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楓

世界級雜食,目前主力BTS同人。
主:國旻、霜花、錫米

© 楓楓
Powered by LOFTER

【瑜洲】緋聞對象

【瑜洲】緋聞對象

※同人文
※黃景瑜x許魏洲
※BGM-許魏洲-塵埃
※一點時事相關
-------------------------

節目開錄前黃景瑜正在梳化間整理裝容,閉上眼任憑化妝師擺布,耳朵卻傳進一旁同行錄影的藝人在竊竊私語,音量雖然有刻意壓低但黃景瑜仍然可以聽清,只因他正是他們談話裡的主角之一。
黃景瑜沉住氣細聽他倆的談話,那兩人說著說著越發忘我,連音量也不壓低了。
「瞧,都搞回家裡去了。」長髮女人指著手機螢幕給另一方看。
「潛規則麻,不然怎麼火呀?」
兩個女人即使有再美麗的容貌,因為那些話語黃景瑜也打從心底感到醜陋,梳化完畢後他早已悄悄站到兩人身旁,他倆人聊得渾然忘我絲毫沒有察覺他們口中的主角就在身旁。
「也許改天你倆兒就上報了。」黃景瑜看不到自己的表情,不過他想應該是冷的可以把整屋給凍起來。
「唉呀,是景瑜啊!甭這樣,我呀看完上癮也覺得你會被掰彎呢,想不到你是被拋棄的那個。」長髮女人非但不住口,更是囂張地拿起手機畫面給黃景瑜瞧,畫面裡是許魏洲被偷拍的畫面。
「梳化時太無趣了,開了直播跟粉絲們聊聊,你倆方才談論聲音之大,可不曉得有沒有傳進粉絲耳裡。」黃景瑜此話一出,原先還氣燄高照的女人立刻閉上了嘴,默默收回手機,安安靜靜地坐好。
黃景瑜若無其事的踏出梳化間去錄影,他始終沒有開過直播,只是氣不過想讓他倆閉上嘴。
心底亂複雜,看到照片時他一眼明白那是故意令人誤導的照片,他明白那是不實報導,可鬧得如此風風火火,照片裡的主角肯定不好受。

深夜一點,許魏洲明明深感疲憊卻是一點睡意也沒有,翻閱微博上支持他的白粥們留言,心情甚是繁亂。
為了闢謠他已在微博上澄清自己是單身,他沒有想過有天他會因這種新聞而鬧上版面,情緒莫名失落,索性將手機丟置一旁,躺在沙發上望著天花板發呆。

只能失落五分鐘,五分鐘後你得振作面對,你沒有時間為了緋聞去浪費自己的生命,該拿這些時間充實自己給支持你的人呈現更好的風貌。

許魏洲在心裡替自個兒打氣,正當心情好轉些時,家裡的門鈴卻響了。
他納悶深夜時刻還有誰會來叨擾別人安寧,遲疑地朝門上的小孔探去,門外是黃景瑜。
許魏洲替他開了門,黃景瑜一進門便拿起宵夜,露出他的小虎牙充滿朝氣對著許魏洲笑:「一起吃宵夜不?」
「大半夜按門鈴找我吃宵夜?」許魏洲哭笑不得。
「怎麼,怕胖啊?」黃景瑜不覺得自己哪裡做得不對,反而覺得自己做得太好了,早料到許魏洲會失眠,他也許可以改行當神算了。

許魏洲接手那袋宵夜,走進廚房放入碗盤裡,黃景瑜坐在沙發上從另外一個袋子裡拿出了幾罐啤酒擺在桌面。
「要來怎麼不先打通電話?」許魏洲端著宵夜走來。
「料你不可能睡。」黃景瑜分毫沒有思考,心裡想說的話便脫口而出。
許魏洲心頭有點暖,可他不說。

兩人坐在沙發上胡亂聊著,許魏洲明白黃景瑜突然登門打擾的理由,無非是想來陪陪他,偶爾許魏洲會有股錯覺,覺得自己是白洛因被黃景瑜飾演的顧海疼愛著。
他是黃景瑜,不是顧海;我是許魏洲,不是白洛因。
戲裡的黃景瑜有擄獲人心的魅力,幾度對戲都差點陷入顧海癡情的眼神裡,險些忘記自己是許魏洲。
「你還好吧?」兜了一大圈,黃景瑜終於切入今日登門的目的。
「好得很。」許魏洲攤攤手,因為酒精因素笑得有點呆滯。
黃景瑜忽地摸上許魏洲的頭,就像演戲時那般輕柔的力道撫慰著他的髮,「你依然是那個會唱歌、會跳舞、會演戲才華洋溢的許魏洲,你的才能和努力一定會被人看見。」
許魏洲愣了愣,黃景瑜的話觸碰了他心底最失落的地方,失落人們說他潛規則,失落人們誤解他,失落人們沒有欣賞他的才華。
這模樣的黃景瑜太像顧海,許魏洲顯得有些焦急撥開黃景瑜的手,低語聲明,「我不是白洛因。」

他不是顧海,許魏洲亦不是白洛因,他也一度混淆過。
戲裡他是寵愛白洛因的顧海,剛開始他以為是顧海角色的因素令他特別在意白洛因,直到他能入戲、出戲做得易如反掌,黃景瑜發覺根本就不是這麼一回事。在他的眼裡,白洛因是白洛因,許魏洲是許魏洲他們不一樣,或許部分相似可他們確實不同。

「今個兒我特別悶。」黃景瑜唐突開口。
許魏洲聞言,眉頭稍稍蹙緊困惑望向黃景瑜。
「怎麼緋聞對象不是我啊?」刻意帶了點開玩笑的語氣抱怨。
「這能是好事嘛!少犯二!」許魏洲還以為是什麼大事,一怒下打了黃景瑜手臂。
黃景瑜大笑著,緩緩向許魏洲靠近:「當然好呀,粉絲們多希望啊。」
黃景瑜一靠近許魏洲立刻後退,黃景瑜散發的氣息太像顧海了,一樣霸道。
「我不帥嗎?」黃景瑜很認真。
許魏洲卻不爭氣的笑了回應:「帥……」
「對你不好嗎?」再次逼近。
「很好。」許魏洲又往後挪了一點。
「那你為什麼要一直躲?」黃景瑜近得一張臉簡直快貼上許魏洲的臉龐。
「這有關聯麻……誰叫你一直靠近!」許魏洲猛然推開黃景瑜。
許魏洲認為黃景瑜是個很有魅力的人,身為男人他目光仍常常會被黃景瑜吸引過去,忍不住想多看個兩眼。

同在一張沙發椅,黃景瑜迅速用身體將許魏洲困在沙發上,他何嘗不明白許魏洲的意思。
「我不是顧海,我是黃景瑜。」收起平日裡說說鬧鬧的嘻皮笑臉,黃景瑜意外地嚴肅。
「起來。」許魏洲沒有生氣,黃景瑜經常這樣鬧他,雖然今天的感覺不一樣。
黃景瑜釐清了心中的團團疑雲,或許他的確是藉由顧海來認識許魏洲,現在他很清楚許魏洲是怎麼樣的人,他有天賦、有才氣能夠脫穎而出站在舞台上發光發熱,他演活了白洛因的角色,出戲後是努力上進的許魏洲,他被許魏洲深深吸引著。
「洲洲。」比起平常膩歪的叫法,這倒是平淡許多。
許魏洲沉默下來,他不知道該不該回應黃景瑜的呼喚,心裡一直有股悸動說不出口,怕自己與白洛因的心境給混淆了。
腦海裡不斷來回念著他是黃景瑜!他是黃景瑜!他是黃景瑜!

彼此心中都握有那把尺,衡量該不該,可以不可以。

「戲裡我是癡情白洛因的顧海,戲外能不能讓我成為疼愛許魏洲的黃景瑜?」一句話像是用盡所有力氣般,黃景瑜有點脫力,沒有什麼時候比此時更加忐忑。
令他著迷的人是黃景瑜不是顧海,他是許魏洲不是白洛因,他可以擁有黃景瑜的愛嗎?或許他們隱隱約約都能感受到對方的轉變與心意,只是不肯明說而已,竭力維持好哥們的角色。
「當真不怕變成緋聞對象?」許魏洲半開玩笑。
「你就怕別人看不見你的努力,你就不怕你的心思我看不見?」黃景瑜的眼神灼熱,直視許魏洲的雙眼不讓他逃,他要狠狠看穿許魏洲的心思。
「你老要這樣把問題丟給我嗎?」許魏洲被看得不耐煩,是他承認他是對黃景瑜有好感,卻又怕黃景瑜只是被顧海影響,所以他卻步。
「成,我用行動來跟你談話。」語畢,黃景瑜不給許魏洲任何反應的機會,扣牢許魏洲的下巴,扎實地吻牢許魏洲的唇。

你明白嗎?我不是顧海,我在意你不是因為白洛因,而是許魏洲,我是愛上許魏洲的黃景瑜。

深夜時刻,周遭寂靜無聲,可許魏洲卻能聽見黃景瑜在對他談話。
是幻覺吧?不是……這溫熱的唇,告訴他這一切都不是幻覺。

「今後你的緋聞對象只能是我,也只能有我黃景瑜。」黃景瑜壓在許魏洲身上,嘴貼在許魏洲耳邊霸氣宣示。
許魏洲在吻後徹底紅了臉,他不敢看黃景瑜,用雙手摀住臉痛罵:「黃景瑜你這二貨!」
「你喜歡二貨就不是二貨啦?洲洲~」

深夜開門不是引狼入室不然是什麼?

>>>>>>>>>>>>>>>>>>
我擅自腦補了事件後續,多麼希望是真的(哭
說好不寫瑜洲的…我還是忍不住寫了XDDD
一面刷著時尚先生直播照片一面寫文,被兩人帥哭可愛哭~
在一起成不成?

评论(9)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