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楓

世界級雜食,目前主力BTS同人。
主:國旻、霜花、錫米

© 楓楓
Powered by LOFTER

【宗凛】你看不見的我(前編) R18

*真←凜←宗
*時間設定在宗介從國外歸國後
*大量宗介角度,可能有OOC狀況
*病入膏肓請慎入


「凜,我們做愛吧。」沒有詢問的意思,單刀直入。

「哈?宗介,你傻了嗎?」深夜睡夢裡突然被吵醒,只因聽到來話的另一方不對勁,慌慌張張從家裡趕來他的住處。聽見的卻是這番話,凜向前敲敲宗介的腦袋。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我想跟你做愛。」宗介鐵著臉色,抓住凜的手腕,不讓他繼續放肆。

「你肯定是瘋了,喔不,我肯定是瘋了,才會半夜擔心你跑來聽你說瘋話!」縱然平時宗介的玩笑很過分,再怎麼令人不悅,也不曾像現在如此讓凜勃然大怒。

看見凜憤怒的模樣,宗介才終於有自己也是被在乎的感覺,不管現在有什麼話想說,他敢肯定凜全然是聽不進去的地步。緊扣凜的手腕,一把將他拉向自己,強吻凜的唇。

這麼多年,宗界始終隱瞞自己的情感,偶爾有意無意的以玩笑話逗弄凜,就是希望凜能從這些玩笑話中聽到一點真心,可那些真心完全被忽略了。

被強吻的凜立刻揮拳相向,宗介不偏不倚地挨下這一拳,嘴角滲出血絲。觸摸有些疼痛的臉頰,再怎麼痛也無法與內心的痛相比。

「混帳!」揮拳後傳來的疼痛,凜知道這一下他打得並不輕,只希望能夠讓宗介清醒過來。

在對方還沒有反應之前,凜打算立刻離開,正提步要走,宗介扯住凜的手,迅速將凜用力箝制牆上:「凜,雖然很抱歉,但我沒有打算要放你走的意思。」

「他媽的快放開我!」

「爆粗口的凜凜好可愛呢,但還是對不起了……」宗介從口袋裡拿出預先藏好的藥劑,強制餵下,隨後鬆手放開凜。

「放開我!你這混蛋讓我吃了什麼……」凜知道那來路不明的藥絕對不是什麼好東西,藥效上來得很快速,四肢開始感覺無力,無法站穩而跌坐地上,渾身發熱,莫名冒冷汗。

「是媚藥喔,如果不這麼做的話,凜凜肯定不會答應我的要求。」蹲在凜的面前,宗介揚起一絲帶著愧疚的笑意。此刻他再怎麼不堪,在行事之前已做足拋棄一切的決心。

「你……該死……」意識逐漸模糊,連宗介表情亦開始晃動,凜抓住宗介的衣領:「別幹傻事……」

因藥效發作使得凜呼吸加快,在臉染上淡淡緋紅,宗介伸手撥開那些擋住凜神情的礙眼髮絲,細細欣賞凜誘人的表情。

「凜,或許你覺得我是你的半身,可我……一點也不想成為你的半身,我想成為你的男人。」宗介抱起軟弱無力的凜,走向臥房。

宗介將凜置於床上,欺壓在凜身上,替他脫去礙事的外套。

唯有黑色背心更能襯托凜結實精瘦的好身材,宗介一把撕開背心,低頭舔舐凜的肚臍,一路蔓延向上啄吻吋吋肌膚直至乳首逗留。

「住手……宗介……」殘存的絲毫理智,凜仍想制止宗介。

靠在凜的耳邊,以氣音的方式告訴凜:「不,就算凜凜一輩子都不打算原諒我,我也不會停止。」語畢,宗介含咬凜的左耳,大掌搓弄凜的乳首。

他的渴望,徹底燃燒,燒毀所有理智,想要瘋狂地占有凜。

「唔……」不懂是身體真有感覺還是媚藥所導致,被宗介觸碰的地方,皆令他心癢難耐。

過去,他天真以為凜會和他要好一輩子,不會分離,卻在遇上岩鳶那行人之後,一切恍然若夢,眼睜睜地看著凜離他而去。

瞬間悲恨掃過腦際,宗介狠狠咬住凜的鎖骨,扯下凜的外褲,粗魯地玩弄凜的性器。

「宗、宗介……別……你……嗚」話都說不清楚,拼湊不出完整的句子,實在是太可恥了,無力抵抗的凜,竟覺得有股陣陣快感。

「凜凜的敏感地帶真是太容易捉摸了,會讓你很舒服的。」將凜高舉的性器從褲縫間掏出,宗介舔吮著龜頭,舌尖輕輕戳弄頂端,指間搓揉彈丸。

「等等……啊啊……」凜無法想像宗介正舔弄他下體的模樣,酥麻感正排斥殘存的理智,凜知道自己正發出可恥的聲響,嘗試著抗拒,伸手摀住嘴。

宗介脫下自身上的衣物,撥開凜的手,將自己的碩物抵在凜的唇邊:「想讓凜凜幫我。」

著魔似的,凜竟乖乖的張開嘴巴,含住宗介的性器,緩慢地吞吐。

「知道嘛凜凜,我已經想過無數次這番場景,想要凜凜幫幫我。」扣緊凜的後腦勺,讓凜含得更深,笨拙的小嘴讓宗介忍不住自己擺動腰肢。

異物梗在喉間的感覺,凜有股快吐的感覺,但宗介沒有要放過他的意思,逐漸加快的速度,瞬間突發。

凜的嘴邊沾有宗介濁白的精液,濃濃的腥味使凜不敢有所行動,宗介舔掉凜嘴邊的殘液命令道:「乖,快吞下。」

凜仍忍著難掩的氣味吞下,宗介吻上凜的唇,退去凜下身的最後衣物,從一旁的櫃子中拿出跳蛋和潤滑液。

宗介以跳蛋沾滿潤滑液再塞入凜的後穴之中,冰涼的觸感讓凜為之一抖,宗介按下開關那一刻,凜忍不住蜷縮身體,顫抖著發出淫靡的呻吟:「哈……啊啊……」

「這樣的凜凜真是太可愛了,好誘人。」宗介俯身再度套弄凜的性器,蓄勢待發的下身,經不起前後夾雜的快感,在宗介的手上宣洩。

宗介把手伸至凜的面前,還在因方才的釋放而恍惚中的凜,嘴巴被迫強制塞下宗介沾滿穢物的手指,一一替宗介舔拭乾淨。

為了讓今晚能夠徹底盡興,宗介將事先藏好的道具全數拿出。先是以紅繩綑綁凜,宛如龜殼紋路般的繩結,更加凸顯凜現時散發出來的色氣。

若能把凜綑在身邊一輩子,那麼就算要他付出代價也不足為惜。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愛與恨,而是熟悉的人逐漸變得陌生。

曾經逃脫的凜,就算是對他再如何熟悉,仍是無法的到他心的陌生人。殘酷的距離,叫宗介如何繼續忍氣吞聲?

若不愛凜就別戲弄凜的感情,自認不比真琴來的差,為什麼凜就是無法看見他?

越是氣憤自己便越想得到凜,宗介拿出長型上頭滿是顆粒且被塗上媚藥的按摩棒,一舉塞入凜後穴中。

「啊──好痛……」凜下身好似用力掰開難受,異物突入令他難以招架,眼角泛起淚光。

「別哭,一會兒凜凜就會舒服了。」宗介半命令半哄騙,按下開關,按摩棒劇烈抖動。

「唔!啊啊……不、不……!」先前的跳蛋尚未取出,再加上按摩棒攪局,凜快分不清是什麼情況,意識糢糊,只感覺身體像燃燒般燥熱。

這不是他所熟識的宗介,自以為了解宗介,就像是宗介的半身,他錯了,錯的一塌糊塗!他一點也不了解,長久以來只是被宗介看似開朗的個性所蒙騙,究竟是什麼把宗介變成這樣?

意識糊塗之間,凜再次釋放。

「只要你心裡有我,不論是愛還是恨,我也不在乎……只要你有我……」帶著懇求的語氣,宗介不想被忽略,他無法繼續替自己再戴上面具,醜陋的真實。

「宗、宗介……我好難受……好難受……」分明已釋放過兩次,身體的燥熱感仍無法消除,雙手攀上宗介的頸,分不清自己是在求饒或是索求。

「都是凜凜在舒服呢,那我呢?」

下一秒,凜伸出舌尖舔弄宗介的唇,坐至宗介的腿上以自己的性器摩擦宗介的昂首,舌頭彼此糾纏,互換著雙方的口液。

再度按下加快按摩棒的速度,凜身後傳來的酥麻感,讓凜緊抓宗介的臂膀,指尖掐進肉裡。

「想要上到凜凜無法下床呢,凜凜覺得自己還能再高潮幾次呢?」不在意是否被凜弄痛,惟有痛楚還能告訴他,這一切是真實發生而不是虛假的夢境。啃咬凜的身軀,想要在他身上留下痕跡。

縱然失去意識,成了只想宣洩慾望的囚犯,憑著不甘示弱的個性,凜反咬宗介左胸口。不知節制力道,使得宗介被咬的地方滲出血絲。

「你這笨鯊魚,我的心為你傷得還不夠嗎?」

「想要……更多……」凜揚起一抹魅笑,紅潤的雙頰,迷茫的眼神,平時禁慾完全不得解放,他想索求更多!

「這可是凜凜要求的,哈哈!」難得聽到凜說出淫穢的話語,宗介豈能不從?

拉起凜身上的紅繩,讓凜跪趴與床上,取出後穴的道具,後穴因失去玩物而悵然若失,開開合合擠出腸液與潤滑交雜的液體。

宗介強忍下身早已按捺不住想要侵犯凜的慾望,頂在後花戲弄凜的觸感。

「宗介……我想要、想要!」

「求我啊,快!凜凜想要的話,就說出來求我。」

玩弄凜這種惡趣味,無論何時都不想錯過。

「唔……宗介上我,我快受不了了!」

「恭敬不如從命!」插入後花的瞬間,凜再次被撕扯開來,抓住枕頭嘶吼。

第一次遇見凜的時候,沒想過會有人與他如此相似,那時亢奮的情緒宗介還深深難以忘懷。

凜的笑容、專注、信任當這些不再被他擁有,沒有人能夠理解他的哀傷,他做錯了什麼!為什麼凜不再和他嬉戲玩鬧?為什麼凜不再和他一起游泳?我們不是最要好的伙伴嘛?

每當腦中閃過一個疑問,宗介便加重撞擊的力道,透過一次次撞擊來抒發對凜的困惑。

我算什麼?

我在你心裡算什麼?

對你來說,我究竟是算什麼!?

宗介憤而拔出射在凜的臉上,他還不想停止,索要凜的渴望還沒結束。

拿起亂起八糟的道具,夾在繩結上,乳首、性器無一倖免全被宗介纏上道具,就連嘴也被塞入上有紅球的帶子,在凜身上各處抹上潤滑液,戲謔地按下開關。

敏感地帶全被放上道具,開關全開的剎那,凜再也回不去,放聲浪叫。

糟糕透頂。宗介意外地喜歡如此不堪,滿是色氣味道的凜。

宗介扛起凜的小腿,將分身置入凜的後穴,一波波推送,沒有溫柔、沒有憐惜,不斷狠狠撞擊凜的身軀,凜哭著卻因嘴裡的紅球叫不出完整的句子。

最終徹底解放。

盡興過後沉沉睡去的兩人,交疊一塊,房裡瀰漫歡愛過後的氣味,散落於各處的道具物品,能看出來昨晚是多麼瘋狂。

劃破早晨寧靜的是一通來自真琴的來電,今日他與凜約好要一同出門,不曾遲到的凜卻遲來了。

宗介在凜清醒之前掛上電話,甚至關機,不願美夢就此打住。

抱起仍在夢裡熟睡的凜走進浴室,替他洗去一身淫靡穢物,換上一套乾淨衣物。

等待凜睜開眼睛已是午後的事情,頭痛無比,身上襲來昨晚放縱與藥效盡失的後勁。隱隱約約還能拼湊起昨晚的事情,他跟宗介崩壞的關係……。

「醒了嗎?有哪裡不舒服嗎?」宗介從外頭買了食物回來,正打算進房叫醒凜,就看見他起床了。

凜沉默著,環顧四周已被收拾乾淨,但抹滅不掉空氣中仍殘留的激情氣息。

「凜?」沒有得到回應,宗介再次喊了凜。

「混蛋,如果不爽的話就直說啊!」忽略宗介的人是他的錯,讓事情演變成這樣也是他的錯,千錯萬錯都怪他。

「噗!哈哈哈哈!」宗介什麼反應都預想過,就是沒有想過凜會是這樣的反應。

「這一點也不好笑。」看著身上並非屬於自己的衣物,凜能想像昨晚的情況有多糟糕。

「吶,真的一次都沒有考慮跟我在一起過嗎?」宗介臉上多了一抹無奈的笑,乞求就算是想過一次也好。

「你能想像當每天睡醒之後就得和自己打交道的感覺嗎?」凜四處摸索手機,想確定現在是什麼時候。

宗介從口袋裡拿出手機交還給凜,坐在凜的身邊,比起生氣現在他更加無力,沉著嗓音說:「橘那小子有打來,但我擅自關機了,你快點打給他吧,或許他現在正擔心你。」

有些人、有些事一旦錯過後就回不來,凜按下手機電源鍵,發現已過了約定的時間,再多的未接電話,也不能代表什麼,緊盯手機發呆,沒有撥電話給真琴的意思。

宗介知道自己傷害了凜,親手摧毀原本那岌岌可危的關係,宗介輕輕環抱凜:「對不起……對不起……」

凜推開宗介的懷抱,勉強撐起痠疼的身體站起:「宗介,這一切夠了,放過我吧,也放過你自己。」而我也該放開我自己。

「凜?那我們……還是朋友嗎?」

「嗯,還是。」凜套上屬於自己的外套,離開宗介的家。

宗介站在陽台看著逐漸消失在巷弄的身影,另一個自己所承受得傷害,就算用盡一生也無力償還,他人所看不見的──我們。


>>>>>>>>>>>>>>>>
結束這充滿罪孽的文章
我大概從地獄死了一遍回來這樣
這絕對是一篇業障文!!!!!!
請吃肉過過乾癮就好QAQ

评论(5)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