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楓

世界級雜食,目前主力BTS同人。
主:國旻、霜花、錫米

© 楓楓
Powered by LOFTER

【宗真凜PARO】黑市交易06(R15)

凛天真以為從此他們就能這樣安穩的走下去,一起共度美好未來,沒錯他是一直這麼認為的,直到他來橘家滿一年的時間,沉寂許久的宗介再度出現在他眼前,擊毀他所有的夢。


「好久不見了,松岡凜。」一如往常驕傲的面容,桀敖不馴。


「我跟你沒什麼話好說。」凜沒想到會在獨自逛街的時候遇上他。


「嘛,好不容易可以見到你了,竟然這麼冷淡,我好傷心呢。」沒有隨行保鑣,只有他自己一人,說巧不巧就這樣遇上了凜,向前阻攔凜的去路。


凜不給宗介好臉色,既然往前的路不能走,乾脆回頭往後走。


「還跟橘真琴在一塊啊?哈哈--真是令我驚豔呢!」宗介搶先一步不讓凜過,拍拍手大笑,十足嘲諷意味。


「請讓讓,別老在這裡礙事。」凜動手推開這礙眼的傢伙,自大的笑聲聽起來好刺耳。


「我話說完了自然就會走,不必你請。」


「我一刻也不想聽你說話!」


凜大步邁開越過宗介,正當慶幸自己能擺脫宗介時,宗介卻在他身後說:「你了解橘真琴多少?」


「這不需要跟你解釋。」


「我是不需要,但你需要。你難道不知道嗎?」宗介沒有追上去的打算,因為接下來凜會主動走回來。


「真琴的事我很了解,不必由你來說!」凜氣憤地回頭大吼。


「喔?所以連他有未婚妻這種事情也知道囉?」漫不經心的提問。


未婚妻!?……凜傻愣在原地,懷疑自己是否聽錯了什麼。


看見凜一臉茫然的樣子,宗介知道大魚上鉤了,面露惡笑,食指左右搖晃,嘲諷凜:「嘖!嘖

!嘖!不是早告訴過你在被玩膩之前要趕快逃跑嗎?真是學不乖呢。」


「不要誣陷他!你不要誣陷他!」凜崩潰衝下前想要揍宗介。他才不相信,不信真琴會欺瞞他,他不會的!


凜的反應全在他的預料之中,輕而一舉拾起凜的拳頭,以比凜還要更強大的力量握起他的拳頭,堅定告訴凜:「等你查明後就知道是不是我誣陷他了,笨蛋。」一把推開凜,拍拍弄皺的衣袖,揚長而去。


凜跌坐在地上,還是不敢置信宗介所說的一切,可他那絲毫沒有閃爍的眼神,像是果斷地告訴他這是事實。


若是事實,那麼……現在他又算什麼了?


凜迫切想要看見真琴,他想知道宗介所言是真是假,拔腿在街上狂奔,他必須去真琴的公司,他想要立刻知道答案!


在凛跑到真琴公司門口時,忽然凜才清醒,這麼唐突去問真琴,萬一不是事實,真琴會是什麼樣的反應?如果是,那又該做出什麼樣的反應?


凜雙手顫抖著,他在害怕,害怕他又要失去一切,害怕這一切不過都是自己痴人做夢。


凜退卻了,夾雜著千思萬緒,一路如同行屍走肉步行回家。


試著回想過去真琴與他相處時所說的話,除非他有開口提問,否則真琴極少主動提起自己的事,反觀真琴時常對他的事充滿興趣。


不曾見過真琴與任何女子在一起,那麼所謂的未婚妻又是?


凜把自己關在某間客房裡,不想讓任何人知道他在哪裡,他需要冷靜釐清事情的疑點。


一步棋,攸關他與真琴的未來,他不能莽撞行事。


「少爺,只剩這間房間沒有找過了。」


聽見外頭傳來管家與真琴的聲響,凜知道自己已沒有地方可藏,遲早都會被發現。


真琴拿出鑰匙打開房門,看見凜正蜷縮在床上。


「怎麼了?在學校不順心嗎?」坐在一旁,輕撫凜的頭。


「我們之間還有秘密嗎?」一動也不動,聲音沒有任何起伏,他想了很久,可想不出個所以然來。


「凜?」


「你還隱瞞了什麼沒讓我知道呢?」


「你怎麼了?」


「回答我!」凜大吼,他只想知道答案。不願抬起臉,只有背對著真琴,才能夠不被他表情左右。


真琴收回手,鐵青臉色:「你想知道什麼呢?」


「未婚妻。」這三個字就像沉重的大石繫在身上,被扔入海中,只能不斷地向下墜,想逃命的機會也沒有。


真琴不語,凜為自己深感可笑,緩緩坐起。


為什麼不解釋!

為什麼要沉默……


越是安靜越顯得凜更加難堪,果然他太自以為是了嗎,讓宗介說對了,他不過是個笨蛋,被玩弄於股掌之間,卻還樂在其中的笨蛋。


就算是辯解,也求你說說話啊!


無法制止淚落下,他好受傷,不知不覺中把心全交出去了,換來的……竟是沉默的回應。


「從今天起,我搬回客房睡。」


這裡是他的牢籠,為了償還30億,他必須在此囚禁終生,得不到愛,得不到歸屬。


哽咽下床,凜腳指尚未接觸地板,一股強大的力量將他向後扯,壓制在床上。


「沒有我的允許,你哪也不能去。」


「哈、哈哈--」凜笑得難堪,嘲笑自己,嘲笑多麼天真、多麼蠢。


「是啊,橘先生,我不過也就是個該聽從命令的玩偶罷了。」


絕望深淵裡看不見一絲光彩,凜刻意向真琴挑釁,厭惡人心醜陋的模樣。


真琴原先難看得臉色這下變更深沉了,用力抓緊凜的手腕,語調降至冰點:「收回你所說的話,凜。」


絲毫沒有退讓的意思,凜變本加厲:「橘先生,今夜想要怎麼玩弄我呢?」


一句話瞬間引燃火藥,真琴粗暴地扯開凜的衣物,狠咬他的脖子:「閉嘴。」


忍著脖子傳來得疼處,怎麼樣也拉不下臉道歉,反正他本來就是玩物,任人宰割的玩物。


「好好得玩弄我啊,別讓我再有所妄想,成為真正的玩物之後徹底把我拋棄吧!」


「閉嘴!」


扒開凜的褲子,蠻橫地將凜反身,在後穴尚未滋潤前強行進入。


「啊--」痛徹心扉。


「我說過了,一旦想要擁有就不會放手,你不是早已做好領悟了嗎?」扯起凜的頭髮,靠在凛耳邊低訴,旋即狠咬凜的耳後方。


墮落吧,

沉淪吧,

向下墜吧--惡魔。


身上的傷痕可以癒合,心裡的那道傷口卻再也沒有復原的機會了……


殘暴且淫靡,那晚真琴與凜瘋狂地做愛著,直至凜再也沒有力氣可以反抗,沉寂睡去。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