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楓

世界級雜食,目前主力BTS同人。
主:國旻、霜花、錫米

© 楓楓
Powered by LOFTER

【オタユリ/奧尤】Let me love you (2)

【オタユリ/奧尤】Let me love you

 

※BGM:DJ Snake ft. Justin Bieber - Let Me LoveYou

※不知不覺跑出來的續篇

※DJ奧塔世界好吃

※有私設

 

時隔三年再次回到當出拐走奧塔別克的夜店,裝潢陳設已和曾經的記憶不同。

尤里跟隨在奧塔別克的身後,打從他倆踏入店家的範圍後,一路上已經不少人認出奧塔別克,紛紛向奧塔別克打招呼,雖然他大多點個頭回應,但有一兩個跟他較熟的人會上前跟他握手碰個肩。

尤里全把這些行為看在眼裡,由於奧塔別克事先有告訴他碰拳碰肩是熟人之間的打招呼,因此尤里才沒有特別放心上。

別於上回來夜店時還尚未成年,這次不會再有保全想要攔住他,他四處張望著曾經奧塔別克偶爾會來工作的地方,部分牆上仍留著幾張奧塔別克當DJ時的照片。

 

戳了戳牆上那幾張沒見過的照片,尤里有一股衝動想要將照片全納為己有,交往至今縱使體悟過不少次男友站在舞台上的身姿有多麼耀眼,依舊不習慣向眾人公開他帥氣的一面。

舞池距離DJ台很接近,DJ台的左右兩側還是夜店御用Dancer的跳舞高台,她們總是穿著清涼又火辣的衣裝站在高台上帶動現場氣氛,雖然都是夜店不可缺少的元素,但尤里還是無法苟同。

今天若不是三番兩次受到夜店老闆的請求,尤里真心不想再讓奧塔別克回到這裡,想著答應老闆最後一次,當作是奧塔別克引退夜店的最終演出,從此之後他們就不會再回到這裡,於是尤里才會同意讓奧塔別克回來,前提是他得跟在奧塔別克的身邊。

 

當尤里看著照片看得出神,一隻溫熱的大掌握住了他的手腕,「不是說要跟在身邊的嗎?回過頭人就不見了。」

雖然他的男友是個面攤王子,不把太多的情緒表現在臉上,不過從他現在的神情看來,尤里能夠清楚的感受到奧塔別克有多麼緊張,他在冒汗,奧塔別克竟然緊張得冒汗了。

「哇嗚──太神奇了,你竟然在冒汗,哈哈。」

「如果你覺得不妥的話,其實我們現在就可以離開。」對,他很緊張,緊張一個不留神,可能會因為某個誰或是某個地方踩到尤里的地雷,怕他突然就生氣走人了。

「不會啊……還是說,奧塔別克在這裡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嗎?」尤里手腕上傳來的力量令他清楚的感受到奧塔別克並不是在開玩笑。

「答應我,如果你想離開或者不想我上台,你都不會一個人離開。」他很清楚尤里的脾氣,火氣一上來後他很難保持理智,這裡也不是什麼安全的地方,一舉一動都有可能會引來不必要的誤會跟麻煩,他只擔心尤里會發生意外。

尤里回握了戀人的手,相當高興奧塔別克總是以他做為優先條件,臉上的笑容想藏也藏不住:「我會好好的待在這,看完你最後的精彩演出。」

 

「你們小倆口非得在我這放閃麻,店裡的燈光設備都亮不過你們。」

「好久不見了,傑斯。」奧塔別克反射性將尤里護至身後,把眼前突然出現的男人當作是怪獸一般對待,像是他下一秒就會把尤里給生吞活剝。

傑斯是夜店的老闆也是奧塔別克的好友,雖然每次都是致電邀約奧塔別克,沒有實際跟尤里見過面,不過從老友過度保護的行為看來,眼前金黃半長髮的美人大概就是半途拐走他優秀人才的罪魁禍首了。

圍繞在兩人周圍,眼神緊盯著尤里,不斷上下打量尤里,似乎在心裡盤算些什麼,深吸一口菸後將白煙吹向尤里:「奧塔別克別用充滿敵意的眼神看我啊,會讓我很受傷的。」再一次遶到尤里的身後,用著極其諷刺的語調說著:「總算是見到你的廬山真面目啦,拐人精。」

尤里看向眼前不懷好意的男子,他和傑斯透過電話談過幾次,光從話筒就可以知道他是個非常討人厭的傢伙,現在看到本人更加令他討厭。

揮了揮朝他吐來的白煙,尤里不明白奧塔別克怎麼會跟這個人成為好友,拉下冷漠的臉回應:「你好,討、厭、鬼。」

「哇哈哈──好嗆辣,原來奧塔別克好這口。」傑斯浮誇地摀住嘴,正好送酒的服務生走過他們身邊,他隨手將菸投入酒杯裡,絲毫不在意這是要送給誰的酒,揮手示意服務生再換一杯酒。

「你別捉弄他了。」奧塔別克深知好友的惡趣味,所以才如此擔憂尤里可能會因為傑斯而隨時調頭走人。

「好玩嘛!倒是你,登台時間快到了,快去準備。」傑斯推著奧塔別克往另一個方向去。

 

正當尤里以為可以自己一個人悠哉地閒晃,剛離開的傑斯立刻又回到他的身旁,完全不顧他個人意願便擅自搭上尤里的肩膀,勾著他往反相向有去。

「喂!你要把我帶去哪裡!」尤理拍打著快把他勒到置息的手臂。

「當然是一個可以欣賞奧塔別克演出的好地方啊,多少人擠破頭想要這間VIP包廂啊,特地免費為你留的喔!」

拉拉扯扯之間,尤里被帶入空無一人的包廂內,雖然說是包廂,但也只有左右兩側及後方圍上了紗簾,更像是觀景台的感覺,特殊圖騰組成的圍欄取代落地窗的阻隔,視野相當良好,面對於DJ台的上方,不僅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遮擋視線,還能聽清現場的音樂,尤里相信傑斯並不是誇大其辭。

「你跟奧塔別克很要好嗎?」目光注視著緩緩走向舞台的奧塔別克,明明他還沒有開始表演,現場已經是人聲鼎沸,熱情歡呼奧塔別克的到來。

「比起好友的身份,我們更像是師徒關係吧。」傑斯聳聳肩再度點燃了菸。

「師徒?」帶著困惑,卻從來不曾將視線移離奧塔別克的身上。

他細心檢查著設備,進行演出前的調整,仔仔細細卻又豪放瀟灑。

「是啊,如果不是我教奧塔別克如何混音,引導他踏入這個圈子,我想他應該會先發瘋吧。」傑斯的視線從好友轉移至尤里身上,時而吐出一圈又一圈的白煙。

「什麼意思?」太神祕了,從始至終這個地方一直盤繞著奧塔別克諸多不為人知的祕密,包含為什麼奧塔別克會拿DJ當作興趣,為什麼以前時常會來這裡代班?絕對不是因為賺錢吧,就算再怎麼缺錢,奧塔別克也不會冒險投入這麼不穩定的事業裡。

當尤里回過頭來面對傑斯,傑斯並沒有馬上回應,反倒指著帶上耳機準備進行演出的奧塔別克,告訴尤里好戲要登場了。

大型音樂節固然精采,但臨場感卻沒有夜店裡表演來的直接與振奮,在一個有限的空間內,所有人隨著音樂盡情搖擺身體,由DJ時不時帶動氣氛,一種近距離的互動,可以瞬間讓氣氛飆高,陷入瘋癲的狀態。

奧塔別克的才能在這裡發揮得相當透澈,雖然外表總是給人酷帥不愛說話的模樣,卻很懂得適時候帶動現場氛圍,絕不讓今晚有一絲一毫的冷場,所以每當奧塔別克來店裡代班,總是會引起人流熱潮。

 

上回尤里來不及仔細欣賞奧塔別克在這裡的表演,中途就劫走了奧塔別克,如今重回舊地,站在相同的空間哩,感受卻是如此不同,一股腦浮現許多記憶。

當初他是怎麼混入潮人裡,揭發他從未知曉的奧塔別克,再到親口聽見奧塔別克說出「我喜歡你,尤里。」種種的經歷過程,像是一場被快轉的電影不斷在腦海裡出現。

奧塔別克的音樂分明是振奮人心的飆快音樂,為何他卻只想哭?

總覺得奧塔別克似乎還隱瞞著什麼,從來解釋為什麼當時他會出現在這裡,為什麼會投入這門行業裡。

的確,舞台上的奧塔別克是耀眼奪目,絢爛的快將他給淹沒,此起彼落的尖叫聲就能知道現場氣氛有多麼熱絡,傑出的DJ完美地炒熱現場氛圍。

於今為止,他真的了解奧塔別克嗎?

相戀了三年,彷彿只有他自己不斷被奧塔別克滲透,奧塔別克對他是瞭若指掌,他卻對奧塔別克摸不著頭緒,不擅長親吻、不擅長撒嬌、任性妄為的他,到底有哪一點值得奧塔別克喜歡?

「你啊,真的是超級幸運。」傑斯發現眼前的背影正在顫抖,時不時還會以袖子擦去淚水,好強又不甘示弱的背影,這不正跟他的好友雷同嗎,鬥士的背影,看似堅強又脆弱。

「你到底想說什麼!」尤里一聲怒吼,不清楚傑斯處處針對他的用意。

「奧塔別克可是辛苦暗戀你整整五年啊,別看他冷冷酷酷的模樣,實際上他特別在意關於你的事情,若不是將他的情緒轉移到音樂上宣洩,也許思念早已將他逼瘋。」背負沉重的祖國榮耀,身扛重責大任的戰士,有著不得不前進的理由,縱使有個人置於心上苦苦惦記著,他卻仍得逼迫自己不斷向前行,直到再次與心上人重新相遇。

他沒有聽說過暗戀五年這件事情,奧塔別克當時只有輕描淡寫談論他們是如何認識的,對於他的情感卻隻字未提。

「你以為我三番兩次去懇求奧塔別克回來是為了什麼?或多半初原因是為了我自己的生意,但是真正的目地在於,我想讓他正式向過去的自己告別,他已不再是那個只能孤獨暗戀你、想念你的奧塔別克。」傑斯不知不覺來到尤里身邊,看著好友盡情地在舞台上發揮才能,他既不捨又驕傲。

「身為他的好友兼師傅,我謝謝你接受了他,謝謝你願意讓他回來重新面對過去灰暗的自己。」沒錯,奧塔別克是不會輕易將傷痛說出口的戰士,即使心上傷痕累累卻從來不喊痛,不懂得如何發洩自己的情緒,像個木頭般遲鈍,傑斯才教導他混音的技巧,讓他把情緒轉移到音樂上來宣洩。

此時傳來的音樂,正與傑斯的話不謀而合。

 

Say, go through the darkest of days 我們經歷那些最黑暗的日子

Heaven's a heartbreak away 天堂就在心碎的彼端

Never let you go, never let me down 我不會放手也請別讓我失望

Oh, it's been a hell of a ride 噢一趟如同煉獄的旅程

Driving the edge of a knife 馳騁在刀鋒般的邊境

Never let you go, never let me down 我不會放手也請別讓我失望

 

淚水啪搭啪搭不停滴落下來,難以想像曾經被他拋棄五年的空白記憶,另一個人是如何堅守在自己的崗位上,等待重新相遇的那一天。

「即使這裡為了顧客需求得不停改變店內的裝潢擺設,唯獨奧塔別克的專屬休息室,一直保持著原樣,這是他櫃子的鑰匙。雖然逗弄別人是我的樂趣,不過我向來不愛說謊話,奧塔別克他可是不折不扣的癡情傻子,看看他的櫃子吧,走下樓梯就會有人帶你過去的。」將鑰匙交付至尤里的手中,推了他一把要他立刻動身去瞧探曾經奧塔別克的世界。

 

步下樓梯的速度不知不覺加快,領導他走向休息室的人似乎也能領會事情有多麼緊急,三步併兩步地跑著,將他送到了奧塔別克的專屬休息室前。

過於他曾在這裡帶走奧塔別克,當時他還未能看清裡頭的樣貌,便匆匆離開。

如今再一次踏入,一種即將揭開謎底的刺激感,正不斷迫使尤里心跳加速。

他環視周遭擺設,迅速找出了其中有上鎖的鐵櫃,緩緩插入鑰匙轉動。

〝喀擦〞

久別三年的時間,鐵櫃依舊亮麗如新,這絕對是傑斯替奧塔別克在維持,確保這裡和奧塔別克離開前是一模一樣的。

謎底公開的瞬間,尤里吃驚地看著櫃子裡密密麻麻的照片,全是各個不同時期的尤里。

一疊又一疊的曲譜和幾片光碟擺放在一起,照片上頭還貼著一張被撕下的曲譜一角。

上頭寫著有簡短幾句話,卻讓尤里忍不住痛哭失聲。

 

Don't you give up 不許你輕言放棄

I won't give up 我不會放棄的

Let me love you 讓我好好愛你

Let me love you 讓我好好愛你

 

人生裡可以有多少個五年只為等待一個人,獨自忍受著瘋狂的想念卻又無能為力。

尤里拿著曲譜翻閱,越翻越快,上頭全是記錄著尤里的事情。

難怪奧塔別克會對他瞭若指掌,難怪奧塔別克會在他一開口後就立刻跟他離開,他醞釀多久,忍耐多久時間才能得到這一刻?

 

黑影壟罩了尤里,趁著來不及反應時,緊緊將尤里擁入懷裡。

「對不起……」這聲道歉來自於奧塔別克。

「為什麼要道歉啊……真正該道歉的人不是我嗎?……奧塔別克你有什麼好道歉的……」

縱使他擦去了尤里眼角的淚水,下一秒又會立刻補上,索性將尤里埋入懷中,任憑他的淚水浸透衣服,也不願不再多看他哭泣的神情,令他心臟糾結的哭顏。

「我並沒有你想像得那麼好,深怕一個不小心會把持不住對你的愛意,所以對不起。」為思念所苦的他,在重逢後獲得解放,小心翼翼地拿捏與維持著這得來不易的緣分,所以一直保持在好朋友的身分,待在身邊就好別無所求。

愛慕會迫使一個人便的貪婪,想要越來越多,像是無底洞般的深坑,投入越多越發不可收拾,所以當尤里將他從這裡劫持走時,任憑誰都無法想像他有多麼開心,就連自己都不敢相信他能好好地克制住自己,而不是像飢餓許久黑豹大肆掠食。

扣除練習滑冰的時間,雖然他偶爾只是代班上台,但大多數的時間他則留在這間休息室裡,每當他又開始幾近發狂般地想念尤里,他會拚命地創作,不停將自己的情感投入音樂之中,倘若只要他一停下,就會有數萬隻名為「思念」的螞蟻爬滿他的身心,讓他痛苦難耐。

這櫃子裡掩蓋的秘密,是他最醜陋、最可怕的一面,他早該知道傑斯的別有意圖,如果他再更謹慎些,或許就不會讓尤里發現了。

「正因各自的不完美,才需要另一半來補足自己啊!奧塔別克‧阿爾京你這宇宙無敵世界笨木頭!」尤里搥打著奧塔別克的胸膛,不知道該氣憤自己的愚鈍,還是該氣憤奧塔別克得粗神經。

「一失手可能會弄傷你的。」肺腑之言隱含了各種意思於其中,兩人交往至今,起初礙於尤里尚未成年,奧塔別克始終沒有出手,久而久之奧塔別克即使在尤里成年後仍不敢過份渴求,他不敢想像藏在心底的癡狂,翻攪出來後會是什麼模樣。

「那就別停手,我不是玻璃娃娃。」尤里捉住奧塔別克的衣領,狠狠地吻上他的戀人。

只要一秒,再多那麼一秒,奧塔別克就會徹底失控,理智令他把持住了最後一絲固執,他抱起尤里壓制在沙發上,低啞地問道:「回家做,要還是不要?」

 

──奧塔別克這該死的固執木頭!

 

 

-to be continued-


评论(2)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