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楓

世界級雜食,目前主力BTS同人。
主:南糖、國旻、霜花、錫米

© 楓楓
Powered by LOFTER

【Jスン/J承】惡劣關係

※承吉愛犬名字捏造

※椋的點文www

※一個就是想欺負JJ的節奏


  J.J這輩子,大概沒有想過,有天他會因為被狗咬傷,而躺在醫院裡跨年。


  一直以來JJ都感受到了承吉愛犬的敵意,牠非常的聰明也狡猾,總讓JJ吃了不少苦頭。

  他曾經設想過任何方法來拉攏承吉的愛犬——俄里翁(獵戶座)

  買狗罐頭、玩具、甚至是給他更換新窩之類等等,能做的他都做了,卻還是無法將俄里翁征服為己有。

  簡直比他的主人還要難搞,雖然主人現在已經是他的囊中物了,不過對於俄里翁他在愛人眼中的地位似乎都比俄里翁來的更低。

  JJ的東西不能隨意放在低處,不然東西不是不見,就是被俄里翁咬得稀巴爛。

 

  JJ盯著眼前這隻目中無人的哈士奇,雙手環胸,彷彿像在訓斥惡劣頑童的模樣道:「你!為什麼又咬走我的皮帶!皮帶呢!」

  俄里翁伏趴於毯子上,無視JJ興致高昂的質問,把JJ當作空氣般對待。

  「交出來,不然我要跟承吉說了!」

  聽聞主人的名字,俄里翁這時才緩緩的爬起,鑽進沙發底下的小小空間,將JJ的遺失物丟在眼前,是一條看不出是皮帶還是沾滿口水的噁心物品。

  「天啊,這都第幾次了,我待會還得跟承吉出門參加活動,最後一條皮帶都被你咬爛了!」JJ心裡有把火在熊熊燃燒,然而他卻對俄里翁無可耐何,因為他是承吉的家人。

  「怎麼了?」承吉著好衣裝準備出門,卻看見一人一狗又開始發生衝突。

  「承吉,俄里翁把我的最後一條皮帶給咬爛了!」JJ捉起那慘不忍睹的屍體。

  「俄里翁 come」承吉蹲下身子,俄里翁迅速跑到承吉的面前,舔了舔主人的掌心,表情滿臉無辜。

  「喂!裝什麼無辜!」JJ沒見過這麼聰明過人的狗,演技簡直是一流的演員,真應該帶牠去上個電視節目的。

  「俄里翁,那種東西吃了會生病,下次別亂吃,知道嗎?」承吉非但沒有教訓愛犬,反而還仔細檢查著俄里翁的嘴臉有沒有殘留物,就怕俄里翁會誤食髒東西而生病。

  俄里翁蹭著承吉的手,發出溫和的低鳴,果然牠沒有跟錯主人,他是明理的。

 

  JJ覺得自己完全是大開眼界,以往在感情上無往不利的他,今日卻淪落到輸給一隻狗。好比當時從最接近冠軍位置摔落谷底的情形,甚至摔得更疼,因為他一直確信自己在承吉心中是冠軍的位置。

  跟狗計較的自己實在太沒肚量了,JJ明白自己這種心情有多麼糟糕,然而他卻不斷地暗自計較。

  吵鬧的孩子不再吵鬧,眼巴巴地看著承吉安撫俄里翁的模樣,令他好生忌妒,但是他也只能看著,無能為力。

  他試著跟俄里翁相處過,盡自己所能去討好這隻被承吉視為家人的狗,『狗是人類最好的朋友』這句話,應該更改為『狗是主人最好的朋友』。

  JJ忌妒受到萬千寵愛於一身的俄里翁,同樣的空間裡,他卻深感自己毫無容身之處。

  確認好俄里翁的飼料和水充足後,眼看快趕不上活動時間,隨手拿了一條自己的皮帶借給了JJ,急忙拖著JJ趕到活動會場。

  以往總是成為全場矚目焦點的JJ,心情尚未從方才的打擊緩過來,他不吵不鬧,一直靜靜的圍觀全場,雖有記者來採訪他,全被他簡單的兩三句話給打發。

  周遭全是說著他聽不懂的韓文,雖然長期跟承吉相處下來,他的韓文實力基本上僅能應付簡易的日常生活用語。

  JJ透過眼神來判斷人們對他的想法,友善與不友善之間,更加趨於後者,JJ才明白自己是處在一個對自己有多不利的地方。

  承吉原先認為只是個孩子在拗脾氣,刻意和他賭氣不說話,經過一段時間的觀察,JJ的存在感似乎是越來越渺小,有別於平時JJ自信光采的模樣,不禁令承吉擔憂起來。

  回程的路上,兩人沉默不語,JJ滿臉倦容地靠在椅背上閉目休息,他累了,論各方面而言,他沒有想過自信心會如此受到打擊。

  若不是在身在異鄉,JJ不會知曉世界是多麼的不友善,並不會因為你的積極討好而有所改變。

 

  直至踏進家門,兩人依舊隻字片語不談,承吉撫弄著迅速竄進懷裡的犬兒,如洩氣皮球般的JJ逕自走入浴室裡衝洗,最後又安靜的回到自己的床位上躺好。

  他從沒有如此疲憊過,以往練習量再大,即使身體已相當疲勞,精神仍是神采奕奕,此刻他卻只想縮進被窩裡好好休息。

  沐浴過後的承吉,顧不得頭髮濕漉,終於沉不住氣,走向JJ的面前,試圖搖醒進入夢鄉的JJ。

  他們必須好好談談,免得往後彼此難受。

鬧脾氣也有,身體疲憊也有,可他的心是更加的沉重。

  大抵他也只是個被父母寵壞的孩子,甚至是被世界寵壞的男孩,注目著他、關心他的一切,一舉一動牽引所有人。

  能讓他深感挫敗的人,僅僅一人──李承吉。

 

  不論承吉如何搖晃他,他始終避談,逼得承吉使出殺手鐧,掀開了包裹在JJ身上的被子,直接跨坐於他的腰間,冷冷地命令:「起床。」

  JJ終於睜開眼,不睜開眼JJ還不知道等待他的是多麼衝擊的畫面,承吉單單裹著一條浴袍,白皙細緻的胸口就這麼半敞於眼前。

  「我說你,到底在氣什麼?」氣憤之下,承吉狠狠捏了JJ的臂膀,想讓JJ認清一點事實,不要只是沉溺在自己的世界裡。

  「明知故問。」JJ仍氣頭上,縱然眼前有大好的景色,為了鞏固自己的尊嚴,他選擇閉上眼不讓美色給誘惑。

  「知道俄里翁會亂咬皮帶的話,你就應該收好他,而不是亂丟。我可以再幫你買幾條放著,別像個孩子鬧脾氣。」糾正JJ態度的同時又帶了些哄騙。

  「我累了,晚安。」

  承吉再也受不了JJ的不良態度,忽地貼在了JJ的耳邊,鄭重的警告著JJ:「讓·雅克·勒魯瓦我給你三秒,你再不睜開眼睛,我們就真的完了。」

  不需三秒,當JJ再次睜眼,承吉已主動獻上雙唇,給了他帶著安撫作用的甜糖。

  「還想睡嗎?」承吉的笑意讓JJ捉摸不透。

  「不想。」慾火都被點燃了,睡覺還有什麼意思。

  「別把不好的心情留在最後,今年就快結束了。」牆上的時鐘顯示著今年僅剩最後一小時。

  一個翻身,JJ迅速地轉換了和承吉的上下位置,輕撫那令他迷戀不已的臉,極輕柔地提出:「承吉,你真的愛我嗎?」JJ不是質疑他們之間的情感,只是想確認自己在承吉的心中就竟處在什麼樣的位置。

  原來他也不過是個沒有安全感的孩子,承吉並沒有因為JJ的問題感到生氣,再一次覆上雙唇,以行動告知。

  在兩人越來越火熱之際,一字鎖被轉動,俄里翁氣勢昂昂地踏進房裡,眼見心愛的主人被討厭的人壓制於身下,甚至發出類似求饒信號,俄里翁火速衝向前襲擊了欺負主人的壞人。


  於是就在跨年夜,兩人略為狼狽的進了急診室,遭狗襲擊的事件在承吉經紀人極力的阻擋之下順利的沒有傳開。

  躺在病床上看著點滴發呆的JJ,真想好好嘲笑自己,李承吉伴在一旁不發一語,原來俄里翁和JJ的關係已經惡化到了這種地步,他正頭疼該如何善後。

  「這瓶點滴打完,他就能出院了。」護士正在做最後確認,在醫院裡待久了,形形色色的病患都看過,見怪不怪的情況下,她一點也不在意病人是如何被送進來的。

  直到護士離開,JJ開口劃破沉默,「牠只是想保護你。」他明白,明白俄里翁誤會他了,因為當時他的確是有些粗魯。

  「沒想到你們關係這麼惡劣。」以往俄里翁生氣頂多是變臉恐嚇著威脅物不要靠近,然而今天他卻親眼目擊了慘案,若不是承吉即時拉開俄里翁,JJ的傷勢可能更為慘重。

  JJ苦笑著卻無可奈何,他對俄里翁已束手無策。

  回到家中,承吉攙扶著走路有些不順的JJ進入房內休息,把房門關上後,承吉才走向被關在籠子裡的俄里翁。


  「把你關起來,是因為你真的做錯事情了。」首先承吉向俄里翁解釋著為什麼要把牠關起來的原因,接著又說:「雖然JJ的個性的確讓人很煩躁,但是再怎麼說他都不曾傷害你,因為他知道俄里翁對我來說有多重要。相對的,俄里翁也應該要知道JJ的重要性,你得保護他、對他好,而不是攻擊他。」

  正當承吉在跟俄里翁說理,有雙手打開了俄里翁的籠子,來人行動有些不便地坐在承吉身邊,「把牠關起來,牠有多不安啊。」

  JJ沒想到承吉竟然會主動跟俄里翁說出他有多重要,就算再被咬一次,他都得去打開籠子,既然是家人就不能閉門而談。

  俄里翁起初只是默默地趴在狗籠裡,似乎是自知犯了錯,正在悔過。

  「別無精打采的樣子,這樣我贏的不開心。」如同攻擊事件從沒發生過,JJ言語挑釁著俄里翁。

  俄里翁抬起頭來,看了多處擦傷的JJ一眼後,鄙夷地走出籠子,就像那些傷是JJ應得的,承吉瞧這一人一狗的反應忍不住笑了出來。


  他知道,這場人狗大戰不會有完結的一天,但是他發自內心認為破裂的關係已好好地修復起來,吵吵鬧鬧成了他們感情好的證明。

  不過承吉也學了個教訓,俄里翁實在是太聰明,下次房事前得先好好確認門是否有鎖上,免得俄里翁又認為他被欺負。


 

-FIN-

 


评论(4)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