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楓

世界級雜食,目前主力BTS同人。
主:國旻、霜花、錫米

© 楓楓
Powered by LOFTER

【真凛】Ti amo 03 ♦ 你的歸宿(下)

上篇請往這→http://makorin106.lofter.com/post/30a363_1026f92

正當凜好不容易擺脫眾人圍抱時,忽然有個龐然大物將凜緊緊抱起,在場眾人無一不嚇傻,包含凜自己也是。

 

「啊啊--凜!恭喜你!」是名男子很高大,就體型而言甚至比真琴還要高壯,而且是個金色短髮的外國男子。

 

「海德!?……呃……快放我下來!」

 

「哈哈,我差點以為你放棄游泳了!」男子依然高舉凜,不理會凜有多麼尷尬。

 

「該死的……快點放開我!」凜簡直快氣炸,他認得這男人,即使時隔已久,樣貌有了不太一樣的變化,但他特殊的日文腔調想不認得也難。

 

名為海德的男子終於願意放下凜,凜立刻拿起毛巾遮住臉,太羞恥了,竟然被男人高舉。

 

海德勾起凜的脖子,絲毫沒有控制力道,把凜跩來跩去,只為表達他很開心。

 

凜使勁掰開海德的臂膀,總算能好好喘口氣,看見眼前目瞪口呆的所有人,凜將毛巾包得更緊無奈道:「他跟我在澳大利亞是同期,精通日文的義大利人,海德。」

 

「不要講得這麼陌生啊,好歹我也是跟你同間寢室的好室友啊!」海德還想撲抱凜,眼尖的凜迅速躲開,與海德保持了三公尺的距離。

 

「你來這裡做什麼?」

 

「老早就想來日本看看了,也有打聽到你今天會在這裡比賽,所以就來看看。有沒有很感動我會出現在這裡?」

 

「沒有。」一點也不開心,更可以說是糟透了,在澳大利亞的日子並不好受,海德就算精通日文能跟他溝通,凜仍不喜歡跟他打交道。第一,海德太高大,跟他說話有股壓迫感;第二,海德超乎尋常的熱情,讓凜無法招架。

 

「哈哈,凜就是喜歡不坦率呢。」

 

「部長,閉幕典禮快開始了。」沉默許久的真琴,終於開口。

 

「也是,松岡你們敘舊就等改回吧,現在得去閉幕式才可以。」鹿野一樣受不了這種過度熱情的招呼,正想該怎麼帶走松岡,沒想到就有個人出來解圍。

 

即便沒有明顯表達在臉上,可凜感受的到,真琴的心情異常惡劣。

 

回到宿舍中,凜仍感覺低氣壓沒有消散,平常聒噪得真琴難得今天半句話也沒有說出口,這讓凜感到相當不自在。

 

入夜後,凜躺在床上對著天花板乾瞪眼,不知是因為比賽時的感覺還在心中迴盪還是因為某人的太安靜,總而言之他現在就是睡意全無。

 

「凜,你睡了嗎?」凜正想轉身看看真琴的睡相,真琴卻突然開口說話,凜心虛地不敢有所動作,亦不敢回應。

 

「我知道你還沒睡,突然說話嚇到你了吧?抱歉……」聲音低沉還帶了點輕笑。

 

「沒事。」才怪!

 

「之後凜還會繼續住宿舍嗎?」

 

「應該會,沒意外的話。你呢?」

 

「嗯……打算租房子呢,想打工的寵物店跟學校有點距離,不是很方便。」

 

凜聽到這裡,心由不得一緊。離別,總倉促到來……「有開始找房子了嗎?」

 

「這幾天有物色到幾間比較喜歡的房子,近期應該會去看看,部活也麻煩凜幫我代為向部長請假了。」混暗的房內,凜可以看見真琴轉身,卻無法正確判別他是面向他還是背對他。

 

「嗯……」該如何去抹滅,襲上心頭的空虛感。

 

「對不起,說了很奇怪的話,早點睡吧,晚安。」

 

「……晚安。」

 

留下好嗎?唯獨這句話說不出口。果然人是會被寵壞的,朝夕相處之下,就算沒有交流,僅僅感覺對方在身邊就足夠了。

 

夜,好漫長--

 

     *     *     *

 

賽後真琴已有一周沒有參加部活,凜回到宿舍也不見他的人影,課業、打工、找租屋處讓真琴忙得焦頭爛額,凜隱隱約約可以感受到真琴大概要退社了。

 

「凜,今天要帶我去哪裡呢?」海德今日就要回澳大利亞,作為道別禮,凜答應今天要陪海德逛逛。

 

「沒有特別的想法。」原本已經出門了,後來想起手機丟在宿舍,只好帶著海德回到宿舍。

 

「這樣啊……嗯……不過,凜也很厲害呢,能忍受得了跟喜歡的人一起同住又不表明。」海德環顧四周,鎮定說出宛如炸彈般的爆發性發言。

 

「誰喜歡誰了啊!」

 

「看吧,看吧,易怒就是最佳證明喔!媽媽跟我說過,越是喜歡就越排斥。」海德指著爆跳如雷的凜,好說歹說他也是個性格敏感的人嘛。

 

自知理虧,他也吵不贏海德,乾脆放棄辯駁。

 

「我這麼說是有根據的耶,你看他跟他看你的眼神,都跟一般人不一樣啊,用日文怎麼該怎麼講……啊啊!愛的電波。」海德那日賽前就已注意到凜,發現當凜注視著某個人時,眼神特別不一樣,他從沒見過那樣的凜。

 

「不要隨便臆測他人心思。」不擅與海德交流也是因為他善於察言觀色,即使面表無情,海德也能分析出對方的想法,海德稱那是心理學的一部份。

 

「好嘛,欸……?這什麼?」海德在靠近凜之前,發現地上多了張紙條,隨手撿起。

 

凜覺得那張紙條有點眼熟,正想上前去看,海德迅速抱起凜。

 

「凜,我沒想到你這麼浪漫又體貼,我也愛你!」海德自顧自的說得很開心。

 

「什麼跟什麼啊!快點放開我!」凜忍著怒氣推開海德,所以說他不擅與這種人交流啊。

 

海德攤開紙條,指著上面的文字對凜說:「Ti amo在義大利文是我愛你的意思啊!原來凜喜歡我嘛,我怎麼現在才發現!」

 

“是加油的意思喔,一種魔法。”

 

一記當頭棒喝,凜傻愣在原地久久無法釋懷。

 

什麼意思……等等……那傢伙!

 

「你確定你說的是那種意思嗎!」凜不想引發不必要的誤會,再次確認。

 

「拜託,母國語言怎麼會搞錯!真的是我愛你。跟我念一次Ti amo、Ti amo。」海德還想趁機來個義大利文教育,凜不但沒有領情,而且還丟下他跑走了。

 

「嘛……要幸福喔!」

 

凜慌慌張張地跑出宿舍,拿起手機按下那串早已熟記的號碼。

 

那個該死的笨蛋!心裡一面咒罵真琴,一面祈禱他快接電話。

 

『凜怎麼……』真琴正忙著處理事情,平常只會傳訊息給他的凜,今天竟然打來了,才想問有什麼事情,話筒卻立刻傳來罵聲。

 

「橘真琴!你這大笨蛋在哪裡!」說什麼也不會放過那小子,太令人上火了,如果他沒有發現,打算蒙騙他一輩子嗎!

 

『呃……凜、冷靜點……我在OO車站附近看房子。』沒由來的挨罵,真琴深感無辜。

 

「我有事情要跟你說,你在那裡等我。」

 

『我正好也有事情要跟你談,那我在車站等你。』

 

當凜搭上公車前往與真琴相約之處,等待到達的時間也讓凜在心情上有了冷靜的效果,衝動的後果便是後悔,意識到自己的行為有多麼愚蠢。

 

果然只要跟真琴搭上邊就沒有所謂的理智可言,一再荒唐、脫序,毒已侵心。

 

步下公車後就可看見真琴在不遠處等待,但凜猶豫了,腳步阻止他邁進。

 

真琴瞧見凜下車的身影,快步向前拉走凜笑道:「有什麼話等等再說,先跟我走。」

 

凜尚未回過神來,已被真琴帶離人群,老是被真琴牽著鼻子走,這回不外乎也是如此。

 

沉默步行約莫十分鐘後,真琴才終於開口劃破沉默:「凜想跟我說什麼呢?」

 

太多話想說反倒不知該從何說起,凜難以啟齒,僅能呆看真琴卻吐不出半句話來。

 

「凜?」真琴停下步伐,困惑地望向凜。

 

「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又問了個蠢問題,就連自己也不清楚是什麼時候喜歡上真琴的,對方又怎能清楚知曉呢。

 

「你該不會知道了吧……」該說心有靈犀還是直覺多一點呢?與平日大不同的凜,讓真琴直覺是秘密暴露了。

 

「我不問,你就打算不說了嗎!」是驚亦是喜,但此刻憤怒卻又多了那麼一點。

 

「不是不說……是時機沒到,沒辦法說……」真琴無奈,這跟他原本計畫得不一樣啊!

 

凜頓時間無話可說,心跳得飛快,莫名想逃。凜向後退了一步,但他逃不走,因為手正被真琴緊緊抓牢著。

 

真琴深呼吸嘆了口氣,把凜與他的距離拉近,撫上凜的腦袋,嶄露只為他而笑的靦腆笑容:「凜,騙你的事情我很抱歉,但是不確定你是否跟我有一樣的感覺,所以不敢表明,感覺凜應該也不會喜歡沒有頭腦的人,只好這麼做了。我懊悔以前你要走,卻沒有挽留,獨自在澳大利亞承受痛苦的你辛苦了。」

 

衝擊太大,凜半個字也講不出口,可以清楚知道的是,心中有道暖流圍繞,暖暖的融化著他。

 

「本來打算所有事情安排好才告白的,沒想到會這麼突然……」想起計畫被打亂,真琴臉上的笑容多了一分無奈,隨後又說:「凜,還記得你第一次來找我拿鑰匙的時候嗎?把鑰匙交給你的同時,我也把心交給了你,當時我很開心能成為你的依靠。」

 

此刻真琴真的是緊張得快要死掉了,再度深呼吸,閉上眼從口袋裡掏出鑰匙遞給凜:「過去你的世界我來不及參與,現在可否讓我與你一起同行?請原諒我擅自找了房子,但我希望往後還能繼續與你同住。我喜歡你,凜。」

 

第一次真琴把心交給凜,這回真琴想要將全部交給凜,閉上眼只是因為自己太膽小,不敢面對凜的表情,擔心自己無法準確的說出口。

 

眼中的淚水不清楚何時滑落,不明白該笑自己笨還是該笑對方傻,凜接下真琴遞來的鑰匙,凜泣不成聲。

 

不是收下真琴的全部,而是把自己全交給了真琴。

 

「啊、啊……別哭啊!」真琴預想過各種結果,就是沒有想過凜會哭,一時之間慌了手腳,緊抱著凜安慰他。

 

「橘真琴你真的是大笨蛋……!」

 

「對,我是,我是……」

 

在愛情裡,我們是不折不扣的笨蛋,再笨也想成為你的歸宿。



>>>>>>>>>>>

依原訂計畫在刊物完售後公開第三章的完整內容,剩餘兩章將不公開,感謝大家讓他完售了!!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