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楓

世界級雜食,目前主力BTS同人。
主:國旻、霜花、錫米

© 楓楓
Powered by LOFTER

【宗真凜PARO】黑市交易07 (完)

冷戰再度開始,他們不再有甜蜜交談,更甚以往且前所未有的冰冷。


天寒地凍。


殘存的,僅是肉體上的交流。


像極活在地獄裡,凜每日每夜乞求這場惡夢能夠早日結束,無助配合真琴的需求,凜越是表現得無所謂,真琴便以更加殘酷的方式對待凜。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


如此殘缺的關係,變這樣持續了三年,然而這三年也不曾見過未婚妻的身影。


這一夜,凜剛從肉體的歡愉解脫,毫無力氣趴在床上。


真琴套上衣物,站在床邊冷漠道:「陪我去黑市吧,我想應該置入新的玩物了。」


聽見另一座地獄的名稱,凜緊抓床單,顫抖地撐起虛軟的身體,惡笑:「橘先生,終於想將我丟棄了嗎?」


「不,不可能,到死都不可能。」挑起凜的下巴,話語堅決。


日時他跟一般的大學生沒有兩樣,一樣上課、下課,夜裡他便是任憑主人玩弄的玩具。


他與真琴重返四年前的地獄,陰暗的拍賣場裡,台上正拍賣著一名狼狽無助的少年,凜彷彿就像看見自己一樣,垂死掙扎。


「橘先生,就買下他吧。」


因為凜的一句話,真琴以15億買下了新玩寵。買下少年的那一刻,真琴淡淡說道:「至今還無人能突破那30億的金額呢。」


惡夢不會清醒,仍不停的重複上演,黑市一樣販賣著無辜的孩子。


少年買回去的那晚,真琴並未踏入過凜的房。


買回少年已有數月之久,凜卻不曾與少年交談過,可從少年淒涼的眼神裡,凜知道,少年正逐一踏入他的後塵。


以往的肉體關係,也在少年的出現不復存在。


被遺落的玩物,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在這孤寂的牢籠,扣上冰冷的枷鎖,這是他無法逃脫的命運。


時間匆匆流逝,恍惚間,兩年的歲月又這般消逝。


這年,凜的母親因重病而臥床,距離他們母子再見時,已時隔五年之久。


凜坐在病床一旁的椅上,緊握母親的雙手,早已枯涸的淚水,卻又不自覺落下。


「我是個不孝子,只能在這裡看你生病,卻無力救你。」


「說什麼傻話呢,人總會生老病死,這是再自然不過的。」


「不……不……」


「凜,母親若不在了,別忘了以前母親所叮嚀的,要成為更有用的人來回報橘先生。」


「不會,你不會不在的!」凜感覺母親說話越來越虛弱,又更用力地握緊母親的手。


「凜,母親愛你,未能善盡母子情份,我們來生再還……」


「媽!媽!」凜用盡力量呼喊母親,江早已在一旁哭斷腸,從沒想過他與哥哥的再相聚,竟是母親的最後一面。


母親走後,凜與江一同回到松岡家,久未踏入的家,景物依舊卻有幾分陌生感。


「哥,你在那裡還好嗎?」


「嗯……」


「好牽強呢,你的臉色看起來一點也不好,說謊騙媽媽,媽媽可是會難過的呦。」


凜沉默,他無法說明他好不好。


「哥,你知道嗎,橘先生在救回你一年後,他便來媽媽提婚了……」江決定將這隱藏許久的故事告訴凜,她不是傻子,她看得出來現在的哥哥和以前那幸福的模樣天差地遠。


那天凜在與真琴決裂之前,真琴悄悄拜訪松岡家,他來向凜的母親提婚,拜託將凜的終身託付給他。


一開始凜的母親還猶豫著,不肯將凜交給真琴,真琴向凜的母親坦白,他有個有名無實的未婚妻,那是父親為了商業聯姻而為他訂下的婚約。


他的未婚妻也有另一個心儀的對象,於是他們約定要在雙方父母前裝模作樣,直到真琴父親死去的那天,沒有人能夠再強迫他們在一起,中止婚約,但不中止企業的合作關係。


因這層關係未處理完畢,真琴不敢向凜坦白,深怕凜介意這無實質關係的未婚妻。


在種種說服之下,凜的母親答應了。


「除了婚約他未告訴過你,你知道橘先生為你付出多少嘛!他擔心我也會跟你一樣,特意請了保鑣與司機負責接送我。知道單親媽媽的辛苦,除了你的食衣住行,連帶負擔起我的學費,告訴媽媽我值得更好的學校,讓我可以毫無顧慮的讀書!在你們冷戰,他仍是這樣,細心替你照料著我們家!」


「可哥哥你這笨蛋!怎麼能聽信別人的片面之詞去傷害橘先生!」這世界上有三個人對她很重要,一個是媽媽,一個是哥哥,另一個就是真琴。


可她最重要的人去傷害了另一個重要的人,她不能再繼續袖手旁觀了!


「……」凜什麼都不知道,也震撼得說不出話來。江撲向前,捶打哥哥,恨哥哥為什麼要傷害自己也傷害對方。


凜這才意識到,將他推入地獄的人,不是黑市,不是真琴,而是他親手將自己推入。


不行,不行……他想要立刻見到真琴,就算無法挽回,他也要見上他一面。


凜急忙奔離家中,踏出家門不過數里,忽然一台黑色廂型車出現阻擋了凜的去路。


「嘛……雖然這種重逢方式不太好,不過終於讓我逮到你了呢,松岡凜。」敞開的車門,宗介就坐在車上。


兩名黑衣人從廂型車跳下,迅速架起凜,凜掙扎著怒吼:「他媽的快放開我!我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怎麼可能讓你走呢,從上回見到你,我可是費盡多少心思才能在這時候抓到你啊。」


本以為那天告訴凜真相,凜就會從真琴手中逃跑,他就有機會能夠捉到獵物。


沒想到真琴卻出乎預料的刁鑽,緊抓著他的獵物不放。


長年佈下的眼線,告知他獵物獨身出現在醫院時,他知道機不可失,老天給他一個可以揪住獵物的機會出現了。


「山崎宗介!你這王八蛋……」凜在失去意識以前,最後的呼喊。


獵物到手之後,宗介摟著凜的身體,這美味的獵物,終於回到他的手上了。


撥了通電話給真琴,等待對方接起的那一刻,宗介笑著:「橘真琴,沒想到你會在今天贈送個大禮給我呢,是價值30億的松、岡、凜。」


接獲宗介的電話,真琴憤而將手中的電話摔出,前往宗介所說的地方碰面。


真琴來到了黑市的某一處,早已有所聞這是掌管黑市頭兒的地盤,他隻身前來,一路全是緊盯著他的兇神惡煞。


赴約的地點,除了宗介早已站在那裡,便無他人。


「凜呢?」


「睡得可安穩呢,別擔心。今天,就讓我們來做個了結吧,把那孩子歸還給我,30億我就歸還給你。」


掌管黑市的頭兒一直很神秘,沒有任何人知曉他的模樣,是什麼樣的人。


真琴千想萬想也想不到,黑市的頭兒竟然就是他一直以來的死對頭。


「當年我可不知道有那孩子的出現,恰巧結標後,剛好讓我撇見了那孩子一眼,多麼誘人非凡的外貌啊,沒想到你卻不讓給我。」


知道販賣人口向來是件很好賺的生意,十幾億的鈔票就這樣大把大把得賺進,而那晚忽出一筆30億的成交金額,宗介決定看看自己販賣的商品究竟有什麼樣的魔力,能夠讓人甘心掏出30億買下他。


見到凜的那一刻,一瞬間宗介便懂了,從沒見過如此標緻動人的孩子,倘若是他,就算要他傾家蕩產也要買下那孩子。


以高出真琴兩倍、三倍的價格想要買回那孩子,沒想到真琴卻是無動於衷,甚至占據了他的寶物這麼長久的一段時間。


「不論是過去還是現在,我都沒有打算將他交給你。」


「喔?別忘了,他可在我的手裡呢,你若不聽話,我情願摧毀他也不讓任何人得到。」


「你敢!」


「我可是黑市的頭兒呢,我怎麼會不敢!」宗介發狂似的模樣,真琴也從未見過。


「你想要我怎麼做?」


「很簡單,只要你去死就可以了。」宗介拿出預先藏好的槍枝,對準真琴。


「不,該死的人……是你!」在宗介扣下板金之前,真琴以飛快的速度奔向前,踹開宗介手上的槍枝。


兩人扭打在地上,死命的痛毆對方。


以手肘重擊真琴的肋骨,瞬間反制真琴,抽出一把小刀架在真琴頸上。


「嘖!想不到能跟你打成這樣呢,但你終究得死。」刀柄高舉起,向下一揮!


〝砰〞


乾淨俐落的槍響,宗介倒於血泊之中。


赴約的地點過於鬼怪,真琴知道宗介肯定想置他於死地,事先聯絡了從事刑警的遙。


遙一直潛藏在黑市之中,擒賊必先擒王,遍尋不著的王,在真琴的一通電話下有了明朗的答案。


站在高處伺機而動,遙在宗介停下的那刻,就地槍決宗介的一生。


其餘暗中部屬警力,也在扣下板金時,一舉殲滅黑市各處。


真琴身上沾染著鮮血,這種感覺並不好受,想起還有個人不知下落,連忙站起。


才剛站穩從身後傳來一股重量,緊緊環抱住他。


「沒事吧……凜……」該有多久沒有叫出這個明了呢?


「為什麼總是要把我蒙在谷底!你這大笨蛋、混帳、可惡的傢伙……」凜得救的那一刻,便急忙出來尋找真琴,他知道真琴一定在這裡,他來救他了,就跟以前一樣。


「對不起啊……別哭了……」轉過身回摟凜。


今生,除了松岡凜,便無他人能在他心上落下印記


至於那名買來的少年,真琴一次也未碰觸過他,他不過是為了激怒凛的一枚棋子。


-全文完-


>>>>>>>>>>>>>>>>>

啊啊啊啊啊~好吧,整部簡直超乎我想像……

我沒想過最後會是這樣的結尾

嗚嗚嗚~~我一整個很有趕進度的感覺

感謝這些日子以來,把他看完的所有人!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