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楓

世界級雜食,目前主力BTS同人。
主:國旻、霜花、錫米

© 楓楓
Powered by LOFTER

【白鬼】墮落之處

*虐有

*單向一直線


那人出現後,目光不由自主被奪取,可那人的目光呢?


無私、無慾、淡然,冷徹是最好的形容詞。


為什麼總能保持冷靜呢……?


對我不能激起點不一樣的感覺嗎?而我為什麼又要這麼在意呢!

 

「啊啊……白、白澤大人……今日特別來來勁呢……嗯啊!」欺壓於身下的女人,搔首弄姿,在白澤玩弄之下放肆的在他耳邊浪叫。

 

胭脂味、濃厚香氣,刺鼻卻又欲罷不能。


沉淪在男歡女愛之中,才能多少忘卻相思之苦。

 

白澤眼裡沒有女人,而是那冷漠的傢伙,想要好好的欺負他,教會他對人不能如此無理!


狂妄地擺動腰肢,只想狠狠調教教訓那目中無人的眼神,不顧身下的人兒已不是歡愉的叫著,而是求饒。


夢太美,清醒後只凸顯自己有多狼狽,白澤不願在魚水之歡中清醒,隨意地墮落吧!

 

「鬼燈……」白澤在解脫之前,忍不住叫了他的名字。


“啪”


完事後,惹來女人憤怒的一掌。

 

「白澤大人,我想你還是快出來熬藥比較好,等等還得給鬼燈大人金丹呢。」桃太郎在女子離開後,站在白澤房門前叫道。


白澤整理好衣裝後,踏出房門,不羈笑出:「哈哈~那傢伙愛等就讓他等。」

 

迫於無奈,白澤還是站在了鍋前熬藥。說來可笑,貌似他能夠令他佇足的方法,也僅止於漢方煉藥了吧,真是太可笑了……。

 

鬼燈進入藥屋,拿起桌上那鬼畫符的神秘文章,道出:「桃太郎,跟這種傢伙一起工作真是辛苦了。」


那文章是白澤告訴桃太郎該如何煎藥的配方,雖然是白澤的貼心,卻是桃太郎的困擾,打從心底感謝鬼燈懂他的感受。

 

煩吶,見鬼燈與誰交好,他就煩躁。


而他跟他說沒兩句就大吵,經常口出不遜就算了,時不時還暴力相向,不懂自己為什麼無法克制想要他的慾望。

 

得不到的最美,活了一段這麼長久的時間,開始明白自己所渴望的是什麼時,當下才理解感情不是能說給就給的東西。


令人嚮往又憤恨的情感……

 

「桃太郎,鍋給你顧,我想睡了。」伸伸懶腰,打著哈欠,白澤不想繼續讓心情損壞下去,打算回房。

「肯定昨晚又做了什麼不堪入目的事情了吧,臉上的掌印也還未消除呢。」鬼燈把玩手裡的藥草。

 

「是啊,昨夜跟美女一夜大戰呢,鬼燈肯定不懂那種美好吧!禁慾的傢伙,那天等你爆發了,肯定會比我放蕩百倍。」


我在等著呢,等待你墮落的那一天,就算對方不是我,我也在等待呢。


狂熱沸騰的情慾,一旦點燃便無力阻止。

 

「你還知道你放蕩嗎?那麼就快點清醒過來,別在繼續墮落下去了。」


「不,才不。」笑著,他確實是笑著,笑的難堪,笑的苦悶。


回到房裡,白澤把房門反鎖。


如果可以他希望把心裡的那扇門也反鎖,不再讓鬼燈踏入,不再讓他佔據心裡。

 

他,才不要清醒,清醒之後的疼痛,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


該入地獄的或許是他自己,卑劣的等待鬼燈崩壞的那天,那天一旦到來他會毫不猶豫搶走鬼燈。


與鬼燈相比,每日只能忍受著身下的人不是他的悲哀,妒火、慾火纏身的無奈, 擁有這種想法的他,簡直糟糕透了。


白澤躲在暗處裡哭泣,指甲幾乎快掐進肉裡,只能祈禱……


快把你該死的冷徹丟棄吧,我墮落之處在等著你,鬼燈……

 


评论(3)
热度(11)