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楓

世界級雜食,目前主力BTS同人。
主:南糖、國旻、霜花、錫米

© 楓楓
Powered by LOFTER

【宗真凛】你看不見的我(後編)R18

*這是一篇後續,前篇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3345880
*真←凛←宗
*注意OOC,虐有
*棄治療狀態

像孤魂般遊蕩在街上,激情放縱後的痛楚還在隱隱發疼,凜緩步慢行,觀看四周行人,刻意放慢步調除了因為身上的疼痛而無法快步,也想仔細瞧瞧他不曾認真看過的世界。

『凜,臨時沒有赴約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嗎?為什麼不接電話呢?──橘真琴』

『凜,你到家了嗎?至少讓我知道你平安到家了。──宗介』

上輩子是欠了多少債,今生才要跟這兩人糾纏不清。

凜長嘆一口氣,拿起手機回覆訊息。

『抱歉,我感冒了在家昏睡一整天,有機會再約吧。』可以的話,最好別再約了。宗介就像是一面鏡子,反照自己,得知宗介的心情後,凜才恍然大悟自己不過是另外一個宗介,執著那遙遠又不切實際的愛情。

凜認為自己連生氣的資格也沒有,他又憑什麼對宗介生氣呢?他不正與宗介踏在相同的道路上嗎?他們是一樣的,是一樣的──傻。

強求本不該屬於自己的東西,只會徒增自己有多麼不堪,既然結局已分明,就該放開手,莫再強求,或許他們會過得比較好。

在家門不遠處瞧見有個身影蹲在那,凜忐忑不安地站在原地,錯不了,他一眼就認出那是身影是真琴,轉身想悄悄離去之際……

「凜。」對方先察覺到他的存在,搶先叫住他。

這一叫使凜僵在原地,從語氣聽得出真琴的心情,他現在心情肯定相當惡劣,自知理虧的凜,寸步難移。

叫住他,卻又保持沉默,分分秒秒如同煎熬。

僵持許久後,真琴從原位走向凜,站在凜身旁,開口問:「為什麼說謊?你去了哪裡?」

說謊,對啊,真是太可笑了他,竟然會想出這麼可笑又充滿破綻的理由。凜非但沒有回答的打算,還板起冷漠臉孔,忽視真琴的存在,從他身旁繞開。

「凜,回答我。」伸手拉住凜的手腕。

藏在外套下的是不願被發現的紅痕,繩結勒過後的手腕被真琴這無意一拉,凜吃痛地皺起眉頭,隨後恢復面無表情,僅是瞬間的表情,卻讓真琴盡收眼裡。

為什麼凜要隱瞞呢?說謊的理由又是為了什麼?擊碎過的高牆何時又開始堆砌?

「凜。」遲遲得不到回應,再度呼喚,他在等待合理解釋,等待滿腹疑惑獲得解答。

「我累了。」推開真琴的手,他是真的累了。愛得累了,傷得夠痛了,此刻只想拋下一切,回歸各自的歸處。

「凜!」這回真琴拉住凜的手,敏捷地捲起凜的衣袖,看見那一道道迷樣紅痕。

「別看!」凜趕緊縮回手拉下袖子,撇過臉不想讓真琴看見表情,抱緊自己不斷向後退。一而再再而三被揭開瘡疤,傷痕累累,為什麼非得在如此狼狽不堪的時刻被在意?

觸目驚心的痕跡令真琴久久無法釋懷,握起拳頭,就連聲音也有些顫抖:「是誰傷害了你?」

「與你無關。」用冷漠砌起高牆,不讓任何人看見正在淌血的心,血泊之中孤獨哀傷的自己。

幾日前碰面時還能看見凜溫暖的笑容,是什麼讓凜一夕之間變了這副陌生模樣?眼見凜又像是回到過去一般封閉,視而不見這種事情真琴辦不到,無論如何他都不會棄之不顧。

「別逃避我……凜……」真琴小心翼翼步向前,懇求凜,害怕他一去不復返。

霎時一道身影出現,推開步步逼近凜的真琴,大吼:「別再靠近他了!」

「你……?」山崎宗介!?

遲遲等不到凜是否平安到家的回音,宗介索性親自過來確認一趟,沒想到卻看見畏縮在一旁的凜和真琴僵持不下。原本不想插手,但他怎能眼睜睜看著凜被欺負,況且還是自己造成今天這種結果,那他更不能坐視不管。

「凜身上的傷痕是我用的,昨晚是我留下凜,今早也是我害他爽約的。」放開凜他做不到,就算無法成為戀人,也不能讓他再受傷。把凛護在身後,以前是他無知,不懂得保護凜,讓另一個自己孤獨奮鬥。

「你這可惡的傢伙!」聽到罪魁禍首就是宗介,真琴殘存的理智線徹底斷裂,一拳揮向宗介。

「呿!」宗介吐掉嘴裡的血,因為對方是凜就算被揍也無所謂,但對象換人後宗介怎麼可能不還手,奔向前抓住真琴的衣領怒吼:「你憑什麼打我!只會忽視凜存在的傢伙,你憑什麼打我!」毫不留情猛向真琴肚子揮拳。

宗介體格不遜真琴,拳拳扎實有力,挨了幾拳後真琴跌坐於地上。

「不曾認真看過凜的你,沒有資格做我的對手,更沒有資格去傷害凜!」宗介對坐在地上的真琴咆嘯。直言不諱是宗介一慣作風,遇上凜後,有些話他卻選擇藏於心裡,什麼話都藏於心裡,哪一天才能找到出口?

「別說了。」凜仍縮在一旁,他不屑宗介替他說話,事情只會更糟糕,甚至變得沒有轉圜的餘地。

「不!你胡說,真正讓凜受傷的人是你!」真琴憤怒地衝向前,將宗介壓制在地上反擊他。

為什麼那時凜會到岩鳶來,除了為找到值得信賴與優秀的好搭檔,其中也是因為宗介自以為是的想法,什麼了解,什麼半身,全是胡扯。

宗介一個奮力轉身成功反壓制真琴,顧不得凜的勸阻,使勁力氣教訓真琴:「讓凜這麼痛苦的人不正是你嘛?傷害他、忽視他、看不見他對你的一切!我比你還要了解凜!過去,現在,甚至是未來!我都要比你了解凜。」

「你少自負了!一點也不了解他的人是你!」

「在佐野時候的凜,去到岩鳶後完全變了個模樣,這難道不是你們一手造成的嗎?」

挨一拳,擋一拳,兩人當著街上扭打在一起,不管身上的塵土,為了捍衛各自的想法而奮戰,也共同是為凜而怒揍對方。

「夠了!夠了!我說夠了!」凜再也受不了兩人一來一往,若連自己也不了解自己,其他人憑什麼說他了解?凜衝向前拉起宗介,不讓兩人繼續扭打在一塊。

「滾,都給我滾!」制止兩人之後,凜快步往家門踏去,不想再見到他們。

兩人的話像把利刃,句句宰割,字字煎熬,心糾結絞痛著。滿腹訴不盡,道不清的哀傷使眼淚不停掉落,他正不斷向下墜,墜落那永無天日的漩渦之中。

踏進家門的那一刻,有個人跟在後面奪門而入,凜措手不及被反抵在牆上。

來人看著他靜默,不斷替他抹去臉上的淚水,替他抹去眼淚的那雙手傷痕累累。

「凜,別哭了。」右手指節上沾染著血,分不清是自己亦或是宗介的,那都無所謂了,重要的是他不想看見凜哭。

「走開,別靠近我。」擋下真琴的手,雙手抵在真琴胸前阻止他靠近。

「不走,說什麼也不走。」哀傷的鯊魚,縱然是無聲哭泣,卻滴滴落在他心裡。

「快走啊……為什麼不走!為什麼總要來干擾我……」崩潰哭喊,明明想放棄,想要這段不該強求的姻緣……凜沿著牆邊滑落地面,放聲大哭。

真琴蹲在凜面前,雙手捧起凜滿是淚水的臉,逐漸向前傾直至吻上凜的唇。

「唔……?」凜從沒想過真琴會有這樣的舉動,這算是在同情他所以才給他施捨嗎?他不需要這般廉價的同情!

凜掙扎著想要脫離,一發不可收拾的導火線就此引燃,真琴卻反倒將他摟緊,企圖以舌撬開他的鯊魚齒,強行攻陷。

凛始終抗拒著真琴,狠咬真琴嘴唇,血液氣息在口間擴散,真琴沒有就此罷手,反而換了溫和的方式要讓鯊魚卸下武裝。

即便心裡對此舉滿是疑惑,終究凛還是妥協,他沒辦法抗拒真琴。

凜回歸冷靜之後,真琴才依依不捨離開凜的唇,額頭貼在凜的額頭上:「沒有忽視凜,反而因為太在意,所以更不敢明顯的表明,我喜歡凜,很喜歡。」

分明是溫柔的話語,聽在凜的耳裡卻像是陣陣飛箭掃過,過度衝擊下,凜想起昨晚不堪回首的夢靨,眼淚再度不聽使喚潰堤,殘缺凋零不是完整的自己,他沒有辦法接受真琴。

為時已晚。

「不要……我不要……」我不要不完整的自己,我不要!凛歇斯底里得想要逃脫,他仍逃不過該放棄的命運。

真琴看見了凜頸肩上的紅斑,再加上宗介所說的那些話,真琴大致可以猜測出昨晚凛發生了什麼事情。

「只要你還是你,我什麼都不在乎。」凛所看不見的我,只是一個害怕坦白,而不敢靠近的傢伙。他不想放棄凜,愛得太深,便難以割捨。

「你不懂!我不是你心目中所想的那個樣子!」推開真琴,凜連忙想要逃跑。

真琴為了抓住凜,一個箭步向前將凜撲倒於地上,箝制他的行動:「無論宗介對你做過什麼,我都不會拋下凜。凜……屬於我好嗎?」

「嗚……」忐忑不安的心,刻意築起地冷漠高牆,融化在名為溫柔的魔法下。

「別哭,我會心疼的。」語落,真琴輕啄凜臉上的淚痕,替他收拾這些寶貴的淚珠,從今以後由他來保管。

「讓我看看你的傷。」真琴拉下外套拉鍊,掀開凜的衣物,白皙皮膚上清楚印著一道道紅痕、紅斑。

藏於衣物中的傷痕被看見,凜漲紅了臉,伸手擋住真琴的雙眼:「別看……」這樣的我,你怎麼可能會接受……。

真琴拉下凜的手,親吻他手上的傷痕,人不可能是完美的,正因為有缺陷,所以需要另一個人來互補,截長補短生命才能完整。

「真琴……」

「不要害怕,不要擔心,相信我。」真琴的話語像魔咒句句蠱惑人心,凜正被真琴所迷惑。

真琴逐一親吻凛身上的傷痕,輕盈且溫柔,逐漸使凛鬆懈心防。

開始向下游走的雙手,替凜退去衣褲,挑逗凜吋吋敏感地帶,受刺激而昂首,凜嬌羞地夾起雙腿,真琴沒有放過任何一個在滑嫩肌膚上印襯的條條紅印,攤開凜的雙腿,逗弄凜的昂首。

「唔,別!……」凜伸手阻擋真琴的去路,不想骯髒的地方弄髒真琴。

小手太礙事,為了防止繼續搞破壞,真琴伸出手與凜十指緊扣,一面套弄著,一面舔吮。

「真琴!不要……那裡不要……」凜試圖阻止真琴,比被下媚藥時更有感覺,是因為太在意還是藥物產生的後遺症?

「哈哈……啊、啊……」受不了刺激,凛忍不住喊出聲音,真琴在聽見聲音後露出滿意的笑容,低頭含住凜的性器。

「等、等……真琴……唔嗚……」不敢想像此刻真琴正舔弄自己的下身,一手被緊扣著,雙腳被撐開無法閉起,極限羞恥,凜張口咬住另一手的手背。

真琴加快速度,時而壓縮嘴裡的空間,陣陣酥麻穿透心裡,凜忍不住在真琴嘴裡釋放。

「對、對不起……」凜錯愕地道歉,驚慌失措。

真琴是故意這麼做的,因為這東西雖然效果有限,但能多少當作潤滑劑使用,將口中穢液吐於手上,將沾滿穢液的手指探入凜的後穴之中。

凜不自覺地弓起身體,上衣遮掩凜的半身,若隱若現更加刺激視覺神經,看著凜嬌喘的模樣,真琴換了個姿勢,讓凜靠在身上,使他臀部翹高,更容易突入凜的後穴。

隔著衣物真琴啃咬凜的乳首,搔癢難耐的感覺在身體裡逃竄,凜放縱自己叫出聲音。

「嗯……真、真琴……吻我。」迷迷糊糊的意識中,迷茫著雙眼,凜就這樣大膽地向真琴索求。

「凜,好可愛,好可愛。」真心這樣感覺,特別強調兩次,旋即吻上凜的唇瓣,雙舌糾纏交織。

凜主動退下自身衣物,用嘴替真琴拉下褲子的拉鍊,隔著服貼的內褲輕輕啃咬真琴的慾望。

真琴脫下上身礙事的衣服,凜趴伏在真琴胸前,雙手戲弄真琴的性器。

纏綿、交疊。

凜放縱地在真琴身上撒野,極盡全力討好真琴。下腹隨著刺激越來越強烈,迫切渴望真琴能夠進入,凜勾起雙腳羞恥呈現M字樣,頭髮散亂,眼神迷茫,春心蕩漾,只為請君入內。

真琴將碩物慢慢抵進凜的後穴之中,內壁濕潤張吐適應異物的存在,勾起凜的腰肢,讓凜在上位正面跨坐於真琴身上,坐正之後真琴讓凜背部彎曲向後方倒,凜的頭部擺於真琴雙腿之中,凜抓牢真琴的腳踝,真琴向前彎腰,將凜的背拱起抓牢,一手環住凜的腰,一手搓揉凜的乳首,一面親吻凜的肌膚,向前挺進後開始律動著。

「啊啊……真琴……」

「凜,凜……多叫我一點,喜歡聽你叫我的名字。」邊說邊加快擺動速度。

「真、琴……真琴……哈啊……」內壁緊絞真琴下身,如虎鯨般強烈撞擊凜的高點,次次命中要害,直至兩人皆已宣洩。

之後在意猶未盡的餘勁間,兩人回到房裡糾纏了幾回,似乎是怎麼索討也不夠。

精疲力盡的兩人,共同癱躺在浴缸之中,此時凜才想起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回頭看著真琴:「該死的傢伙,你不是挨了好幾拳嗎?還可以……呃……」

「你不也是忍著痛嗎?家裡有藥箱吧?」真琴撥開擋住凜美麗臉龐的酒紅髮絲,泡澡促進血液循環讓凜的臉也跟著紅通通,很可愛。

聽到真琴這麼一說,凜害羞得想沉進水裡,真琴又把他從水裡給撈起,刻意在脖子的上方留下屬於他的印記。凜也不是省油的燈,有樣學樣在真琴身上留下印記。

「凜,我們交往吧?」這句話哽在嘴裡已不知多少回,縱使過去幾度想要脫口而出,卻都在最後一刻又吞回肚裡,如今終於可以坦蕩的說出這句話,真琴笑得格外迷人。

「這是廢話吧!」凜潑真琴一臉洗澡水,真可笑,扯抵吃抹乾淨在告白哪有人這樣先斬後奏啊!

你所看不見的我──縱使膽小懦弱,仍要死心塌地的深愛你。


*  *     *

在真琴不顧一切強行進入凜家中後,站在外頭的宗介擦掉臉上的血漬,雖然挨了幾拳,但對方也沒有好到哪裡去,帶著笑意祝福兩人能夠有個美好結局,總有個人得當催化劑,而他正是那個角色。

放走凜,也放開自己。

沒有你的世界,我會過得更堅強。


-End- 



>>>>>>>>>>>>>>>>
首先在這裡預祝凜凜生日快樂!!!!!!!!!!
後編是臨時決定要寫的…幾乎是極限挑戰寫完他
願大家都能有個美好結局~
不過接連兩篇都是R18 我真的感覺我瘋了!!!

评论(3)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