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楓

世界級雜食,目前主力BTS同人。
主:南糖、國旻、霜花、錫米

© 楓楓
Powered by LOFTER

【オタユリ/奧尤】奧塔別克的小心眼

※祝賀12集完婚(?

※一個木頭與烈火的愛情故事(?

※同居&交往前提


  從奧塔別克與尤里同居三年多來一直相安無事,不僅是生活起居上、個性上還是房事上。

  尤里不是不做家事而是被奧塔別克寵壞了,基本上就算他搶著做事,最後還是會淪為奧塔別克善後,長年下來奧塔別克對於家事上已有一套做法,可以迅速且妥善的整理好家裡。

  就算尤里會對不滿的事情發火,但那也都是嘴上說說的氣話,無傷大雅。個性上奧塔別克就是純天然木頭,他不會回應尤里只是默默的聽著,一個巴掌拍不響,尤里覺得只有自己生氣的模樣太可笑了,最後很快就會消火。

  奧塔別克主張在尤里成年之後才能發生關係,面對突如其來的慾望最多是互相用手替對方解套,其餘沒有再更進一步發展。

  尤里從來沒見過奧塔別克發火的模樣,他一直都像個木頭,敲擊他就倒下,拉他走就跟著走,雖然會談論他自己的看法卻從來不與尤里發生口角,尤里偶爾不能理解為什麼他無法燃燒這塊木頭。


  午後,尤里躺在奧塔別克的懷裡小憩,以往要去世界各地比賽,如果有認床習慣的話絕對會破壞休息品質,所以他經常更換不同軟硬度的枕頭,藉此不去習慣床的舒適度。

  然而這段與奧塔別克同居的日子裡,他莫名被養成了沒有奧塔別克當枕就會睡不好的壞習慣,尤里記得第一次認知到什麼叫做認床習慣後,他才知道沒有枕邊人是多麼可怕且令人不安的事情。

  為了因應這種情況發生,奧塔別克想了一個讓尤里哭笑不得的方式,一開始尤里很難接受,後來比起自己面對空床的恐懼,尤里仍接受了奧塔別克將自己的衣物套在娃娃身上,讓他帶著走的提議。

  一隻酷似奧塔別克撲克臉的貓咪娃娃也天天伴他入眠,奧塔別克每過兩三天就替貓咪換一次衣服,現在這隻貓就像是他的分身,在他無法到達的地方守護著尤里。


  奧塔別克通常會比尤里早醒,因為尤里似乎很介意自己比較晚醒的關係,於是懷中的小貓一有動靜他會立刻裝睡。

  撫著尤里的髮絲直覺頭髮長了不少,不論怎麼樣的尤里他都喜歡,頭髮長短終歸是身外之物。

  「幾點了?怎麼不叫醒我?」尤里不甚愉悅地在奧塔別克的懷中醒來。

  「我也剛醒。」

  「你最近好像很喜歡摸我的頭髮,怎麼了嗎?」尤里揪起自己的髮尾,在奧塔別克的手背上搔癢。

  「觀察變化而已。」肺腑之言,奧塔別克在意尤里身上的任何變化,無論多細微他都在乎。

  尤里羞紅了臉,奧塔別克偶爾會忽然冒出令他無法招架天然的話語,一個轉身,尤里趴到奧塔別克的身上,打趣地看著奧塔別克笑說:「你究竟知不知道自己說了多麼可怕的話啊?」

  「可怕嗎?」認真的地疑惑起自己說了什麼樣可怕的話。

  看他認真思索的模樣,尤里開心地笑了出來,奧塔別克不笑時看起來特別嚴肅,還讓人有股難以親近的感覺,可是卻總是為了他露出不一樣的面容,對於這一點是尤里特別喜歡他的理由,任何人都希望自己是特別的,尤其是在愛人的眼裡。


  尤里的頭髮輕巧地落在奧塔別克的側臉,尤里才驚覺原來頭髮已經長到這個地步了,脫口問:「不喜歡嗎?」

  奧塔別克用雙手撩起遮擋尤里面容的頭髮,雖說是身外之物,可他莫名地不喜歡當他們面對面時,尤里美麗的容顏被遮擋,特別是某回聽雅可夫說頭髮留長後的尤里,更有維恰以前的感覺後,奧塔別克就開始在意他頭髮的長度。

  他的眼中一直以來都只有尤里,且尤里就是尤里,說他與人相似什麼的話他絕對不會說出口,更不想在他的身上出現任何人的影子。

  今天奧塔別克看他的眼神特別不一樣,比起往常心如止水的感覺,倒不如說奧塔別克似乎在生氣?

  「奧塔別克?」

  因為尤里的呼喚他終於回過神來,奧塔別克發覺自己被鮮少有的忌妒心給淹沒,果然愛會讓人變得更加貪婪,奧塔別克意識到自己會漸漸無法再像曾經那般大度,無奈地開口:「我們該去跑步了。」

  或許尤里不會去在意奧塔別克身上變化,可他表情一分一秒再微小的變化,都是奧塔別克傳遞心情的訊號,尤里自然不會錯過。

  「說,你想到什麼,看起來像在生氣。」

平常他慣養的小貓,神經大條到不知道他的一舉一動都能勾動他的慾望,此刻卻精明地看穿了他,奧塔別克哭笑不得。

  掌心裡柔韌的髮絲彷彿是擁有魔力,正一圈又一圈地將他套牢,奧塔別克難以想像往後沒有他的生活會是什麼樣子。

  內心掙扎該不該說的同時,一對水靈的雙眼緊盯著他不放,奧塔別克棄械投降,這輩子要怎麼敗給尤里都無所謂,只要尤里能像此時只注目著他。

  「頭髮留長的原因是因為崇拜維克多嗎?」奧塔別克好想吻他,他莫名地厭煩等待答案的時間,然而他沒有這麼做,依舊把持著理智等待回應。

  「哈?」尤里還以為自己聽錯了,接著捧腹大笑,笑倒在奧塔別克的懷裡,「哈哈哈,奧、奧塔別克……哈哈哈!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你會有這樣的想法,不過你在吃醋對吧?」

  「應該是?」奧塔別克也不是相當確定吃醋的定義是什麼,既然尤里都開口這麼說他了,那應該就是了。

  第一次為了他吃醋的奧塔別克,尤里震撼得說不出話來,不得不說太過安逸的愛情反讓尤里有些不安,奧塔別克始終沒有太多的情緒起伏,總讓他感覺自己是不是漸漸失去魅力,或許睡眠習慣只是為了確定奧塔別克會一直陪伴著他的不安情緒罷了。

  尤里開心地紅了眼眶,奧塔別克此刻的模樣他會永遠惦記在心裡,略微哽咽反駁:「純粹是因為懶惰而已,才不是因為崇拜他!」

  「別哭啊……我錯了,別哭……」奧塔別克慌張地用袖口擦拭尤里忽然奪眶而出的淚水,自責又懊悔胡亂誤解尤里。

  「誰哭了!是開心……奧塔別克竟然會吃醋……一直以來擔心著時間會沖淡你對我的情感……」眼淚一發不可收拾,尤里自己都無法停下來,長時間累積下來的不安感剎那間爆發開來。

  奧塔別克一個翻身將尤里放倒於身下,不再讓那過長的金色髮絲遮掩他的面容,吻上尤里令他悸動不已的唇,話語上他雖然笨拙,至少他能用行動來證明。

  不同於以往的吻,帶著強烈的侵略性和企圖心,他必須完整攻下尤里內心的不安情緒,些許不容。


  幾乎在雙方即將被慾火吞噬之際,奧塔別克的理智線緊急踩了剎車,他緊緊抱住尤里極力對抗身體的狂魔,「你不知道自己擁有什麼樣的魔力……」

  雙腿之間感受到了某人身下傳來的滾燙硬物感,面紅耳赤的尤里只能將自己埋進奧塔別克的懷中,現在的他或許還不足以面對怪獸,但是想到奧塔別克不為人知的一面,他又開心又害臊。

  「幫我剪頭髮吧?」雖然還想看更多奧塔別克有趣的模樣,基於對愛人的良心不安,他還是做出了正確的選擇。

  「嗯,我先去沖個澡。」

  然而在奧塔別克消失在浴室門口後,尤里再也抑制不住自己想笑的情緒,雖然有些罪惡但他克制不住。


-FIN-


评论(8)
热度(164)
  1. 几分相似楓楓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