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楓

世界級雜食,目前主力BTS同人。
主:國旻、霜花、錫米

© 楓楓
Powered by LOFTER

【三日鶴】墮、淨

※起因→http://www.plurk.com/p/ktlqna
 ※各種捏造
 ※腦洞只有無限大

某回征戰時意外遇上了野生的鶴丸,帶了鶴丸回到本丸,看似和平的相處下,偷偷萌生著一段秘密情感,正是三日月和鶴丸。

隨著時間漸漸流逝,情感變得深厚且鬆懈,在深夜裡鶴丸引發了叛變,甚至劫持了審神者。


審神者一向很愛鶴丸,從沒料想過自己有一天會被鶴丸挾持,臉上除了惶恐不安外更多了幾分受傷的神情。

鶴丸捧起審神者驚慌的臉孔,他開心地笑著:「對,再驚恐一點,我最喜歡看人們充滿絕望的眼神了。」

「你竟然蒙騙大家的感情這麼久!」審神者怒吼。

「這都得怪你不是嗎?平白無故怎麼可能讓你撿到一把刀呢?」鶴丸掐住了審神者的脖子,沒有一絲一毫的愧疚感。

「你……」當時看見美麗的鶴丸相當興奮竟然就這般輕忽大意造成無法彌補的過錯。

「只要殺了你,再偽裝成你拋棄大家的模樣,你心愛的刀們也會變得跟我一樣。」

「住、住手……」審神者呼吸不到空氣,缺氧的腦袋越發迷糊,束手無策。

今日的晚膳裡鶴丸悄悄加了安神藥,劑量足已令大家睡到天明,不著痕跡地殺害審神者後進而黑化其他的刀們。

正當審神者的視線越來越模糊,逐漸黯淡下來,一抹深藍色的身影卻及時出現了。


「你怎麼會醒著?」鶴丸忽地鬆開了手,暫且讓審神者逃過一劫,可隨即又將刀刃架於審神者的脖子上。

一千年前在鶴丸還小的時候,三日月曾與鶴丸有幾面之緣,未受世俗汙染清澈又明亮的雙眼,至今都令他難以忘懷。

起初審神者帶回鶴丸時,三日月總覺得鶴丸有股莫名的違和感,但因沒有很強烈甚至是偶爾才發覺,所以他一直沒有特別在意。

直到某回出征結束時,三日月意外親眼見到鶴丸竟跟敵軍密談,戒心油然而生。

是,他是深愛著鶴丸,可他愛的並不是這般批著鶴丸外貌的敵方。

一向不到會到廚房溜達的鶴丸,今日竟心血來潮地去廚房幫忙下廚,反常的行為引起了三日月長年下來的經驗直覺,今晚必出大事。

然而眼前的情況,也證明了他的想法並無有誤。


三日月不發一語地望向鶴丸,也許他從一開始就不該隱隱期盼著能感化對方,此刻也不會變得棘手。

「呀,誰要喜歡一個糟老頭呢,還是個無趣的老頭子。」鶴丸笑得惡劣,他很享受蒙騙三日月的假象裡,看著大家越是幸福的笑臉他越有成就感。

他啊,八成是活著的日子太長了,臉皮可不像鶴丸認為的那麼單薄,畢竟也是活了一千多歲來著,情況再危急部也見識過了嗎,可沒有脆弱到會因為對方的三言兩語而受傷。

「確實是個無趣的人呢,所以才需要鶴留在我的身邊替我製造樂趣啊。」不帶任何恨意,只有溫柔的笑意。

「人類只是為了一己私慾罷了,等你沒有用途即棄之,再忠心亦不過是沒棄子。」

「沒有他,何來你?人的生命短暫,如同煙花璀璨後殞落,若能發揮我該做的,即使之後仍不斷得更換主君,何嘗是件壞事?」

「食古不化呢,老頭子。」一把敲昏審神者,拋下礙手礙腳的人質,正面迎戰三日月。

刀光劍影裡鶴丸感受到了三日月刻意讓步盡可能不傷害他,他可不會因此產生感激,反捉緊這要害生冷地步步逼近三日月。

「再不動真格你可會死在我的手中,三、日、月。」

一句警告的話語令三日月聽出端倪,臉上的笑意更深了。

鶴丸堅信他有能力墮化三日月,也相信憑藉他仰仗鶴丸的模樣三日月捨不得對他下手,刀刀朝向三日月的要害。

面對鶴丸毫不留情的攻擊,他的計畫正如預料中順利,也是時候該讓自己受點傷了。

三日月佯裝無法閃避攻擊,左手臂因此而劃傷,鮮紅的赤液緩緩流下染紅了衣袖。


「你呀,竟然要為了愚蠢的人類犧牲自己,不覺得自己太天真了嗎?」鶴丸鋒利的刀刃停於三日月面前,勝利在即。

「雖然長命有些無趣,不過……」鶴丸的過度自信反成他致命的關鍵,巧妙地閃開刀刃,毫不猶豫地刺穿了鶴丸的身軀。

淨白的衣物漸漸從腰間渲染為艷紅的花色,朵朵綻放開來。

「你……」鶴丸驚愕之餘,身上傳來的劇痛令他鬆開了握住刀的手,開始向後傾倒。

「不過現在我還不想死,該做的事情還沒做成呢。」收起深不可測得笑容,取而代之是令人發寒的淡漠。

抱起昏厥的審神者,三日月冷冽地凝視血流不止的鶴丸:「保護主君自然是應當的,所以鶴……怨恨我吧,別怨恨人類,懷著恨意死去後,我再去尋找你。」


過去相處的日子裡,鶴丸曾問過三日月『倘若哪天我們必須刀刃相對,你會害怕死於我手裡嗎?』,當時三日月是這麼回應鶴丸的『生死有命,我不害怕死於誰的手裡,可我不會令你獨活。』

向來聰穎的鶴丸那回卻未聽出三日月的話中話,三日月喜歡觀望鶴丸的瞳色,雖不同小時候那般清澈,可混濁的眼神裡仍透露著一絲『救我』的渴求。

鶴丸一句告誡的話語,是來自於潛意識的話語『我不想傷害你,三日月。』


月亮離開了他的視界,越來越昏暗的世界,他是否解脫了呢?

終於不必再面對生離死別,不必再憂心今後又會流浪於何處。


解脫般地笑開了臉,「我果然不懂你呢,倘若該知道如何恨你就好了,月……」

闔上雙眼,他是否亦如同三日月所言,璀璨後殞落呢?


當一切恢復了和平,審神者捧起一把白淨的刀身置於眾人面前,歷時了許久的淨化與修復,勉強算是救回了鶴丸。

「也許又會是不一樣的面貌,你們要有心理準備。」

迎回鶴丸的第一晚,皆無一人敢入眠,就怕再次發生了叛變事件。

三日月見大家苦撐著睏意也不敢入睡,逕自走往鶴丸的置刀架,將鶴丸迎回他的臥房裡。

「三日月,在尚未確認他是否徹底淨化之前,你這麼做可是玩命啊。」石切丸連忙阻止三日月帶走鶴丸本體。

「無妨。」靜如止水的語調令石切丸不再繼續阻攔三日月。


徹夜未眠守候著鶴丸的出現,三日月要比任何人更加期待鶴丸的歸來。

倘若這回鶴丸歸來且無淨化完全,就算要索取他的性命也無所謂,畢竟這是他虧欠鶴丸的一條命。

但他也許會先殺了鶴丸再自刎,可不想再讓主子無端捲入危險裡,這般想法鶴丸會認同的吧?

當潔白的身影緩緩現形,一對皎如明月的大眼帶了些困惑望向他,對視許久後鶴丸開口:「對你,我有依稀的印象可不深刻,你是誰?」

三日月明白淨化也許一併帶走了鶴丸的記憶,即使不被記得他也無妨,他在意的是鶴丸的雙瞳變回曾經他所見的清澈。

向前輕輕摟緊滿是困惑的鶴丸,三日月在鶴丸耳邊喃喃低訴:「三日月,我是三日月。」

三日月的名彷彿是咒語,竄入耳裡直達心底,原先隱隱不安的情緒也因這名字而趨緩下來。

「你對我來說很重要嗎?為什麼因你一句話我就安心?」

「鶴,別急於尋求過去,答案自然會在未來揭開。你只要牢記,別再離開我身邊。」收緊手臂將鶴丸圈得更加牢靠,迷途的鶴在月光的引導下終能飛回屬於自個兒的窩。


>>>>>>>

噗WW又是一篇腦洞開很大的妄想文WW

這時候我應該認真打正稿啊~~為什麼還在這裡寫妄想文W

三日月當年年紀輕輕就想誘拐雛鶴阿阿阿阿阿!!!

只是個PARO而已,所以沒有各方面的詳細解釋QAQ

如果有發現BUG請忽視他!!(欸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