忘了跟媽媽講,翔太下次不會亂跑了!」


與翔太初次見面的宗介,發覺這孩子有幾分神似真琴,也難怪凜會對這孩子依依不捨,是來自一樣的基因,一樣得令他反感。


「翔太快過來,爸爸還在等呢,凜叔叔也有事情要做,你不要一直打擾凜叔叔。」惠理捉住翔太的手,將翔太拉回懷哩,對翔太的唐突打擾深感抱歉。


真琴始終沒有往這裡靠近,但凜能清楚感受到真琴傳遞來的情緒有多震怒,如果一開始他告知真琴無法赴約的真相,或許真琴還能理解,可不安使他選擇了說謊,謊言戳破的同時,凜想不到任何話語來圓謊。


「凜叔叔不來我們家一起吃飯嗎?」翔太揪住了凜的衣角。


「今天不行,叔叔有約在先。」凜自覺此話說出口的同時,他的臉上有股熱騰騰的掌印。跟真琴爽約在先的他,此時正自打嘴巴。


「一直都很擔心凜獨自吃飯呢,看到凜和同事相處不錯,終於能放點心了。」


從大學時代開始熟識的他們,惠理注意到凜除了真琴外,鮮少與其他人相聚。他們新婚時,擔心凜一個人吃飯吃得隨便,時常請凜來到家中一起吃飯,後來因為凜事務繁忙才逐漸沒有聚在一起,惠理還時常擔心凜有沒有按時吃飯。


凜和他們一家人的牽扯太過複雜,宗介總是以此事來吐槽凜是石頭做的心,面對他們一家人還能笑著應對。


眼前的惠理溫柔賢淑的模樣映在宗介眼裡卻有一絲違和感,宗介說不出那違和感是什麼,但他同樣不喜歡惠理。


「凜,我們差不多該走了。」再繼續讓這家人說下去,他們連脫身的機會也沒有,宗介推著推車扭頭就走,絲毫不在乎其他人對他有什麼看法。


「不好意思,他的個性就是這樣請原諒他,我先走一步了。」宗介不禮貌的行為,凜趕緊向惠理道歉,便匆匆忙忙跟上宗介的腳步離去。


宗介這麼做是為了他好,可他不喜歡,還有別種方式能幫他,不必搞得場面如此難堪,凜氣憤地拉住宗介的肩膀:「你知道你的行為很不禮貌嗎?」


「凜別老想做好人,我知道你覺得虧欠他們母子,但也不要忽略自己的心意,心會痛的話就逃跑吧,不要獨自面對,你會受傷的。」宗介話說得直接是想讓凜明了,不論凜再痛苦都有他能相伴,不會讓他一個人獨自承受痛苦。


凜收緊了掌心,找不到回應宗介的話語,他確實因為宗介的一番話感到安心,同時也悲傷才剛修復的情感再度裂了一道難以彌補的傷痕。


與任何人無關,如同宗介所言,他一心想當好人,不斷忽略自身感受的同時也正把自己逼進死胡同裡套牢。 


评论(2)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