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楓

世界級雜食,目前主力BTS同人。
主:南糖、國旻、霜花、錫米

© 楓楓
Powered by LOFTER

【三日鶴】波動


€腦洞只有無限大

€統稱審神者為主君


  『老頭,活到這把歲數,如今也沒有什麼事情能使你情緒波動吧?』

  『在意的人一切安好,便好。』

  『能為我波動一回嗎?』

  一句玩笑話,輕輕以微笑帶過,三分真七分假參混一塊。

  飲盡手中的出陣酒,祈福今日之戰能安然度過。


  大敵當前,左翼由螢丸和清光領軍向前,中陣由審神者親帥三日月和次郎挺進,右翼則指派鶴丸與鶯丸突破前進。

  前些日子接連幾日夜戰,尚未充足休息又連忙繼續征戰,今日我方處於劣勢的情況下實是苦戰。


 「主君!大事不妙!」傳令兵飛奔而來,慌張呼喊忙於砍殺敵人的審神者。

  出陣之前,不慎摔破的水杯是否意味著今日一戰危機重重,刺死最後一兵一卒審神者傖惶問道,「什麼事?」

  右翼勢力單薄受到敵軍大舉攻陣,縱使有鶯丸與鶴丸抗敵仍不敵對方攻勢節節敗退。

  然而傳令兵一句不幸的消息傳入耳裡,三日月呼喊愛馬一躍而上,火速奔往右翼查探。


  『鶴丸身負重傷,我方形勢更加不利』


  連日征戰以來雖無傷大雅,可身體不堪負荷過度疲勞,再有實力亦是徒勞。

  三日月當時沒有回應鶴丸的玩笑話,如今看來當時沒有回答是錯誤的,不是波動一回而是一生為他波動。

  鶴丸三条派的身分始終倍受質疑,曾經流浪各處,甚至被供奉於寺廟裡,最後輾轉被皇室收藏,至今不易相見後他怎容鶴丸再次消失?


  屍橫遍野,三日月趕赴右翼眼見那一身素白和服沾染赤紅,分不清是敵亦是他的血,身受重傷的他仍苦苦撐著。

  躍下馬背,三日月前所未有地憤怒,單手撐攬鶴丸的腰間,制止鶴丸繼續妄動勞命,一面砍殺敵軍。


  「我來了。」

  「不覺得我更像鶴了嗎?」原以為他能不必靠任何人挺完戰爭,但在三日月無比認真的怒顏下,鶴丸投靠在三日月的懷抱裡,他覺得好睏。

  濕黏的血液沾於掌心,不安地思緒湧上心頭,來自於鶴丸腰間的鮮血緩緩留下。

  「國永!」

  聽聞三日月悲憤的哀嚎,鶴丸眼前的身影只有越來越模糊,最終失去意識。


  『為我波動一回,我可以為你傾心永世喔。』當時他未說完的玩笑話,還能再重新訴說一次嗎?


  庭院裡櫻花盛開,深紅淺粉齊放,三日月無暇欣賞眼前美景,唯獨在意那被褥裡昏迷不醒的鶴丸。

  戰勝而歸後主君為鶴丸傷勢東奔西走尋求才人救治,險些救回一條命卻一直昏迷不醒。


  「又上哪貪玩去了?還不快些回來嗎?」三日月握緊些許寒涼的手心,滿心期盼鶴丸能早日清醒,恢復那愛說笑又愛捉弄人的鶴丸。

  「你豈止嚇著其他人也嚇著了我,為此還不滿足嗎?」

  「國永,快醒醒。」

  三日月焦躁不已,鶴丸一日不睜眼,他的心無法寧靜。

  救治鶴丸的大夫說過,『七日不醒,難再睜眼。』

  即將屆滿七日,鶴丸仍遲遲不肯回家,三日月不懂他貪玩的個性是否因困於皇室裡太久,突然重獲自由後便難以收回。


  「我的手可要被你捏碎了。」渾身劇痛,分不清是哪裡疼,唯一能知曉的是緊握他的那雙手很溫暖。

  「心才是真要被你給捏碎了。」

  --為你起伏,為你波動的心,早已繫上名為『愛情』的紅線。


FIN.



>>>>>>>>>

爺爺組真的是深得我心TAT

覺得鶴丸爺爺身世好哀桑啊~三日月爺爺會好好疼愛你的ww

评论(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