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楓

世界級雜食,目前主力BTS同人。
主:南糖、國旻、霜花、錫米

© 楓楓
Powered by LOFTER

【Jスン/J承】Time's up

※安利不要停

※撇除部分原作設定

※私設

※交往前提


  大獎賽決戰首輪短曲戰敗後,J.J沒有回到飯店休息,反而是消失在眾人的眼前。

  這是他距離冠軍最近的一次,卻從來沒想過會敗給自己,仰著頭看著那片因烏雲飄過而乎暗乎明的星星。

  口袋裡的手機不斷震動著,他刻意不接電話,不想面對父母擔憂與不斷想為他加油的心情,他一直很有自信心可以拿下冠軍,比任何人都要堅信他是冠軍得主,然而是不是因為如此也成了他致命的絆腳石。

  或許正因為他太過自大,上帝透過惡魔來點醒他,告訴他自己不過是個十九歲的平凡人,『欲戴皇冠,必承其重』那份皇冠的重量他可以承受嗎?

  比起說是逃避,倒不如說J.J再努力釋懷壓力,內心素質要比預設的差上許多,一時之間他必須好好冷靜地重新整頓自己。

  「Wake up.」冷不防,熟悉的嗓音彷彿是把利劍筆直地刺穿了他。

  J.J甚至懷疑起自己是不是因為打擊太大而產生幻聽,遲遲不敢回頭面對身後傳來聲響的地方。

  「你總算像個十九歲的孩子了。」來者緩緩向J.J靠近,朝J.J遞了杯溫熱的咖啡,輕描淡寫的語氣襯出他有多麼安心。

  J.J愣了愣,始終沒有伸手接下咖啡,心中百感交集,朝思暮想的愛人就站在他的眼前,可他不想在最狼狽的時候看見心愛的人,特別是此刻。

  以往總認為J.J是個無所不能的強者,從來沒有看過他脆弱無助的模樣,偶爾目中無人的他彷彿一點也不像是個十九歲的大男孩,此時看見他徬徨的神情,李承吉才終於放下心來,確認他果然是個孩子。

  強行將咖啡交至J.J手中,抬起手撫亂J.J的頭髮:「辛苦了。」

  哈士奇的外貌雖然強悍且高傲,但牠終歸需要主人的疼愛與照顧,然而J.J亦是如此,環境逼迫他成長和過度成熟,失去了那份年紀該保有的些許純真,再堅強的孩子都是需要被疼愛的。

  J.J不自覺紅了眼眶,明明身在冰天雪地裡卻猶如置身於溫熱的森林之中,再也忍受不了任何一種情感超載,J.J張開雙臂撲抱眼前本應該待在韓國的愛人。

  李承吉像是寵溺孩子般地擁抱著J.J,他比誰都懂承受眾人期盼的壓力,一旦失敗後大家又會投以嫌棄的數落目光,切身之痛讓他更懂得該如何安撫眼前的愛人。

  李承吉沒有看見他的淚水,或許是刻意避開又或許他壓根沒有哭,不論哭不哭與否,李承吉明白此刻他會站在這裡是為了和他共同分享成功的喜悅,及共同承擔失敗的悲傷。

  「Time's up!」相擁著久久無法交談,李承吉終於劃破沉默,緩緩掙脫J.J的懷抱,即便身體感受到一絲寒意,但該說的、該做的他還是得做、得說。

  「什麼?」J.J一臉茫然地望著刻意離他三步之遠的李承吉。

  「比賽正式結束之前,你還沒有輸,如果在這裡停下,你才是真正的輸家。」李承吉朝J.J的胸膛搥了一拳,作勢出了全力的模樣,最後只輕輕地撞擊,又接著說:「別傻了,當你沉浸在失落的情緒裡,大家不會因可憐你而停下腳步,甚至會發揮百分之兩百的全力來擊敗你,那麼你還要繼續在這裡浪費時間嗎?J.J」

  先給予失落的孩子一顆糖,然後再給他一記當頭棒喝,J.J心中的那片烏雲似乎隨著李承吉的話語跟著煙消雲散。

  「啊──果然在這裡能看到小承吉真是太好了。」揪住停留在他身上的手,猛然將李承吉拉進懷裡親了一口。

  「呀!臭小子!咖啡會燙到!」李承吉覺得性命危在旦夕,雖說咖啡可能冷了,但他仍然不想被潑了滿身咖啡。

  「對,差點忘了愛心咖啡。」為了預防不必要的意外,J.J迅速將已不燙口的咖啡喝下。

  「少噁心。」

  「想我了嗎?」重新復活後的J.J又開始浮誇,李承吉一臉受不了地甩開他走人,J.J跟在後頭開心的又叫又跳,完全不像是經歷過失敗的人。

  「一點也不。」

  「但我很想你。」J.J看見李承吉聞言後而泛紅的雙頰。

  J.J不問李承吉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他自認有十成的原因都是因為他,問了可能也只是得到『拒絕回答』的回應,倒不如把話用在他有多麼想念李承吉這回事。

  「我要走了。」

  「承吉再多跟我抱一下啊!那麼久沒有見面了。」跟在後頭的J.J向李承吉耍嘴皮子,本來覺得李承吉絕對不會回應他,豈料李承吉驟然停下腳步,回頭重重地抱住了他,J.J從沒有想過他能在一天之內哭了兩次。


  傻瓜,我能跟你相見才真是太好了。──李承吉是這麼想的。



  ─FIN─


评论(25)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