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楓

世界級雜食,目前主力BTS同人。
主:南糖、國旻、霜花、錫米

© 楓楓
Powered by LOFTER

【宗真凜PARO】黑市交易04

隔日真琴親自登門拜訪松岡家,告訴松岡太太事情始末,真琴是凛的救命恩人,松岡太太感激不盡,但30億這絕非一個單親媽媽能夠償還的天價,於是他們達成了一個協議。


名義上松岡太太仍是凛的監護人,實則是真琴,他仍是松岡凛,卻是個不能歸家的松岡凛。凛一切生活起居皆由真琴接手,學校方面則由松岡太太辦理轉學。在真琴得知凛家中還有一個妹妹後,決定江的學費也由他來負擔,直至她出社會為止。


至於他們什麼時候能探訪凛,全得交由真琴來安排。


圈養,成了凛與真琴之間的關係。


上回爭吵後,凛很少能見到真琴,除了吃早餐及送他上學的時間,其餘很難會看見真琴。


從帶進橘家後已有三個月之久,真琴卻不曾向他提起過什麼時候能見母親和妹妹這件事情,凛曾試圖在車上與真琴討論這個問題,真琴則是拿諸多藉口來阻塞他的問題,索性凛也不想再談論這件事情。


就算他費盡口舌,最後也只是徒勞而返,反而讓這件事情更成了兩人心中的芥蒂。


凛不得不承認他有家歸不得這個事實,可日日夜夜裡總是夢到那些人殘害著無辜的孩子們,凛便難以入睡。


呆坐於床上,凛擔心閉上眼就能清晰看見那些孩子的哀傷神情,夜裡特別煎熬。


「怎麼還沒睡?」真琴總會擔心每晚被惡夢糾纏的凛,深夜裡必定會來看個幾眼才能安心回房休息。


「沒事,要睡了。」凛不想見到真琴,鑽進被窩裡,拉起被子遮蓋頭部。


真琴能夠理解凛對他充滿敵意的心態,倘若今天事情發生在他身上,或許他也會選擇這麼做。


一抹無奈,真琴坐在床沿,原先想要拉開被子的手,在碰觸到被子之前停了下來。


「過幾天我會安排你的母親和妹妹跟你見面,這段期間別把自己弄得太憔悴,你母親會擔心的。晚安。」


「……這回你沒有騙我?」


「我說沒有你還會相信嗎?」


「……」


為什麼要露出淒涼的眼神?


隔日凜坐在餐桌前等待真琴一同用早餐,管家卻只在餐桌上擺放了一組餐具,凜問道:「橘先生不吃嗎?」


「少爺很早就進公司去了,小少爺,往後用餐後皆由司機送你上學,以後你可以不必等少爺共進早餐。」


聽見這番話凜一點開心的感覺也沒有,反而更加煩躁。


他是無微不至的照顧他沒有錯,讓他享受比以往更好的生活,但他卻也更寂寞。


成績優良的他面對新學校的課業絲毫沒有苦惱過,只是同學們盡是一些養尊處優、嬌生慣養的富二代千金、少爺,凛則顯得與他們格格不入。


回到家裡,沒有一個人能夠好好的說話,機械般的應答,凛無法適應這般生活環境。


好冰冷……


自真琴承諾過會讓凛見家人後,真琴躲避他躲得很徹底,連僅有早餐及上學才能見上真琴一面的機會也沒有了,凜完全無法拿捏真琴上下班的時間。


兩三天後凜放學回家時,總算見到朝思暮想的母親與妹妹。


母親和妹妹看起來過得很好,雖然心裡仍難過必須把兒子交給別人,一想起是真琴救了兒子一命,除了感恩感激別無他法。


母親在與凛告別時,叮囑凛,要好好向真琴學習,成為更加有用的人來回報他。


難道真的是他無理取鬧了嗎?凛不禁這樣想著。


稍晚從管家口中得知真琴在書房時,凛站在門外來回踱步,正猶豫不決該不該進去。


長嘆了一口氣,凛才舉起手想敲門,書房的門卻在此時被拉開了。


高舉的右手僵空中,凛面有難色,真琴先是一愣隨後問:「找我?」


「啊啊……嗯……找你……」尷尬地收回手,低下頭小心翼翼問著:「可以進去?」


「先進去坐吧,我回房拿個文件。」真琴將門再度拉開一個空間,讓凛先進去等他。


其實凛也不知道自己找真琴的目的是什麼,只是想看看那張久違的臉罷了,至於為什麼會想見到他,依然不得而知。


越想心越慌,凛仍無法面對真琴,在真琴回來之前先逃開了。


那一夜,凛綑著被子窩在床角落哭泣。


為什麼非得是我呢?

為什麼是我得承受這種痛苦呢?


果然隔日一早起床,真琴已離開家中,凛望著真琴那空無一人的房間內,莫名想念。


「小少爺,該上學了。」


「知道了。」


整日心不在焉,老師說了什麼,教了什麼凛一個字也沒聽進耳裡。


放學前,凛收到一封由司機傳來的訊息,內容是他在來學校的路上發生了一點交通事故,目前正在醫院,無法接送他,請他打給少爺。


看完訊息後,凛更加懊悔昨晚逃跑得自己,這下該怎麼面對真琴才好?


握在手裡的手機忽然從手中溜走,凛回頭想抓小偷,沒想到小偷就這樣大喇喇的看著他的訊息說:「既然司機不能來,由本少爺來接送你吧。」


「還給我。」凛緊握著拳頭,擔心接下來眼前這不速之客會有什麼樣的行為。


「嘖!怎麼跟橘真琴一個樣啊,果然被他玩過之後就被馴服了嗎?」來人輕挑凛的下巴,許久不見反而多了幾分嬌豔,心想果然是被橘真琴調教過的璞玉啊。


「別動手動腳。」凛拍開對方的手,乾脆手機也不管,轉頭就想走人。


眼看凛轉身就要離去,他的護衛很自動地向前擋住凛的去路。


「我話都還沒說完呢,就想急著逃跑啊?果然是橘真琴沒有將你教育好呢,才會這樣不上不下的。」對方揪住凛的後衣領,拉向自己,貼在凛的耳邊惡笑。


「你說我可以,但是請你不要侮辱橘先生!」


「喔?橘先生?敬語呢,看來關係應該是很不好吧?老實告訴你吧……」


將凛轉過來面向自己,面色異常正經道:「你不過就是橘真琴手中的玩物,想逃就快點逃吧,不然會很痛苦的呦,更何況……」靠在凛的耳邊:「隨時都有可能被丟掉呦,被玩膩之後。」


〝哐噹〞是什麼墜於地面而碎裂?


「走開!」好痛,殘缺的碎片正在劃傷他的心。凛憤而推開宗介,想要逃跑,雙腳卻不聽使喚。


「想要逃跑的話,可以拜託我呦,我可以幫助你逃跑。」宗介仍是向前糾纏凛,從他身上聞到一股淡淡香氣,好誘人。


凛無法動彈,沒有聽到之後宗介說的任何一句話,腦中只盤旋著……


隨時都有可能被丟掉呦,被玩膩之後。

隨時都有可能被丟掉呦,被玩膩之後。

隨時都有可能被丟掉呦,被玩膩之後。


「吶、吶--我說,現在就逃跑如何?」宗介明白已經成功摧毀凛心中的瓦牆,偷偷派人跟監這麼久,總算有點值得了。


「不必了。」黑影驟然出現,抓起宗介的衣領,下鉤拳重擊宗介的腹部。


「咳咳!」宗介倒在地上,摸著被打痛的腹部。


「為什麼要突然揍我……」


「警告過你,別碰他,既然忘記了,只好用別的方法讓你記起來。」真琴緊握拳頭,巴不得再揮個幾拳,也許痛能幫助他記憶。


凛錯愕會突然出現在校園裡的真琴,不明白!


「走。」真琴一把抓起凛的手就往停車的方向走去。


下班後本想直接開車回家,看到司機的訊息後發現都已過了放學時間,仍等不到凛的來電,決定先行去學校一趟。還好他來了,也正好他來了,才會看見宗介那個混蛋對凛的所作所為。


關上車門,凛和真琴誰也不願多說一句話,各自沉溺在各自的情緒裡。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