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楓

世界級雜食,目前主力BTS同人。
主:國旻、霜花、錫米

© 楓楓
Powered by LOFTER

【維勇】謝謝你來到這世上 (勇利生賀)

※勇利生日賀文

※過去捏造

※曖昧前提

※想吃肉?那是不可能的事


今天是勝生勇利的生日,可是他卻迫切地想要把自己藏起來,這個數度令他開心也數度令他難過的日子。


隨著年歲增長,當他必須越來越獨立,縱使他在父母的眼裡仍像個孩子,但是他也不能永遠依靠在父母的溫柔下。遠渡重洋到一個陌生的環境適應、練習、比賽,即使是日夜顛倒他的親朋好友或許會打越洋電話甚至視訊給他,只為向他祝福一聲『勇利!生日快樂!』,勇利心懷感激同時也滿懷寂寞。


在特別的日子裡說不期盼與平日有所不同,那絕對是騙人的,只是他說不出口,因為他明白期待有多高,傷害則有多重。


平常要煩心的事情太多了,不想再多參雜一個進來,於是勇利選擇了逃避。


勇利在河堤邊慢跑著,清晨時刻,空氣正清新,大地萬物正在逐一甦醒,對勇利而言卻是要辛苦奮戰一天的開始。


回到家鄉後的第一個生日,勇利只真切的盼望母親會送上美味可口的豬排丼飯,為了準備比賽維持身材,每日只能看著大家吃著他心愛的豬排丼飯流口水,那種感覺並不好受,因為今天是生日,所以他可以期待一下吧?


滿腦子都是香嫩多汁的炸豬排跟香氣四溢的米飯香,勇利不知不覺在想像豬排丼飯時,腳步也越來越輕盈,甚至是一路興奮地蹦蹦跳跳回到家中。


然而他忘了,期盼--是一件投資風險率極高的事情。


早上勇利回到家中後,今天溫泉旅館卻是一個大客滿的情況,父母根本自顧不暇,忙著處理客人的需求,勇利就連要跟父母搭上一句話都很困難。


「對不起勇利,現在旅館很忙,我們等等再說好嗎?」母親愧疚地丟下這麼一句話便去忙了,勇利實在也找不出什麼理由去耽擱父母的時間,反而繼續待在旅館裡像是會給大家帶來困擾一樣。


到滑冰場後,西郡夫妻也只告訴他一聲『今日繁忙,恕不奉陪』,西郡家三胞胎也像人間蒸發一樣不再出現在場邊觀看他練習,神秘的是就連維克多與馬卡欽也一併消失不見。


雖然平常他就是獨自一人在滑冰場上練習,可今日的氣氛特別不一樣,他就像是完全被孤立了。


果然躲起來才是正確的選擇吧?為什麼要在心底最深處的地方默默期盼著呢?勇利在心中不斷責問自己為什麼要做多餘的事情,如果沒有期盼,現在的他也不會神經兮兮地感受周遭任何人的存在。


平常的心理素質與一般人相比是差了五倍的話,今日的勇利跟一般人相比絕對是相差了一百萬倍。假使現在有個陌生人出現,就算彼此沒有說上任何一句話,勇利可能也會因此而淚水潰堤。


孤獨與哀傷的情緒已從心中逐漸渲染開來,渾身散發著寒冰般的氣息。


在寂靜無聲的空間裡,勇利隨性地滑冰,彷彿全世界只剩下自己一人,勇利不假思索地按照心中浮現的動作表演著,無暇顧忌這一連串的動作是否會成功,在場只有他一個人,即使出糗了也沒有人會嘲笑他。


現在唯一能安慰他的,大概就只剩下沉靜的建築,會默默地關注他、陪伴著他。


直到勇利跳完心中的旋律,站在滑冰場的正中間久久無法自己,眼淚終究還是潰堤了。勇利摀起臉,完全不敢想像自己現在哭得有多麼難看,在特別的日子裡只剩下自己的滋味,他再也不想嚐試了。


別讓我一個人,別讓我孤伶伶的一個人留在這裡,這裡是我的家啊,為什麼要讓我一個人……


「勇利。」一道輕聲的呼喚在勇利耳邊響起,徹底將他從黑暗的深處拉出。


「……」勇利依舊摀著臉,聲音來自於維克多他很清楚,基於如此他更不能放下他的雙手。


「勇利把孤獨的滋味表現得盡善盡美呢,我沒有看錯人,勇利果然是個非常有才能的人喔。」維克多沒有強迫拉下勇利的雙手,只是從勇利的身後靠了過去,緩緩地將他抱住。


維克多將臉貼在勇利的後頸,無比溫柔的向勇利道歉:「對不起,原本只是想給你一個驚喜,想不到變成驚嚇了,不過你還是得好好睜開眼睛,看看我替你準備的禮物。」


「……維、維克多準備的……禮、禮物?」


雖然勇利一直都認為維克多在他心中具有一定的影響力,不過他沒有想過那份影響力會佔據心中多少的分量。然而此刻的勇利非常地明白了,維克多絕對是個能夠輕而易舉便左右他情緒的存在,那份可怕的影響力連勇利自己都感到害怕。


維克多穿上了滑冰的正裝,放開了懷中的勇利,稍稍向後退了些距離。


雖然是一套從未亮相過的舊衣服,可對他來說這是一件具有特別意義的衣物。


在還是選手時他並不需要為了表演服裝感到煩惱,總是會有人替他設計好適合任何一場演出的服裝。今天身上這套黑色系猶如西裝般的服飾,上頭鑲有綠松石和坦桑石點綴,雖然並不是最光彩耀眼的比賽服,卻是最能代表維克多的一件衣服。


綠松石和坦桑石都是維克多的誕生石,綠松石象徵成功與必勝,坦桑石則代表高貴、冷靜與思想。


設計這套服裝的設計師告訴維克多,『若是當你的生命中,有一個比勝利更重要的人出現,請穿上這套衣服告訴他,你有多麼渴望他。』


不論當時設計師的話是否純屬玩笑還是真心話,可他的確是非常認真的看待這番話,所以他把這套衣服收藏著,等待一個可以令他穿上的人出現。


遇見勇利後,維克多才明白原來這世界上,還有很多值得他去發掘的新鮮事,而勇利就是他無比珍貴的瑰寶,一次又一次的突破他的眼界。


撇除平常練習與比賽時的模樣,維克多徹底投入接下來他要表演的情緒之中,做好預備姿勢,希望能將心中的渴望準確地傳達給勇利。


當< Yuri on ice >音樂一播放,維克多開始舞動起來,勇利先是愣了一兩秒後,緊接著眼淚再次奪眶而出,就像是閥門損壞般無法停止淚水湧出。


雖然用了屬於勇利的歌,但兩者截然不同,維克多用自己的方式,演繹出在他遇見勇利後的心境轉換,比起勇利向他學習,應該更像是兩人一起相輔相成,彼此互相學習和成長。


這是只有維克多才能送給勇利的禮物,專屬於勇利一個人禮物,除了勇利其他人也無法徹底領悟的驚喜,如此大起大落的心情讓勇利泣不成聲。


維克多的目光始終沒有離開過勇利,當他哭得越來越淒厲時,他曾想過要中斷演出,可看見勇利即使哭泣雙眼仍不斷追尋他的身影,維克多知道在表演結束之前他不能停下來。


直到最後一個音符落下,維克多再也忍不住想要擁抱勇利的衝動,結束最後一個動作之後就將哭得不成人樣的勇利撲倒在地,又喘又興奮地大吼:「生日快樂!勇利!謝謝你來到這世界上與我相遇!」


「生日快樂!勇利!」四周圍埋伏許久的親朋好友們也紛紛跳出,一個個拉起拉砲,慶賀勇利的誕生。


父母端出勇利最愛的豬排丼飯,西郡夫婦推出準備已久的三層大蛋糕,西郡家三胞胎則是拿起錄影機記錄下勇利現在哭得多開心,美奈子老師則是抱著大家要送給勇利的生日禮物出現。


沒有人忘記勇利的生日,也沒有人想要讓勇利孤孤單單的度過今天,因為這個日子太特別了,所以他們才想要給勇利製造一個美好的回憶,雖然險些弄巧成拙。


「維克多……你、你們……哇嗚嗚……」勇利內心無比得激動,此時此刻沒有任何文字可以從嘴裡講述出來。


維克多拉起躺在冰地上的勇利,帶領他溜向出口處,就怕他哭花了雙眼分不清四周,大家替他帶上生日帽,往他懷中塞入禮物,所有人一同唱著祝福勇利生日快樂的歌曲,馬卡欽也一併在旁伴唱。


勇利終於破涕為笑,他感到相當幸福,不但有家人與好友的陪伴,就連他最喜歡的維克多和馬卡欽也同在這個地方替他慶祝。


「現在這麼幸福,以後到底要怎麼辦!」勇利不自覺擔心著未來。


「那只好未來的每一年都讓勇利更加地幸福!」不是為了逞一時之快,是真誠地由內心訴說出來的話語,維克多想要讓勇利越來越幸福。


遇見一個人的感覺是至此牽手便不能鬆開,對於維克多而言,勇利絕對是如此,他會好好收藏這無比重要又難能可貴的稀世珍寶。


勝生勇利,生日快樂,謝謝你來到這世界上與我相遇,令我明白想要珍惜一個人的感覺。



-FIN-



>>>>>>>>>>>

雖然我遲到了一點點OAO
不過我還是很認真的寫完了XDDDD
如果有看到錯字請自行在腦內更改好嘛!寫完我只重看了一兩次,實在是無力校正錯字Q口Q
勇利生日快樂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奔跑

评论(3)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