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楓

世界級雜食,目前主力BTS同人。
主:國旻、霜花、錫米

© 楓楓
Powered by LOFTER

【宗真凜PARO】黑市交易03

血液在嘴裡滲開,齒下咬破的傷痕,凜不明白眼前到男人為什麼要保護他,為什麼要放任他咬人,又為什麼要買下他?


黑衣人退離房間後,真琴與男孩就這樣僵持了許久,怜想向前勸阻卻遭到真琴制止。


被綁走的那晚,他從沒有那麼害怕過,恐懼、悲傷交雜的哀鳴徹夜未停,躲在角落裡身體不自覺地哆嗦。


凜渾身顫抖,他恐懼這來路不明的買家,死也不肯鬆口。


「很冷吧?怜,拿我的大衣替他蓋上。」


怜照著真琴的指示去做。


「別怕,我不會傷害你。」


一再的表達善意,凜的戒心逐漸減緩,最終鬆口。


真琴緊壓還在流血的手腕,從容不迫:「你叫什麼名字?還是高中生吧?」


「松、松岡凜,高二。」拉攏明顯大上許多的大衣,畏畏縮縮回答。


「很好聽的名字,凜。」真琴帶著笑意撫摸他的頭,隨後替他解開手上的繩索。


「先生!您不能進去!」


「滾開,我倒要看看跟我競爭的對手是誰!」


門外傳來吵鬧聲,真琴立刻將凜護在身後。


房門被推開,一名男子就這樣突破重圍闖入。


「先生……」


「呦~這不是橘家的大少爺嘛?難怪有本事開出這樣的價碼。」


「沒想到連在這裡我們也會是對手,山崎宗介。」


山崎家向來是橘財團的頭號公敵,一直以來橘財團雖然皆居於上風,但近幾年來山崎家實力正逐漸壯大,真琴承認宗介在商場上是個強大的對手,可就品行上而言卻是個不折不扣的爛咖。


「我對你可一點興趣也沒有,但是對那孩子特別感興趣,告訴我多少錢願意割愛?」方才隔著玻璃未能真正看清男孩的容貌,現在看到他畏懼地躲在真琴身後的模樣,楚楚可憐,惹得他又燃起想要得到他的慾望。


「凜,別怕,等等抓牢我就對了。」不理會對手的詢問,真琴蹲下身子叮嚀凛。


「……」還無法理解大人的世界,但凜選擇相信他這一回,緊緊抓住真琴的手。


「基於禮貌,至少也得回應人家的問題啊。」宗介不滿被忽視,出聲抗議。


「禮貌?在你強行進入的那一刻,就已經沒有什麼好談的了。」真琴牽起凛的手,帶著他向外走出。


在男孩與自己擦肩之際,宗介抓住男孩的另一手,命令道:「過來!」


凛極力想甩開宗介的手,對方卻是一點動搖也沒有緊緊抓牢,真琴一掌拍開宗介的手,臉色大變:「別碰他。」


「我說橘啊,我出兩倍的價錢跟你買下他,以此交換我們兩家的友誼,不是很好嗎?」宗介摸摸被拍疼的手背。


真琴這回連說話也免了,把凛護在身前,以防小人再次偷襲凛。


「橘真琴!你就這樣走掉也太不夠意思!那三倍好不好?!」宗介對著那快離去的三個人大喊,卻沒有半個人願意回頭理他。


當真琴將凛帶回,命人整理客房讓凛休息更衣,真琴則坐在書房裡處理瞎鬧一天的殘局公文。


偌大的豪宅裡,剛梳洗後的凛找了許久才找到真琴的所在之處,敲敲門靜待同意踏入的聲音。


「請進。」真琴沒有注意來人是誰,專注處理桌上的文件。


凛躡手躡腳的走進,他有話想跟真琴說,可是看見真琴低頭忙碌的樣子,凛實在開不了口打斷他。


「怎麼不說話?凛?」真琴發現對方進來之後只傻站在原地,一句話也沒有說,抬頭看向凛,發現凛身上穿著以往他的衣服。


「橘先生,雖然這麼問很不好……但是你願意讓我回家嗎?」凛可是鼓足勇氣才說出這句話。洗澡時,他一直在想真琴會不會放他走,既然他願意救他也許會讓他回家,可30億又是一筆龐大的數字,就算用盡這一生他也無力償還。


真琴也思考過這個問題,可那份心情很模糊,確實是想救凛才救他,但又莫名的不想讓他走。


陷入沉默的兩人,凛緊抓著衣襬他期望能聽到一個答案,一個能讓他回家的答案。


「想必你餓了吧,我們先吃飯吧。」真琴放棄整理這混亂的心思,避重就輕。


「我不餓!我想……」凛才想大聲反駁,他的肚子則誠實地背叛了他。


「噗,哈哈,先填飽肚子吧。」真琴先是一笑,隨後放下手中的鋼筆,走在凛的前方說:「跟我來。」


一起用餐時真琴對於凛能不能回家隻字未提,飯後真琴又回到書房裡繼續工作,凛擔心苦苦追問只會得到他不想聽到的答案,便乖乖待在客房裡等待。


夜深後真琴才得以他出書房,心裡牽掛著那孩子,悄悄按下房門的門把,推開一探究竟。


凛雙手環膝望著窗外的月色發呆,從他回到客房裡就一直是這個樣子,只能不斷對外發呆。


「凛?」


凛回頭看向真琴,本想下床但因長時間維持同姿勢,手腳早已發麻不得動彈。


「橘先生……我想要回家……」凛垂喪著臉,哀求真琴。


當凛說出這句話,真琴卻是一陣痛,為什麼不想放他走呢?


「凛,你不能走。」斬釘截鐵。


「……」昨晚那些哀嚎聲迴盪於耳際,難道他落入了另一個陷阱裡嗎?


「關於你的家人,我會跟他們溝通好,你的轉學手續也會一併處理好。」


虛情假意,裝成好人想要幫他的樣子,卻全都是騙他的!「你這騙子……」咬牙切齒,他根本就不該相信他!


「騙子?從一開始我就沒有說過要讓你走的承諾,你明白的,30億不是平凡家庭還得起的數字。」真琴不明白自己為什麼要說出如此冰冷的話語,但他情願殘忍宣告,也不願凛離去。


「我根本沒有要求你救我!」凛抓起床上的枕頭丟向真琴。


「所以呢?你想落入其他人手裡嗎?任憑他們羞辱糟蹋?」


淒涼的哀鳴在腦中震盪,他親眼看見那群人活活打死了一個與他年紀相仿的女孩子。聽見真琴的話,刺激著凛憶起昨晚種種痛苦回憶。


「啊--不要說了!不要再說了!」凛緊掐腦袋,痛苦的在床上翻騰。


過於氣憤之下的話語重傷了凛,真琴看見凛痛苦的模樣,立刻向前擁他入懷。


「凛,我很抱歉,但我真的不能讓你走。」因為他的東西遺失了,在見到凛的那一刻,某些重要的東西就已遺失了……


「壞、人……你這壞人……」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